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虹影掩日 天外灵光(四)

    余慈早就明白,目前的局面下,他不出头,势必不可能;他退而求其次,想和陆素华捉迷藏,用罗刹幻力再次引爆了幻阴子和陆素华的冲突,但也没有持续多久,就再遭陆素华察觉。▃www.feisuzw.com(ˇ?ˇ)飞▃

    幸好他也从来没有押宝在罗刹幻力上,或者可以这么说,现在已经远远不是区区四两拨千斤的手段,所能解决的局面了,他必须要有相应的觉悟。

    觉悟有了,办法从哪里来?

    余慈脑过遍了所有的可能,但无不是可以暂时支应,久战后必败的局面,更何况他根本没有“久战”的时间。

    随着心神损耗,羽化真意“催梦”的力量越来越强,余慈估计,按照这样的压力算下去,最多不过百息的时间,他就会陷入昏睡,当前局面若不能有所突破,承启天连带着阳神,势必在睡梦一块儿给砸个粉碎。

    说白了还是个死字。

    余慈再度退而求其次,划了一道线,他不指望打败陆素华——事实上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只求逃脱其锁定压制,让承启天不再停留在这儿当火把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前提就是:乱,更乱!

    便在此刻,有人冲进承启天范围,大叫了一声:“宝贝!”

    这是最粗俗但也最直接的信号,几乎没有任何的隔断,更有价值的讯息就甩了出来,与一层层扩散的灵光混染在一起:

    “是玉神洞灵篆印!”

    灵光波荡,透入每个人的胸口,这些活了几百年的步虚修士,最起码的见识还是有的,便是没有,接下来的呼声也能让他们明白一切:

    “上清宗的镇派法印,不是早就失踪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祭炼双轮的法宝!”

    “第一等的符法灵印,这是无价之宝!”

    叫声在烟霞此起彼落,谁也分不清是谁在叫嚷,只是被这连续不断的叫声搅得心烦意乱,不过究其根本,大多数人第一个心思还是:

    我要了!

    偶尔有人会多想一点儿:如此宝物,怎会在这里?要说是上清宗绝灭之时流传出来,与前面估计此处虚空的时间点可就对不上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然不知道,他们无意间已经和幻阴子想到了一起去,然而当法印灵光浸入全身窍孔,这仅有的心思马上就回归本质:

    这宝贝,我的!

    承启天周边真的乱起来了,刚才还勉强能把持住的一些修士,见到这等层次的法宝,要还能稳住,就不会辛辛苦苦赶到这里来了!更何况陆素华被玄阴子接着,暂时去了心腹大患,当下纷纷蹿动,扑入烟霞之,最谨慎的也就是在外围多绕几个圈,心神全牵系在里面。

    周边气机混乱到了一定程度,而在余慈这里,百息时间的倒数,也已开始,每过一息,都似一记大锤,重重轰击在他灵台上。

    只是,余慈仍能维持本心不为所动,只将心神放在承启天正央,冷澈若冰雪。

    待到火候差不多了,他与那隐没于虚无之间,不曾显化的平等天相接,心念接引,将那道深沉如墨染的雾气取下:

    “灵灭法存,百千虚空任渡;照神观心,六欲魔染称尊!”

    以《无量虚空神照法典》为体,以照神铜鉴招来的六欲浊流为用的无量虚空神通,便在此刻发动。

    魔门秘法,不论高下,几乎都是以七情六欲为切入点。余慈就众修士的贪欲入手,与地底的照神铜鉴呼应,虽然相隔上千里路,但在心内虚空的衔接下,没有任何滞碍,余慈更舍下血本,放出罗刹幻力掩护,烟霞迷雾之,星芒放射,投入其间众多步虚修士脑。

    此时余慈已经是步虚修为,与这些人没有境界上的差距,照神铜鉴的法力自然也水涨船高,更不用说参悟了无量虚空神主的本源之力后,余慈对此项神通的理解更为深入,转眼之间,就有六七成的修士招,而且还在不断提升之。

    当这些步虚修士的心神与之相接,涉及此项神通的种种奥妙自然流入心。

    人心即是一天地,穿行无碍,掌控无限,方是无量虚空!

    这又是与天魔殿法门相合了,余慈心神牵引,从诸修士心间涌起的六欲浊流,当即偏转方向,而在烟霞外围,红光如雾,弥散开来,那是宝蕴与之相呼应。

    现在余慈对于心神损耗,能省一点是一点,宝蕴在还是姹女阴魔时,曾控制天魔殿,虽然被妖树所毁,但那项法门,却是被天地法则意志印下,留在她体内,如今复起,也不费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六欲浊流一下子有了秩序。但要的是他能够控制的混乱,这就需要把握乱的共性。

    周边修士心,贪欲是共同的,但各为其主,一人一面,想要让他们听话,统归于一,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从共同的贪欲入手,又统归到天魔殿的“渠道”去,现在还要找到一个共同的“出口”,不指望他们的本心意识,那个出口就要由余慈自己来做。

    他没有柳观的本事,直接凝成妖树魔种那等怪物,可他还有一招。

    已经在剧烈波动的先天元气存量,猛地又下挫一截,但与之同时,烟霞之间,多了一层灰黯的雾气。

    这层雾气总是缭绕在众修士身畔,像是强光照射导致的阴影,光影相随,任霞光如何光灼,也没有将其冲散。同时忽高忽低的啸叫缭绕,在混乱,众人都以为是哪个人物使出来的法门,浑不知在此间,有一头魔物逐步显化。

    死魔由无到有,不过花了半息时间。因为这一手虽是刚刚发动,但余慈早早就做了准备,一直冷静等待,捕捉战机。

    如今,正当其时!

    没有任何耽搁,余慈将此刚刚成形的特殊气机,主动横在了陆素华和幻阴子交战的那片沸腾气机之间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一次惨烈的冲撞。

    死魔在前,天魔殿居,后面牵涉的则是数十个步虚修士,明着是攻击死魔,其实那真人级别的冲击,却是透过天魔殿,攻击到每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数十个步虚修士或惨哼、或喷血,形状凄厉,却根本没弄明白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晚上还有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