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虹影掩日 天外灵光(六)

    死魔之形,以玄武法相出现,其实是借用了天垣本命金符的变化,运使玄武星力之故。飞@$T^T^www.fêisuzw.com ╝其幽缈深黯的质性,与死魔大半契合,而成熟的符法体系,更抹消了余慈缺乏运使经验的生涩之感。

    当然,一旦成此形状,此魔便是外魔,而非威力更强的内魔之属。

    想想上回死魔的下场,也知道内魔虽更致命,攻不进去也是枉然。余慈更没有和陆素华短兵相接的意思,成形之死魔,只是作为运化这片虚空法域的枢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死魔之杀劫法力从数十名步虚修士身上抽取,比之最初强出何止十倍?

    更不用说受局面影响,正是杀伐之气活跃之时,玄武法相一旦成形,巍然如山,踞于法坛之上,自然运使其各项法器,尤其是玉神洞灵篆印,灵光从自然的波荡状态,扭化辗转,倒似给玄武法相,披上一层灵光甲胄,声势惊人,乍看上去,竟然不比两位长生真人弱上太多。

    现出玄武法相还造成了一个后果,这等神异形状,再有到玉神洞灵篆印为衬托,一些熟悉当年往事的人便叫:

    “定是上清余孽无疑!”

    不用说,叫嚷这人是属于魔门体系的,余慈心一动,死魔气机牵动之下,准确地找准了目标,挟玄武法相聚合之力,如水之就下,轰然而动。

    这一击顺其大势,沛然不可御,自然神通变化在其间,那修士嘴快,可尾音未绝,死气贯顶而入,本还算活跃的生机,如剪刀穿线,一路崩断。

    在周围修士骇然的目光下,那人转眼生机绝灭,至此犹不罢休,尸身之外,张开一片暗影,如渊之深,将其吞没,死魔戾气,登时翻涌,而枢巨龟长蛇法相,上下四瞳,逐一亮起血光,似若有灵,现出狰狞之意。

    玄门传说之,玄武之神,似尚血祭,如今看来,果不其然。这又是与死魔神通的一个共通之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击杀一人之后,死魔之力立时拔升了一个层级,余慈不免就想,若将这些人尽都斩杀,是不是就能获得与陆素华相抗衡的力量?

    念头一闪即消,他深知维持这一局面,也需要心神支撑,如今百息时间将近过半,且还有加缩减之势,必是死魔神通的压力所至。他也没有忽略心底一点儿悚然感应,那来自于四极八荒之,天地法则意志的压力。

    如果过了界,老天爷怕是要不客气,至于这条界限在哪儿……嘿!

    这时,那些步虚修士,见玄武法相如此凶恶,都是震惊,本能地对它发动攻击,可在死魔神通大势已成之时,这样出手却是晚了,也根本没抓到点子上,任他真煞洪流,刀光剑气,轰在玄武法相身上,都如坠深渊,连声响儿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众人越是惶惧;越是惶惧,死气越强;死气越强,则此玄武法相越是巍然雄奇,龟目蛇眸,血光愈盛。身外玉神洞灵篆印之灵光,反倒内敛进去,光暗交换,形成一片深渊似的暗影,扩及整个承启天。

    法相着实威风八面,但余慈心里明镜似的,如今承启天元气越发地躁乱,这是七星天衣随阳神离开后的必然结果,短时间还不明显,可早晚是瞒过不人的,

    所以余慈不要命似的,一个个神通砸下去,掌控全局,短时间内,面子里子全有了,就是为了吸引陆素华的视线,给虚生、铁阑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阳神已经飞离承启天范围,向下方坠去,度极慢,正是因为忌惮陆素华之故。照这个度下去,别说百息,就是千息、万息,也不可能在余慈陷入沉睡前,将阳神送入躯壳之内。

    “快点儿,快来吧。”余慈还是首度如此企盼见到陆素华。

    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心声,这一片天域霞光,忽然有了一个极大扭曲,承启天咯吱作响,如被无形的波浪冲刷,支离破碎的各部分被冲得更远,有些甚至快要脱出云楼树的掌控。

    这一刻,云楼树的灵光也黯淡许多。

    她来了!

