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虹影掩日 天外灵光(三)

    在幻阴子与陆素华气机相接的时候,余慈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,却不料,陆素华控场的本事实在太强,惊住了幻阴子,吓退了黑袍,将局面牢牢掌握在手,不给人一点儿浑水摸鱼的机会。﹛www.feisuzw.com(~o~)Y飞﹜

    此时她醒来,就算有那个幻阴子分担压力,承启天受到的压制也较之前超出不止一倍。错非是几日来内外虚空已近乎贯通,招惹了麻烦的宝蕴又借机跑掉,就算烟霞层涌,也不济事。

    这时,碧落天域一角,可以目见的距离上,忽有红光骤闪,惹去了部分人的注意……

    好吧,他收回前言。

    果然,宝蕴在被神通反制锁定之后,想要逃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余慈还能感觉到,陆素华对遭受到神通反制的区域,都有所关注,包括地底。幸好乌蒙天蝉早循生灵本能移走,即使位置也不远,毕竟与地气混化,遮掩得力,陆素华能“看”到地底的虫子,但不太可能关注。

    事实上她也确实没有理睬地底的虫豸,饶是如此,那从承启天透过来的灵压,也让余慈心神很是吃力,羽化真意又忙着催他入眠,余慈只能是勉力支应。

    陆素华便是醒来,飞上云霄,近两千里的路程,也需要一段时间,众修士都是骚动,余慈更甚。

    在地下,他其实不用担心什么,可到了天上,偌大的承启天摆在那里,陆素华越是接近,他越不能抱有任何侥幸之心。

    一定要做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碧落天域之上,随着承启天排解压力,更是烟霞层涌,排出数十里,天地摇动,将周边修士迫得向后移,其间,贺大先生一直与幻阴子作眼神交流。照幻阴子的本心,最稳妥的办法就是立刻走人,不战而退的责任他宁愿担了。可他为人总归是有点儿别扭,一时间有些扯不下脸来。

    真论为人,贺大先生要比幻阴子更睿智,他也察觉到其的问题,不过远处闪起的红光,分去了他部分注意力,等他想做出决断的时候,烟霞突然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似乎是影响到了周边天地元气的运转,干扰了极光元磁的轨迹,眼影像变得有些扭曲模糊,周围修士无不受到影响。见这情况,贺大先生就对幻阴子说:“可以退一些。”

    幻阴子哼了一声,一挥袖,身化寒烟,往后挪移,心离去的意思更是坚定。

    可这一退,两人忽觉得有些古怪,周围修士看过来的眼神、流动的气机明显不对劲儿。也在此时,斜刺里突然杀出一个身影,身外剑光流转,直取那处虚空,转眼没入烟霞,他这一动,身后又跟上了两个,这下子,诸修士便有点儿压不住阵脚了,都有前趋之意。

    幻阴子又惊又喜,这不就是他们想要的效果吗?怎么他们一退,反而有人冲上去了?

    这时扭曲模糊的感觉更甚,但有一人的叫嚷声听得非常清晰:“机不可失,只有他们交战的这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幻阴子与贺大先生对视一眼,终在于在古怪之,察觉出问题。贺大先生脸上还保持着一贯的微笑,但眼神冷若刀锋,刚刚他和外围预留的三家坊高手联系上,很快弄清楚这里的究竟。

    “幻术!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动作,本是向后移,可在扭曲的虚空影像,在周围修士的眼底,却是绕了一个弧线,冲向了烟霞迸发的心,恰逢一次霞光喷发,将两人身影遮蔽,乍一看倒像是和陆素华交上了手。再有人率先杀出,自然就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是谁有此惊人幻术,一下子误导了几十个步虚强者?

    贺大先生心立刻闪跳出几个以幻术出名的人物,又都没有说服力。而且,这看起来反而是帮了他们的忙……当然,他不会被表面现象迷惑,更不认为会突然跳出一个称心如意的盟友。

    按这个原则反向思考,他一下子就抓住了核心:众修士动了,陆素华怎么可能不动?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旁边幻阴子闷哼一声,气机如寒潮层涌,间似飞掠冰砂,竟然已经出手了!

    贺大先生反射性地叫:“且慢……”

    幻阴子完全不理他,身外寒潮与烟霞相接,仍相隔数百里的双方,已等于不存在任何距离。

    贺大先生虽然脑子好用,但他完全不了解真人境界的玄妙和艰难。

    幻阴子也知道,他是被人愚弄了,但那又如何?两个真人在距离接近时,没有敌意还好,一旦有了敌意,就会形成“猎场”的争夺,这不是什么约定俗成的规矩,而是双方在维护各自的存在,为自己的生存而竞争。

    因为这牵扯到两人各自圈定的法则冲突,同样一份元气,我这样运化,你那样运化,对方的存在本身,就是对彼此的扭曲。对常人而言,这没有意义,可对他们这个层级,动辙影响方圆数百上千里,又遍及人身内外,故而这是直接威胁到生命安全的严峻问题。

    在近距离上,形成的矛盾是如此尖锐,一团火、一块冰,怎么可能让他们强挨在一起?

