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章 十息之战 万载之争(五)

    人力有时而穷,分则力弱,就算陆素华真实修为远在余慈之上,在目前的局面下,真意对撞,也容不得半点儿分心。

    她将心神转入识海,就怪不得玄武真意攻守转换,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龟蛇法相,一下子攻占了半边识海,主导权一时还没抢走,可那沉渊一般的力量,却已经渗透进来,明明是星光闪耀,却有阴影扩张,识海的活跃程度猛然下降,已经干扰到了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对此,陆素华理都不理,依旧将自己的意念传递到所能扩及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因缘起处不同,其果报作用的对象自然不同,业火看似充斥识海,其实伤害的对象是不一样的,另两个仍然存在的意念,也分担了一部分,一定程度上,这也分担了陆素华的压力,给了她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这不是她想要的,所以,她用这种方式,用近乎誓愿的法门宣告:

    不管是谁造出的恶业,一切的后果,由她来承担!

    出处不同,如千溪百川;结处归一,却是都汇入大海,再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就在玄武法相的阴影之下,分块划界的业火,突然间就界限模糊,另外两个陆素华的影像,也在此刻化为轻烟,向她这边投来。

    是的,这也是融合之法,陆素华在顷刻之间,当机立断,抓住机会,一举成功——如今或许还没有彻底圆满,但距离圆满,真真正正只差一线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诸般恶业一下子明确了目标,熊熊火焰,当即燎天而起,比先前更强数倍,更有那玄武真意的沉渊法力,似乎完全不惧业火浸染,一路扩张,几要倾覆识海,那余慈果然是得势不饶人,一旦占据上风,就是穷追猛打,不给她任何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陆素华的大部分精力都在抵挡业火,只能眼看着识海的活跃程度一降再降,终于在某一刻,逾越限度,阴影所及,一切运转静止。

    乍看去这不是什么毁灭性的力量,可当维持其生机的基本意念都受到影响,欲消寂沉眠之时,与死亡何异?

    下一刻,识海深处,像是打开了通往死地的大门,万千死魔像是海底的暗潮,冲击进来,至此,与玄武法相合而为一的死魔,终于成就劫数。而死魔之劫出现,就代表着她半步劫法的道基,终于受了损伤,至少已经维持不住长生功果,要消弥劫数,还不知要耗去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陆素华身躯剧震,肉身的感觉也导入进来,这一刻,她首度萌发退意。

    然而退意一生,她又是心头微寒。

    她不是明知必死,也要挣一份面子的刚硬性子,相反,她很喜欢用以退为进的策略,迂回达成目的。只是“迂回”又怎能等同于“软弱”?

    自退意萌生,就是在道基受创之时,都未散溢的拳意,便有些波动,这不是正常的心理活动,由此她醒悟,这又是一桩手段。

    动手的是宝蕴,她以姹女阴魔之体,形成五蕴魔识,穿入陆素华已有破绽的道基,纵然无法形成致命一击,却也能扩大“伤口”,使之短时间内愈合无望。

    感受到陆素华冰冷的意念,宝蕴微微而笑,陆素华的苦难,就是她的快感,为此,舍掉这妖异的生命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她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,干脆不再维持姹女阴魔的形体,化为一道红光,扑击而下。另一边,玄武法相驱动死魔潮水,浸染识海,抹杀本来的活力,一步步将此处推入死寂。

    对此,陆素华却是有心无力,业火的侵染、五蕴魔识的破坏,使她受创的道基根本没有弥补的机会。

    最难受的还是玄武真意的压制,借天之力,压迫识海,不给她任何回力的机会。她也知道,余慈不可能维持太久,可问题是,她现在已经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到了临界点,伤害再加深一丝,就将是永难痊愈的重创。

    陆素华忽尔叹息一声,意念倏然沉定,这反而是顺应了玄武真意的方向,识海瞬间几若空寂,而一道许久之前,就沉压在识海深处的力量,便在此刻爆发。

    余慈心神剧震,那喷发的力量之强,简直是不可思议,这片行将入寂的空间,受其冲击,几要沸腾。

    那是拳意,是颠倒五行,移星换斗的沛然拳意,从沉渊深海而起,一路拔升。初时,余慈还能跟上拳意拔升的层次,可一个恍惚的功夫,就被抛开,差距还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就算有玉神洞灵篆印,操持天之权柄,在这永无止境攀升的拳意之前,亦神为之夺。

    冥冥之,似有视线,从遥远天外俯瞰下来,任什么玄武法相、星相,在高远的距离之下,都缈若虫豸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余慈就想到了拳意的来历:

    “这是作弊吧……”

    心闪过这个可笑的念头,转眼一想,要是我只有一个女儿,且又到处生事儿,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怎么也得留几招后手才放心。

    此念一生,他不免苦笑,只是要他就此认输罢手,仍是不能!

