正文 第二章 江上交易 声名狼藉(中)

    湖面大船上的凄切呼声足足响了一个多时辰,却因鬼厌步虚法域架设开来,与外界隔绝声息,水波浩渺间,其余船舶距离也远,不知这艘莫名停泊的大船上所发生的惨事。

    待到鬼厌尽了兴,方整束了衣衫,施施然出了舱室,里面那尚算可人的女子,已经在哀哀叫声失去了最后一点儿生机,用最屈辱的方式死去了。

    其实若按鬼厌最喜欢的做法,也不用遮挡什么,那女子的惨叫声越是凄厉越好,传得越远越好,最好是弄得湖面上人人听闻才妙。

    可如今,花妖夺去“道意玉蝉”的消息,还没有传诸天下,他身上还有很重的嫌疑,不免就要低调一些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多时辰折腾下来,大船上再无噍类,但有些跳水逃命的,他却是换了种法子,阴火一烧,将那些人闷昏在水,又禁锢在步虚法域之内,等他离开,才让这几个幸运儿顺水飘流而去。

    他放出这几个活口,也是传播谣言之用。

    他在落到船上之前,就知船上有五六个通神修士,那女眷更是距离还丹一步之遥,虽然说这些人在他眼里,不值一提,可在偏僻地界,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力量了,其后面的势力也应是不错,所以他开头就讲“失了风”,这样就扣上了最后一个环节,自此之后,这一手嫁祸于人的计策就算使全。

    他也不再挂心,哈哈一笑,一步跨入湖水之,使了个分水遁术,转眼远去。

    沧江以南,之所以十数劫来都是此界最繁华的修行之地,其一条就在于,这里灵脉窍穴众多,种类齐全,天下七十二种地煞灵脉,在南国都有分布,只是大小纯净与否的差别而已。

    鬼厌有魔门秘传的寻脉之术,从湖水离开,没花多大功夫,就寻到了一处“六九阴火穴”,比较适合他的修行法门。

    这倒是意外之喜,虽然这窍穴缺了长久的灵脉,不适合长期修炼,短时间却是足以敷用了,在外面布了几层禁制之后,他便藏身其,一边修行,一边静待随心法会开始,

    在没有被六欲浊流冲昏头的时候,他非常冷静,并且有耐心,在六九阴火穴昏昏度日,任外界如何变化,都与他无关,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。

    黑暗,鬼厌睁开眼睛,修炼的“九藏秘火”在心窍点燃,带动五脏六腑,催运全身气血,每一个窍穴都有一点暗绿火焰燃烧,幽光穿肌透骨,映得全身恍若琉璃。

    他所修炼的“幽冥九藏秘术”,是魔门比较少见的炼体法门,可惜到了最后,还是要接引、滋养天魔之灵,以超拔物类之限制,他就卡在这个关口,数百年难进一步。

    概因他六欲杂质太多,超拔之力尽都淹没掉了,没有超拔之力的供养,自身魔种难以萌发灵机,也没有哪个身外天魔会对他满溢的六欲浊流感兴趣,如此这般,如何孕育出超拔魔意?

    他所修的这一门,也有他化之法,即斩杀一个长生人,移花接木,借鸡生蛋,也是条路子,可他还有自知之明,如此艰难之途,这一辈子他是不用指望。

    只这辈子……

    想到已经有了眉目的计划,鬼厌嘿然一笑,从六九阴火穴出来,身形一转,就换了一个面目。这是魔门常见的易容法门,遇到同等级别的人物,一眼就能给识破,就是修为不济的,只要感应灵敏,也能发觉问题。他用来也只是省些麻烦,聊胜于无吧。

    其实这段时间,他那个嫁祸于人的计策,必是已经发酵,他就是大摇大摆地上街,碰到麻烦,也只会是所谓的“苦主”,而不会再有人向他索要道意玉蝉了。

    鬼厌便这样出行,神不知鬼不觉混入到众多参加随心法会的修士之,在坊市留连,如此数日,间又换了七八种面貌,这一日入夜之后,他又来到一处湖泽岸边。

    他的交易,这才开始。

    今夜月色不甚佳,天空云气甚重,月儿偶尔擦着云边露出来,也蒙了一层光晕,当然,在鬼厌这等修士眼,与晴明无异。在湖边发了暗号,不一刻,轻微水响,一条乌黑的水蛇,从湖畔芦苇丛游出来,在他身前十余丈处,将三角形的脑袋点了三点,然后扭身划水而去,正要引他前行。

    口嘿了一声,这种由他人主导的局面,让鬼厌很不爽,不过现在他的交易方式比较复杂,他拿道意玉蝉,不要是换取钱款,而是看了随心阁之前公示天下的一件宝物,此宝会出现在随心法会的拍卖场,预想,争夺也会相当激烈,不是有如意钱就能顺利买下的。

    鬼厌就需要有人在拍卖会上购置之后,以宝易宝。

    这种方式有些危险,但孙婕这样的可用之人已经舍掉,他只能更小心。

    那水蛇度倒是不慢,又深具灵性,鬼厌跟着它在湖水绕了个圈儿,竟然寻觅到一条湖下水道,顺着切入到一层更激荡的水流去。

    鬼厌知道,他进了与湖泽相连的一条河道,没过多久,前方灯光亮起,竟是透过奔腾的水流,三闪而灭。

    前方水蛇得了信号,随即隐去。鬼厌知道到了地方,便从水升起来,却见不远处,一间水上船屋顺流而下,下方是寻常船体,上面小屋却是通体由翠竹接成,精巧雅致,上面正亮着一盏晕黄的灯火,在碧翠竹篱上,映下一圈斑驳的光影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上,鬼厌对里面的情况了若指掌,见上面和周围并无异样,便一步跨上去,不客气地掀开小屋竹帘,走了进去,随即眼前就是一亮。

    船屋已经等候在此的,竟是一位极出色的美人儿,其人肌肤细腻,眉目如画,身上是一件颇为古雅端庄的绕襟云纹绣服,是如今已经很少见到的曲裾深衣样式,色泽青白,仅有三两条云纹装饰,略显朴素,头饰发髻,也都简单得很,几如婢仆之流,而气度娴静安然,又似乎颇有身份。

    莫不是哪个豪门大户的近侍?

    鬼厌自忖眼力不错,大概定了个性,忽又心头邪性发作,自然对比两边宝物的价值,想着若要求这美人儿侍寝,不知对方后面的人物会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念头一转,他眼神就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这时候,看他进来,一直没有开口的女子微微而笑:“区区傀儡,木石死物,也能入得客人法眼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