    掩日环嗡嗡激旋,随后霞光开裂,人影升起,掩日环悬于其上,如万顷烟霞,腾起一轮烈阳,陆素华依旧一身青衫,居于大日之,遍体灵光通透,几无瑕疵,风华姿仪更是令人目眩,神为之夺。

    但终究是性命要紧,余慈没有给迷住,只是全力鼓动玄武法相,身外暗影如渊,又如深海,沉静带着绝伦压力,玄武居于其间,四目血光灼灼,龟躯如山,蛇身游动,动静之间,自蕴玄机。

    另一边,幻阴子也不可能轻松了,身外寒潮激涌,尘沙冰粒飞舞其间,渐有隆隆回荡之音,八苦附尘法已经开动到极限,也在烟霞辟出一片区域。

    在三方之外,就有人呻吟一声:“化我心为天心……他们这是在拼真人界域啊!”

    不用他讲,周围修士虽没有一个低于步虚境界的,但在这片区域内,身上也像是坠了万钧重物,举步维艰。现在是三层界域叠加在一起,不用管里面有没有滥竽充数的——只一层就足够他们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打醒了不少人,他们想逃走,可不知为什么,这念头一起来,身上便似给凿开了一个孔洞,气力从倾泄而出,只觉得四肢发软,连心志都挫消许多,此时此刻,有人发现,有人懵懂,在其形神的更深层面,死气滋生,遍染灵台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猛烈,但余慈其实没有全心在此,在他心神另一个牵系之处,隐在符法神通之后的阳神,没有陆素华的威胁,骤然加,越来越快,数息之后,干脆把铁阑甩脱了,直冲地底。

    阳神法体没有肉身限制,真到大成时,瞬息千里亦不为难,只是苦了虚生,在那激烈蒸腾流转的元阳之气之,几乎要给融化了,浑浑噩噩,也不知时间之流,到后来,彻底控制不住,心神分化,只能做一个旁观者。

    幸好此间,天上地下,身躯阳神之间,已经遥相呼应,不需要他校正方向,两边就已经成功对接,

    之前跑出百里多路,花了四十息时间,而接下来天地之间近两千里的距离,仅用了二十息不到,这里也有符法神通催化之效。

    就在百息时间走过七成之后,半成阳神所蕴先天元阳之气,如水滚沸,蒸腾化烟,纷纷融入乌蒙天蝉幼虫。至于虚生则不用多想,他那一点灵枢,早已安置进入屠灵狱,有一个立身之地,和承启天没法比,总比流落在外强。

    余慈精神大振,虽然之前有承启天为转,也没有体会到太多形神不谐之处,但重归于一,还是不一样,半成阳神带来的圆满真意,对肉身也是一种催化,硬生生将幼虫撑大了一圈儿,体液肢节都有强化。

    这也是乌蒙天蝉根脚不凡,在转化之时,就抹消了肉身之极限,否则步虚、还丹境界迥异,阳神法力全压进去,还不知会出什么乱子,如今却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之前因赌博而悬空的心态,终于找到了一个支撑点。当阳神回归,他就等于是锁住了“本钱”,定住了底线,再怎么艰难,也不可能比现在更差了去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呢,心里有底、没底,完全是两个状态。即使眼下百息倒数已临近尾声,他的脑子却是前所未有地清醒,他关注着天空,但也没有忽略掉,随着阳神回归,里面刻印的许多信息,也塞入心神。

    从激战开始,余慈一直开着解析神通,借此逐一将信息解出,随即愕然。

    这些信息其实是来自半成阳神汲纳的先天元气,这里又有两个渠道:由至粹玄真所化的那些,涉及天地法则的片断,是每个步虚修士都会涉及到的,零落不成体系,暂可不论;但还有一个源头,即寄元魂玉,那里面含蕴的一些印记,毫无疑问是来自于陆素华!

    陆素华……

    念头甫动,承启天那边,终于有人忍不住先动了。

    幻阴子面沉如水,离得越近,越能感受到这处虚空里面的奥妙。而他此时也越发地疑惑:究竟是哪个?

    难道是方回?否则焉会有燃髓血河的神通?可这死气森然,自成界域的情形又是怎么回事?离尘宗哪有这等法门!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现在已是明摆着,这处虚空绝不是之前设想的那般,为无主之地,定然是那玄武法相之后的人物在暗操控,而且很有可能正与陆素华明争暗斗,把他们当了枪头子使唤。

    外围,贺大先生传来信号,早先一步,此人已经退走了,极是干脆利落,他也是少数几个没有招的人物。

    幻阴子拿他做比对,再看烟霞左冲右突,惶惶难宁的众修士,愈发明白这里水深,也愈发觉得此地不可久留,他便按下对玉神洞灵篆印的贪念,尝试着从乱线缠绕的气机间,开辟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此时他看到,掩日环、虹影剑都没有移位的迹象——可那玄武法相,血眸凝注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