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章 十息之战 万载之争(一)

    地层之下,乌蒙天蝉的幼虫在地气飘流。

    来自于乌蒙天蝉的羽化真意,对当前的局面,起到了无以伦比的催化作用,那天然脱蜕飞升的真意,原是缘于乌蒙天蝉这一天地灵种。之所以留下,则是蝉蜕“刻印留识”的自然妙用。

    蝉蜕的最大作用,就是可以拓印羽化真意显化的印识,不说乌蒙天蝉,只说余慈:虽然当前仅是一次特殊的高峰状态、一次意外、一次模拟,如无根之木,但也类于羽化——从卑下、丑陋的幼虫,化为美丽之蝉、蝶,是从凡俗跃升到超拔之层次。

    这不正与羽化真意相同么?

    自从余慈化为乌蒙天蝉幼虫开始,羽化真意的作用已经开始发挥了,它势必要将余慈从“低”的境界,拉扯到“高”的境界,如此正和余慈目前的状态相契合,也因为如此,在蝉蜕的作用下,其每一丝运化都清晰地留下烙印,记录余慈如蝉出蜕、如蛹化蝶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这次“羽化”本身是虚无的,但其烙印和痕迹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一个无以伦比的经验,就这么刻印在乌蒙蝉蜕之,在今后的日子里,由余慈去体悟、利用、融合。

    但这是以后的事了,至于当前羽化真意的另一重影响,即“大限”将近,压迫感却如轻烟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余慈记得那期限,却在那莫以名之的精神状态催化下,真正地做到了不以为意,在他心湖跳跃的种种微微玄机之,羽化真意的正、负面效应,确实不甚出挑。

    就连三方交击的虚空范围里,那些左冲右突,却找不到方向的可怜虫,都要更有用一些。

    陷入战场的众步虚修士,几乎已经注定了成了血祭之牲品的命运。外围仅有的几个没着道儿的,都是头也不回地逃命,在他们身后,虚空重重沉陷下去,如同黑暗的漩流。

    幻阴子身畔寒风呼啸,要将漩流冻结;另一边,陆素华更如划破黑暗的太阳。长生真人的界域碰撞在一起,没有任何侥幸,必定是强者愈强而弱者愈弱。

    余慈的差距是在根子上,所以他更不能弱了势头,这里的差距,无疑要用神通来补。

    久远的记忆,流过心头,虚空叠震,就像是当年罗刹鬼王和太玄魔母隔空交战,天外域外,无不激荡。其烙下的印记,随着神魂的“冰山”被他请上平等天、化为神通,已很久没有出现了,如今又纷纷翻涌上来,给了他以“拟化”的资本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,他是“请”来神通,尽可不知其所以然,而如今,他是用真人的方式,来运化神通,却要涓滴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当然,以他目前水准,想出其窠臼,还有不足,故而这一击就来得特别“原汁原味”:

    一时天地翻覆,八极倒颠,五感六识一切灵应,莫不错乱。

    两位真人修士还能凭借不灭灵识,维持住心智不受迷惑,但身外气机毕竟要受到影响,

    这一回,幻阴子的情况倒比陆素华好些,他的法宝乃是佩戴身上,辅助之用,不像掩日环、虹影剑那般外放,免了一重麻烦。陆素华就不免多耗一份心力,使法宝、剑器与本心同一,不致为乱。

    在常人的观感,那不过是陆素华身外明光,一层好看的涟漪波动,一现即隐,可在“长生真人”眼,这就是机会!

    余慈以前绝对是抓不住这样的战机,但现在却顺势直进,玄武法相之,长蛇扑击,化极静为极动,直取陆素华。他时机抓得好,长蛇法相之,也内蕴凌厉气机,便是陆素华也不敢大意的,虹影剑微摆,剑虹经天。

    “锵”地一声鸣响,那是剑气交迸的独特声音,可震音却是顷刻七转,越转越高,到最后那声音根本已超出常人耳朵捕捉的极限,其内蕴剑意,也是越发地缥缈流动,莫知之所在。

    陆素华长年在东海上修行,如何不知这里的妙处:十二玉楼天外音!

    就算比玄妙至极的“十二转”还要差上一大截,却已经是要她必须提神应对的级别了。

    陆素华却不想和余慈拼变化了,之前等时间过去的心态也有点儿问题。

    这人稀奇古怪,手里的筹码竟似无穷无尽一般,任他抢占上风,着实不是聪明之举。对这种人,以强势相压,不给他任何回气的机会,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掩日环上,万道金光,如骄阳行天,劈云斩雾,照彻黑暗。

    余慈和她完全想到一块去了——抢先!

    没有先机,没有主动,等着他的只有败亡。

    黑暗漩流,又响起数声惨叫,作为死魔神通的加持之用,用这种方式,限制住漫天金光穿透,也鼓尽力量,模似着记忆的影像,龟身法相大口一张,喷出的却是来自九幽冰狱的寒流。

    天外星辰连闪,玄武渊深之力,守御之能,正与太玄封禁真意互通,寒流既出,便似有冰封**之威,针对的还是陆素华。

    对此似是而非的神通,卓越不凡的出处,陆素华仍没有让出先机的意思。

    既然早明其根源,岂会被这些绚丽的变化所惑?

    冷笑一声,移山填海般的拳意横空,另一边剑虹飞扬,亦是将虹化之威,落在了实处:她要以硬碰硬,将那封禁之力强行破开,顺势将后方的玄武法相捣得稀巴烂!

    拳意剑虹连贯一体,如十万大山,排空而至,这才是半步劫法的大神通,相较之下,余慈你根子上不过就是一只虫豸——这不是轻视,仅是不去疑惑修改自己的认知,这样才不会轻易被幻力所迷。

    虚空的呻吟,就像是房倒屋塌般的催折之音,玄武法相一瞬间扭曲,这其间,不知又凭添多少冤魂。

    可就眼看着余慈难以维持之际,黑暗漩流深处,却是张开了一只巨眼,不同于玄武血眸,里面瞳眸半隐,跳跃的尽是密集如织的气芒,且似散而凝,掩日环漫天金光,竟是倏然收落。

    黑暗,有一声禅唱:

    “是法平等,无有高下,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

    陆素华微微一怔,头上悬着的掩日环,却是嗡地一声脱离气机供养,向远处飞落。

    数里之外,幻阴子两眼发直,看着一枚圆转金环轻飘飘落在手,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:

    “这是她本命法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