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章 旧日相识 神憎鬼厌(下)

    喉咙被扣死了,孙婕哪有说话的机会?只能挣扎着踢腿,银铃急响,但幅度却是越来越小。帷帽女人手上气劲阴柔如丝,散入四肢百骸,每一处关节都似被坚韧的丝线绕上百十圈,此时孙婕周身滞重,便如掉了线的木偶,失去了动力。

    帷帽女子非常有耐心,一直等到孙婕的挣扎完全停止,才略微放开了喉咙上的钳制,在这段时间里,她让手美丽的猎物明白,这并非必要,只因她享受。

    然后,她又问:“玉蝉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地,孙婕笑了起来,她的面部轮廓较常人深刻,笑容绽开时,便如浓艳鲜丽的花朵,眩目迷人,一点儿都看不出,她是被人钳着喉咙,硬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好灵通的消息,奴家手是有枚玉蝉……可姐姐要知晓,这些日子里,奴家独居寂寞,寻了十几个精壮汉子,排解消遣,说不定有哪个称心如意的,赠些玩意儿出去,那什么玉蝉在其,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帷帽女子“哦”了一声,不见恼怒,亦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孙婕笑得愈发恣意明艳:“其实姐姐大可不必如此,女女之间,但凡用心,亦足可排解寂寞,到那时,当有所赠,就怕姐姐多年修行,身上的本事,未必能令人意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得好生放肆,一旁富梁摔得两眼接地,耳朵却听得真切。此情此景之下,以前这些足以让他性致勃发的言语,却化为阵阵寒流,漫过全身。这个刺激下来,他倒是意外有了点儿力气,仰起脖子去看。

    恰好帷帽女子的笑语,从轻纱后逸出来:“有没有本事,婕姑娘一试便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探出一只美玉般的纤手,盖到孙婕脸面之上,轻掩其檀口琼鼻,动作甚是和缓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孙婕忽地抽搐,因全身受制,幅度不大,可脚尖崩紧,抖颤不停。抖开的裙裾之下,轻纱所覆雪肌迅透出一层靛青,上有血管凸出,随即扭曲。盘转间,倒似朵朵烙下的花形印记。

    一道亮光从脑海闪过,富梁牙关打颤,某个念头从混沌跳出,瞬间明晰:

    “花妖!”

    这是近年来,在北地横行的“花妖”所创独门秘术,扭曲气血筋络形成的“百花烙”,号称是千年以来,散修自创最凶残的刑术之一。也因此法,“仅有”步虚修为的“花妖”名动天下,成为北地有数的凶人。

    越是想得明白,富梁越是惊惧,而此时,他牙关得得的响声,已经相当清晰了。

    花妖帷帽略微偏转,分明是投来视线。

    富梁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大叫一声“饶命”,可话音才喷出口腔,印堂下陷,脑宫就挤成一团浆糊,阴神想脱逃,却也被远超出还丹层级的力量灭杀。

    他黯下的眼眸里,正映出此刻,孙婕又一次大的抽搐,裙后忽地濡.湿一片,渗入轻薄纱裤之,还丹修士控制不住肌体,可见刑罚之严酷。

    花妖则从发现了什么,轻声一笑,伸手探入裙裾里面,在手美人儿接二连三的抖颤抽搐,从取出一个莹光致致的物件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枚长约寸许,精致细腻的玉制品,呈暗黄色,仿佛是一只从蜕壳挣扎欲出的幼蝉,无论是半透明的蝉翅,还是开裂的蜕壳,都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‘道意玉蝉’吗?”

    花妖看着手玉蝉,笑吟吟地道:“传说这上清遗宝,入物则隐,气息全无,要说放在体内则最佳,卿本佳人,何必欺我!既然相欺……那便去吧!”

    正要将孙婕了结,帷帽轻纱无风自动,她倏地移位,手上的美人儿疾甩出去。

    园林“滋”地一声响,闪过幽绿火线,正孙婕胸口,这明艳娇丽的美人儿一声惨呼,全身火光暴闪,重重落地,出奇没有任何烧伤,但五脏六腑已遭重创,只在地上挣命。

    若不是花妖甩她出去,观幽绿火线的路径,招的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对此,帷帽轻纱后,传来低低笑语:“怎么说也是你的侍姬,如此辣手,又是何苦……嗯,不愧是神憎鬼厌的‘鬼厌’道兄,花妖输给你啦!”

    说是“输”了,花妖却是在娇笑声,闪掠飞空,与此时假山后扑出来的人影拉开了距离,后来这人一声怒吼,一圈幽光铺开,转眼覆盖了十里方圆,这是他炼出的步虚法域,要将花妖锁拿。

    可终究迟一步,花妖遁惊人,在幽光覆盖之前,度骤增,转眼不见。

    后来这人又是一声啸叫,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个步虚级数的高手交战,对移山云舟的冲击,相当不小,当下就有无数个防御阵张开,坐镇云舟上的大通行高手也是纷纷飞起,但前面两人势若雷霆闪电,转眼冲出了移山云舟的范围,这些高手都是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喧嚷,那生就变故的园林,一时间倒是被人遗忘了,只有垂死的孙婕,在地上抽搐。

    又过了数息,有一人影闪现,绕过长廊,小心翼翼来到假山附近,见到孙婕此时的模样,他呆了一呆,蹲下身去:“孙婕,二妹……”

    前一称呼,孙婕没有任何反应,但当“二妹”出口,女修却又一个激颤,“二妹”这称呼,是当年在双仙教,众人熟惯的叫法,来人无疑就是李闪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接下来的事态,心大急,不知哪儿来的力气,伸出手,用力推李闪距她最近的小腿:

    “走,走……”

    李闪是机灵的人,立知不好,正要起身,后面就传来一个轻若游丝的嗓音:“这位俊俏小哥儿,是小婕儿的青梅竹马么?既然来了,就做一对同命鸳鸯罢!”

    音落掌至,在李闪脑后一拍,李闪便像一截木头,向前栽去,伏到孙婕身上,七窍流血,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这一切,孙婕都看在眼,那个主宰了她二十余年的可怕凶魔,就站在李闪尸身后面,冲她微微一笑:

    “道意玉蝉真是好宝贝,明明玉化了,竟然还有脱蜕之能,那空壳就给花妖伤脑筋吧,反正一天之后,她夺走玉蝉的消息,就将轰传天下。小婕儿你果然是天生的戏子,这个伴儿就送给你了,也算答谢你这些年魔胎炉鼎的辛苦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动手,之前那幽绿火线,已经给孙婕造成了不可逆的重创,使她再活不过三息时间。如今他回来,只是为了确认,兼消去手尾。

    当然,看着貌美女子挣扎着死在眼前,鲜花凋零,是他今生最大的嗜好。

    “鬼厌,你好……”孙婕惨然一笑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远方人声传来,鬼厌哈哈一笑,倏然不见。

    孙婕的意识开始消散,她似乎又回到了双仙教,回到那阴暗丑陋之间,仅有的一点儿纯真里去。

    她浑然不觉,压在身上的李闪尸身,莫名“融化”,不一刻化为一滩清水,而这其间,一道星光飞落,直入她眉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