    幻阴子明白,陆素华实力已在他之上,若再被抢占了先机,他今天便要应劫了!

    所以,他悍然发动。

    幻阴子成为长生真人,绝非幸至,一旦出手,立刻排除了一切杂念,将自家修炼千载的“八苦附尘法”催运至极限,身若水烟,蕴八苦微尘,无孔不入,要以邪念魔识,干扰陆素华的感应,诱发内魔杀伤。

    可这时,身下云层,跃起一轮金阳,光照四方。其本体则是一枚金灿灿的圆环,飞旋急转。

    掩日环!

    八苦微尘在此光芒照耀之下,不论如何毫微隐没,都无所遁形,纷纷化烟。

    幻阴子脸上涨起一层苍白莹光,身外寒潮咕嘟嘟地滚涌,放出的毫芒冻结数十里方圆虚空,连贺大先生都立身不住,向外飞射。半途听到幻阴子嘿了一声,回头看,只见寒潮之,伸出一只巨手,排击数十里,直拍那跃起的掩日环。

    这巨手一击看似威猛,临到头里却是虚化,尽展八阴宗诡奇变化之妙,在漫天金光,保留了小半力量,绕向掩日环下方,要切断法宝与陆素华之间的气机联系。

    可这时,另一边,之前惊退了黑袍的经天剑虹,已分开烟霞,破空而至。

    幻阴子脸色如冰,正待再施手段,却见那剑虹、金环竟是错身而过,“铮”声交击,音波掠过,双方原本纠缠在一起的气机,竟然有了分离的趋势。幻阴子维持不住冷脸,眉头跳了跳:

    陆素华竟然主动退让?

    紧接着他就吸了一口冷气进来:交战之时,能做到这一点,看似简单,却代表陆素华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进退自如,二人对局面的控制力已经彻彻底底不在一个层面上。

    幻阴子当然想见好就收,此时因为他的出手,周围修士已经有六七成都按捺不住,纷纷冲入了烟霞之,爆鸣吼叫之声不绝于耳,如此乱局,大概也能够满足上面的要求……

    自辟虚空之外,烟霞喷发的势头猛地再上了一个层级,范围也在扩大,以幻阴子的眼力,一时间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。他知道,这烟霞的势头,与陆素华有直接的关联,能让陆素华如此看重,那自辟虚空,肯定还隐藏着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幻阴子早过了被好奇心驱动的年岁,如今他也不敢保证陆素华是否真的愿意让出一步,当下什么也不管,便要借势彻底脱离气机的勾连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烟霞之,灵光喷涌。

    那是祭炼双轮法宝的灵光,是之前他已经有所感应的那件宝物,那排空灵光看似纯净透澈,可当其破开了所有的掩饰,以近乎嚣张的姿态喷发之时,就是步虚修士,也无法直视其锋芒。

    离得最近的几个,当即被远远轰飞,声势确实惊人,但问题是,这也搅动了烟霞,使得周边气机紊乱,这里面可也包含着陆素华的部分,使得幻阴子不敢轻易拆分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犹豫,他耳畔便响起一声嘶哑的啸叫。

    这声音来得邪气又古怪,入耳之后,竟然惊扰了他的心志,虽是很快被镇压,但一个真人修士“心血来潮”,可绝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如此就不能忽视了!

    隐约察觉到啸叫的源头,他心神顺势而入,直插那处虚空,指向枢地带,从这里入手,他看到了那里立起的法坛,还有一旁长势喜人的云楼树,便在两样东西交映的灵光之下,那件祭炼双轮的法宝放出一圈圈的光波。

    似乎还有……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忽叫不妙,想变化时,却已迟了,气机竟然没有任何先期预警,又与陆素华的气机“碰头”,这一瞬间,他能用到的,只有本能!

    虚空连震,这一处已经破烂不堪的自辟虚空,在呻吟声里,再次开裂。

    余慈的心神就在这里,看着承启天进一步撕裂,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只是默默计算时间。

    先前他用罗刹幻力搅乱局面,想让两个真人对拼,自己坐收渔翁之利,可惜,愚弄别人可以,想愚弄陆素华,实在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陆素华没有入套,而是要进一步掌控局面。

    这是余慈考虑过的最糟糕的情况,既然如此,也罢,正如前人所言:

    第一莫做,第二莫休!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