    虽然接下来一步,太多因人成事的因素,可他必须要试一试,至少也要给陆素华及她背后的大靠山添点儿堵……

    又见宝蕴仍未知根底,还有硬抗的趋势,也不及再通知,他强行收回了心炼法火的控制权,在宝蕴的错愕,解开了对地狱道碎片的钳制。

    由于虚空法门的特殊性,一般理解地狱道碎片、业火、浑燎等,都压制在屠灵狱最底层,然而屠灵狱乃是虚无之地,难镇实体,其实碎片本体却是在承启天,屠灵狱里的,只是最核心的真意投影。

    余慈解开了心炼法火的控制,然后,将地狱道碎片远远抛了出去!

    此时整个承启天都在余慈控制之下,吞吐阴阳,抛出一个碎片实是最简单不过,而且是一扔便扔出了玄武法相控制的近百里区域。

    心炼法火不愧有心炼二字,随心所欲,退去之时,连着法火对碎片的异化,都修复如初,正因为如此,碎片与遥远虚空,一道微妙的气机联系瞬时恢复。

    这是最天然的联系,除了心炼法火等有限几个手段之外,不以任何意为转移。

    是的,地狱道碎片和万里开外的黄泉秘府联系起来,也是孤独地狱和地狱道重接贯通!

    刹那间,业火猛烈,拔升了何止三五个层次!

    这里有虚空神勇的精微,更有佛门业力的玄奥,此时的业火燃烧之处,才称得上是孤独地狱,而在前一瞬间,识海深处爆开的拳意,已经将余慈和宝蕴硬生生打了出来,清除一切邪妄——只有业火缠绕,不是纯粹的力量所能打灭。

    事实上,局面正进入一个极其微妙的阶段。

    业火强盛到极处,上溯血脉,追及前身,陆素华的生身父母,都是天下一等一的高人,都有斩断轮回宿业之能,虽然在东方修行界,没有这种说法,可两人诞下的血脉,无疑是洁净纯透,为天地间原生灵识,不受任何沾染。

    通俗来说,陆素华是没有前世的。她在世间,仅有的两个牵系,一个是陆沉,一个是黄泉夫人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陆沉为确保安全,加持的拳意发动,与业火有了正面接触。

    分隔内外的壁垒,就在此刻开裂。

    黄泉秘府之,以千计的地狱众已经结束了之前无序游走的状态,在某个强绝意志的支配下,在秘府核心地带,搭建法坛,由于这有些“违逆天性”,进度非常慢。

    作为临时“监工”,十方大尊百无聊赖,闲着没事儿,就盯着央法坛附近的赵子曰看。

    随着法坛雏形渐成,赵子曰身上威压一日重过一日,可以想见,待法坛完备,他也将成为大梵妖王驻界分身,在此界便宜行事。

    当年他和赵子早结拜,不可否认,主要是看着大梵妖王面儿上,以结奥援,但多少也是认可其人心计手段。如今这模样,已彻底成了大梵妖王意志寄生之所,其变化,让人嗟呀。

    正感叹之时,那边忽有一些骚动,原以为是有新的地狱众加入——这段时间,随着外派的地狱众肆虐北荒,每日都有一批进入,充实后备。但很快,它就发觉不对。

    具体的情况不知道,半成的黑魔法坛燃起火焰。

    这是赤火妖炎,来自无天焦狱,与业火交织,实际上泾渭分明。紧接着,大梵妖王的意念突然跨界而来,几乎与之同时,另一道可堪与之抗衡的力量切入,视黄泉秘府界限如无物。

    “无量又来!”

    当时引发八景宫和论剑轩的反制还不够,今日又要再战一场?

    虚空法力横过,看似无形无影,熊熊业火却是生生削薄了一层,再看赵子曰……没动静。

    他保持安静,背后大梵妖王竟也保持沉默,仿佛他不惜损耗透空而至,就为了旁观无量虚空神主在黄泉秘府扒一层皮下去;又仿佛数日前惊天动地的遥空对战,仅仅是人在发呓做梦。

    就在这沉默,十方大尊忽觉得心头压抑,再看业火之,所有地狱众,包括赵子曰在内,都跪伏下去。

    他只是多坚持了半息时间,便莫名地鬼体发虚,双膝落地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本来想写完本卷一块儿发,但进度不如人意,先发一截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