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虹影掩日 天外灵光(二)

    人心就是这么奇怪,挑头的不来,想着;人来了,又讽刺;不过真到了眼前,这些人又纷纷见礼,态度摆得极是端正。【 #飞____】

    “是幻阴子,八阴宗也来凑热闹!”

    唐禾嘟哝一声,脸上却露出笑容,向那边微微拱手,做得很周全。

    八阴宗乃是北方四宗之一,这四宗实际控制着北方四城,其天夺宗占无拓城,盘皇宗占双盘城,玄水宗占三途城,八阴宗占黑雪城。

    其后两者很少在北荒体现存在感,更多是以代言人的身份出现,玄水宗有阴山派明摆着支持,传说是作为插进黑水河十三水府的钉子而存在。至于黑雪城,紧邻地火魔宫,时常飘降剧毒黑雪,由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不用怀疑,此宗就是依附魔门的,如今这位幻阴子,乃是八阴宗的耆老,平常都在北地修行,难得到此一回。

    唐禾又看与之同来的那人,便是冷笑:“无怪乎谁的面子都不给,却让三家坊在黑雪城立足,原来都是一个主子。”

    与幻阴子同来的那位,他们都熟悉的是,却是三家坊头一号人物,贺大先生。

    自从柳观在北荒发力之后,三家坊背后的靠山,已经是公开的秘密,与幻阴子同来,招人眼球,但也算不得突兀。只是此人一向隐身幕后,从未有过赤膊上阵的先例,如今到来,却让众修士心一紧。

    贺大先生永远都是那笑眯眯的模样,把“和气生财”四个字摆到了最明白处,可唐禾等人,无论如何都不会轻忽,给了他与幻阴子平级的关注程度。

    这两人本身不说,单只设想其背后魔门的态度,就让在场的所有人心微冷。

    幻阴子面容瘦削,颔下留了三绺半长不长的黑须,神态清高倨傲,不爱搭理人,据说也是脾气古怪,可真到近前,见那虚空,却又是非常谨慎,表情颇是凝重。

    其所立的侧前方,虚生老道忙将身形闪到不起眼的地方,他这假步虚能骗过别人,绝对骗不过长生真人,他也在紧张,以幻阴子的修为眼力,他掩藏的那些东西,瞒不瞒得过?

    承启天外烟霞正在一个较稀淡的时间段,给了幻阴子便利的条件,而他第一句话,就让虚生老道差点儿跳起来。

    只听幻阴子冷冷道:“是云楼树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不高,但也没有刻意遮掩,只要是有心人,都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贺大先生用一个略带讶然的笑容回应:“怎的?”

    幻阴子轻拈胡须,“若此虚空真是哪位大能开辟、历劫而留下的碎片,也绝不是那些边角料,而是枢之所在。”

    他有意卖关子,贺大先生也十分配合,继续用那表情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便是因为这云楼树!此天地灵种,用在自辟虚空里,就是最好的支撑之物,但凡懂得运使者,无不是以之为核心。我观此间,太阳真火流动甚疾,央也有灵光蕴染,如玉生烟,这都是云楼树汲取养料之表征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冰冷的视线在众修士脸上扫过,远近有别,却没有一个能逃掉。原因他的发言而火烫的几十个心脏,都像是凉水浇下,不得不想起,与这位长生真人之间,几若天堑的差距。

    唐禾听得皱起眉头,他相信幻阴子的眼力,可是这一位分明势在必得,又何必说出来吊人胃口?像他和唐訾那般暗交流,才是正常状况吧。

    唐訾也觉出异样,低声道:“大兄,黄泉秘府一事后,北荒纷乱,人忌过贪哪!

    唐禾理智不缺,盯着那边独立虚空,嗯了一声:“洞天福地,暗地里到手也还罢了,这么一个形势,只求乱捞上一把,成或不成,都不能陷里面去……

    幻阴子看清众人脸色,又与贺大先生对视一眼,一直冰冷的脸上,也露出极浅的笑容,但很快笑容消去,他也动起了心思:

    虽然魔门传来的消息,是要他与贺大先生尽量抬高这处虚空的价值,将那些逐臭之蝇尽可能地吸引过来,可真到近前,看到实物,幻阴子也不免心动,故而还藏着一句话没有说。

    云楼树之下,似乎还有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其灵光混淆在烟霞之,不甚分明,可幻阴子能感应到,那是一件非常难得的宝物,而且,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以前在哪儿见过……若真是那个物件,这处自辟虚空,就不是古早之时生就,最多是在上一劫末!

