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章 十息之战 万载之争(七)

    声音其实不是声音,而是深藏在虚空深处的某个信息,只在余慈捕捉的那一刻外化,化为他能够理解的音波。其本质就像是飞抛出去的长线鱼钩,且是由最熟练的渔翁甩出去,一下子便勾了虚空另一边的目标。

    内外虚空,掀起了微幅的震荡,那是虚空神通的共鸣,以余慈现今几入寂灭的状态,再怎么微弱的波动,都像擂鼓一般,更何况,那震荡绝对称得上真切稳定。

    信息非常清晰,源头就摆在眼前,分明就来自于云楼树。影响他的,只有因困意而略显迟钝的反应。

    行将入眠的意识,使得几年前的记忆有些恍惚,但余慈还是抓着了最关键的一环:那样的语气,那样的内容,他能联想到的,只有曲无劫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那位老大人的意识,早已烟消云散,不过若他在云楼树,有什么遗留的手段,余慈也并不吃惊。在曲无劫的计划,云楼树是陷在永沦之地的十七剑仙回归的道标,余慈只是托管而已,也管不着那位如何设计,可在这种时候,未免太不知机……

    目前的局面显然不允许余慈想太多,严重的困意使得他在思考之时,意识荒腔走板,找不到重点,只能顺着走向,一路下去,在恍惚和困惑的双重干扰下,又有信息生出来。

    这类信息当是早在归墟时就已经留存在云楼树的种子里,毕竟曲无劫还是有谱的,至少给他说明了情况……

    等等,有什么东西过来了!

    余慈还没有细看“留言”,外抛的“鱼钩”已捆住了目标,将其扯了过来。

    其来自于遥远虚空深处,一进入余慈空寂心神,其独特的震荡就让余慈猛惊一记,原本迷糊的意识,也有几分清醒,这种虚空神通……

    无量虚空神主!

    经过虚空神通加持的信息,任何人想要解析,都要花费一些功夫,但余慈经过前段时间本源之力的感悟,解读起来并不费事儿,可问题是,这信息决不只是前面的“留言”而已,它直接携来了无量虚空神主的神通法力,且就在移动过程运化发挥,直直冲向他这片由玄武真意、羽化真意共同镇压的虚空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,也没有任何反应的能力。

    大部归于虚静的空间倏然激荡——之所以说是大部,是因为这片空间边缘,还有一个陆素华,非余慈所能掌控。当然,此时陆素华及其所携拳意,全力压制业火,也无法影响到他这边。

    震荡迅扩散,这是两种虚空神通的冲突,已经归于寂灭的元气搅动,变得混浊不堪。不过玄武、羽化两种真意,在玉神洞灵篆印的催化下,也展现出强大、或可说是顽固的掌控力,顷刻之间,震荡都化于无形,仿佛是荡漾的水波被硬生生抹平了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,无量虚空神通又岂可小觑?在余慈看来,这一击就像是千钧巨锚,硬生生砸进来,勾锁在这片天域之,永远改变了这片寂静虚空的结构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余慈感觉到了一堵厚厚的屏障。

    那“屏障”来自于虚空之外,上接天,下抵地,如横亘天地之间的一堵高墙,由插入此地的“巨锚”牵引着,“慢慢”前来。

    用“慢慢”来形容,实是因为余慈能够确认,这堵屏障“抵达”此间,还需要相当的时间,至少在他沉睡之前,是不可能到达了;但另一个感觉则告诉他,在层层虚空之外,一路到此,那度,怎么也不能称之为“慢”吧。

    更准确地讲,本就不该用与度相关的词汇来形容。

    余慈突然就悟了,不管是那堵“屏障”,还是承启天周边虚空,其实都没有任何动作,变动的只是来自于无量的虚空神通。通过这一神通,将本无关系的两边贯接。

    虚空当接于虚空,可接上一堵墙……更重要的是,这感觉,很熟悉!

    余慈艰难地偏转意识,重回到曲无劫的“留言”上来,下一记,他就确证了自己的感觉,果然很熟悉——这堵“屏障”,他当年也曾见识过的。

    在归墟,在界河源头,在曲无劫、影鬼、大梵妖王的三方交战之前,这堵屏障就隔在真界与永沦之地间,被血狱鬼府和真界之间的破界之力冲开。但接下来的死寂的回应,代表着曲无劫最后的努力失败。

    然后,曲无劫的残识进入心内虚空,将此事交托给他,可云楼树不是还没成熟……好吧,勉强算它成熟了,可云楼树的归来庄,现在还有没化现吧,就是化现了,也不过就是一个道标罢了。

    何谓道标,就是给永沦之地的十七剑仙一个回归的标识,至于怎么回来,则无力相助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余慈就是这么理解的,可现在,事实告诉他,绝非如此。

    当年曲无劫面临的是一个两难的选择,当他是无劫剑仙之时,有剑破三千虚空之能,就是斩开通过永沦之地的通路,也不是不可能,可那时候,他寻不到永沦之地的位置。

    当他是无量虚空神主之时,他能轻松锁定永沦之地的方向,却失去了剑破虚空的能力,更受到种种钳制,永沦之地永远是可望而不可及。

    多么悲情的一个人,余慈一直这么理解他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发现,这样的同情没有任何必要,曲无劫虽然已经烟消云散,可他就是那处最典型的剑修,永远都是积极主动,抢占上风,就算只是一丁点儿的希望,也要付诸行动,就算是安排身后事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云楼树的信息就验证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归入无量之际,吾约以誓愿。无量魔识切入云楼树之时,若吾一灵不昧,当牵引永沦之地与之相接,使数劫以来之心血不致白费。然,归来庄,死物也,静以待之,莫知其时……故借心内虚空一用,应机触发,若能千载而成,则幸甚!”

    真他娘的是……永沦之地!

    余慈完全给震醒了过来,深埋在地底的幼虫之躯,恨不能做瞠目结舌状,以表达震惊之意。

    其实他想表达愤怒来着,可看着曲无劫的留言,他发现自己生不出气来。

    曲无劫确实早有设计,也将他纳入其,即在云楼树生就归来庄之后,与无量虚空神主的魔识正面相接之时,就是定位之日,借虚空神主之力为己用,引永沦之地与心内虚空对接。在此计划,余慈的心内虚空就是归来庄对外的接口,有主动寻觅无量魔识之用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又怪不得曲无劫,当初他是先答应了对方,而且看留言,曲无劫已经相当保守了。

    因为以此条件来看,其实有多个前提,

    一是云楼树达到一定的成熟程度,十七剑仙的灵光道标确立,起码要云楼树成长成材,就常理而言,七八百年有点儿少,千载以上也寻常;

    二是心内虚空达到自辟天地的水准,不如此,就无法与云楼树贯通,灵光道标无以彰显,无法外化,而自辟虚空怎么说也是劫修水准才能做到的;

    这就引出来第三个前提,达到至少长生真人的水准。

    最后才是与无量虚空神主的沟通,看着简单,其实无量虚空神主高高在上,千年万载难得现身一回,要不是曲无劫看着余慈有照神铜鉴在手,颇有几分机缘巧合之可能,恐怕还不会把云楼树交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四个前提,随便哪一个,都是千载之内,难以完成的难题,故而曲无劫才说,“若能千载而成,则幸甚”。

    而留言的触发之机就能体现这一点,他是将其放在了云楼树成熟程度达到标准的那一刻显现,在他的想法,等余慈发现这一留言的时候,起码也是几百年过去,也有一定的时间做准备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早已协商好,直到万载之后才完成的交易,交易的双方都遵守约定,主导者曲无劫也算考虑周全,唯一没有考虑到的是,作为承载者的第三方……太着急了!

    谁能想到,当年区区一个还丹初阶,竟然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,接连催生云楼树不说,本身修为亦狂飙突进,到了这种程度?

    就像当初在陆沉行宫,已经是接触到了无量的本源之力,引来两大魔主交战,却也没有什么反应。仅相隔几日,结果就迥然不同,说到底还是因为余慈借玉神洞灵篆印等,代天杀伐,具备了真人级别的真意、战力,方至如此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个预设的计划,提前得太多了,在余慈的感观,不断“靠近”的永沦之地就像是飘浮的移山云舟,余慈这片虚空,充其量只是一个小水塘,而现在,巨舟把锚砸下来,分明要停泊在这处小水塘里——余慈还没有任何使之偏转的力量。

    下一刻,虚空对撞!

    就算有玉神洞灵篆印、就算有玄武真意,在如此的正面冲击下,早已经到了极限的承启天瞬间崩溃,受其影响,云楼树生机绝灭也是转眼间灭杀大半。

    但毕竟虚空环境特异,此二者连崩解的机会都没有,就纳入到玄武真意护持之,“崩溃”的过程硬生生静止,又受其间温润生机渗透,进入到一个难以言说的玄妙状态。

    余慈心神亦遭重击,加向黑暗坠落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再有一章,本卷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