    他这样想着,身形就更靠近了一些,已经接触到烟霞的外围,他的情况自然不同,众修士便有异议,也不敢说出来,倒是贺大先生很自觉地拖在后面,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刚与烟霞近距离接触,幻阴子猛地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受烟霞的冲击,长生真人的心念自然拓展,追根溯源,直落地底,千里距离,并不是问题,然后,他就与那边独特的气机形成了交互感应。

    三家坊和八阴宗的眼线,都是最顶尖的,他早就知道在下面地层的是谁,此次前来,理想情况下,也不准备和这一位真正撕破脸皮,然而在接触的瞬间,他险险就迷失了进去,等心神略有恢复,他的身体已经激动得发抖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什么啊——一位长生真人大圆满境界的体悟!

    幻阴子早就猜到,陆素华在此,不会是破解什么秘府禁制之类,

    可他万万没想到,女修虽不是破解禁制,却是在破解长生真人头顶上,那一层让人的既畏惧又向往的劫关。

    真人和劫法境界之间,其实没有什么关碍,一切都是心障,只要你有胆量,去引发劫数,过得去,就能一跃而上,过不去,自然一切皆休。

    幻阴子在真人境界也蹉跎数百年了,总是胆力不足,不敢轻易迈出那一步。

    但他一直在做准备,多方收集前人心得之类,问题是,什么样的心得,能比一位长生真人感悟大圆满的现场示例,更有价值的?

    幻阴子一下子就忘了该做的事项,死死揪着那线感应不放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十分犯忌的事儿,就算是劫法宗师,被人捕捉到独有的感悟、遭遇的劫关,也极有可能反推出其致命弱点,由此引发更要命的劫数。

    但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,他的神意运化手段也相当之高明,最初只在外围弄影儿,慢慢地试探陆素华反制的底限,感觉着差不多了,便近乎贪婪地捕捉圆满真意内蕴的玄机,如饮醇酒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在旁人看来,幻阴子是在沉吟,只是沉吟的时间未免太长了些。

    贺大先生却觉出不对劲儿来,见幻阴子久久没有动作,他轻咳一声,算是提醒。咳声本不算什么,却是在幻阴子最专注的时候,等于是在做贼,这时惊他一下,什么结果就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幻阴子神意略微动荡,幅度极其微小,可在他们这个层次,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标识。

    姓贺的你等着!

    幻阴子回头,恶狠狠盯了贺大先生一眼,未及说话,周身气机便是紧崩,因为地底深处,那位一直在“沉睡”的人物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怎么舍得如此宝贵的机会?

    无人能解答他的疑惑,在气机相接的此刻,虽隔千里,有如目见。幻阴子莫名地就觉得心头沉压,气机流转都有不畅,一时又是凛然,想挣开了气机联系,可那沉沉压力竟然丝毫不乱,就如一座大山,镇压下来。

    对方也没有立刻发难,但那如山岳崩催前奏的压力,逼得幻阴子好生无奈,只好主动发声:

    “昭阳道友,八阴宗幻阴子见过。”

    声音和意念同时发送,上下四方都听得清楚。他竟然没有动手,还客客气气地打招呼,围观众修士既是意外,又是失望,殊不知幻阴子也是暗暗叫苦,这与计划不符也!

    旁边贺大先生的表情就很古怪,可问题在于,陆素华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,明明没有质的差距,可直觉感应里,相差实不可以道里计。

    来之前,上面的谕令是许败不许胜,只要能全身而退就好,可现在动手,他依稀就觉得,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正想着,他心头剧震,磅礴剑意从地底发端,轰然而起,明明是神魂层面的变故,他却被剑意所夺,不自觉眯起眼睛,难以直视。

    他想动手相抗,下方黑暴之,已有一道万丈长虹,飞架天地之间,相隔层层云气,竟然也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幻阴子一声“不好”到了嘴边,忽又愕然。

    距他约有两百里,一道火光飞腾,转瞬消失在天际,同时又是长声大笑,声震寰宇:“陆素华,别忘了,老子盯着你呢!”

    幻阴子从嘴唇里挤了两个字出来:“黑袍!”

    旁边贺大先生皱眉,他当然知道黑袍,这人自从黄泉秘府事后,一直隐匿不出,此时现身,又带来好大变数,尚未来得及评估,眼前独辟虚空之外,又是霞光万丈,烟云层叠。

    幻阴子脸色冰冷:“陆素华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地底深处,余慈心神如深潭,不起波纹,非如此不足以保命。因为那位要人命的女修,正从他“头顶”上走过,身外圆光所及,周遍**,莫不明透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