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虹影掩日 天外灵光(一)

    余慈刚醒来的时候,是吓了一跳的。 ┥

    心念扫描之下,承启天原本龟裂的地层已经彻底通透,扯开了距离,乍一看竟似四分五裂了一般,分成了十多个互不相连的部分。高空八面来风,呼啸来去,极光元磁也来凑热闹,将此间弄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可仔细感应,半成阳神还在,只是不知怎地,被埋在法坛之下,在其边上,就是仍有金光流淌的寄元魂玉。七星天衣的神通,还有玉宸启灵开天地.门法仍在运转,先天元气已经积蓄到了一个相当深厚的地步。

    估计一下,比当初吸取化液玄真时,还要多出近一半,而如今已经没有了燃髓咒的威胁,寿元可以再涨一倍,可说是极其丰厚了。

    算上间的损耗,陆素华那边,究竟漏了多少先天元气过来啊。

    当然余慈也注意到了,宝蕴已是不见,不知道去了哪里,这就将一部分压力转走,也是形成这整体向好大趋势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根基没有问题,再细查承启天,却见那些分裂的区域,其实都由有云楼树的根须相联系,再不济,也有玉神洞灵篆印的灵光贯通,气机运转流畅,几无滞涩之感。

    亿万条气机从一处分裂的区域,传导至另一处,川流不息,云楼树的根系、玉神洞灵篆印的灵光,都成了传递的载体,此处虚空,其实还是一个整体,形散而根本未散。

    穿过的罡风,扭曲的磁光,影响也不是太过强烈,至少不像余慈预估的那样尖锐冲突,承启天似乎找到了化消其冲击的办法,同时维持其鲜明独特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给余慈的感觉就是,承启天与外界天地的界限模糊了,心念动处,一个不小心,就可能移出去,难有确切的感应。

    他心渐渐有了谱,将心念扩展,内视心内虚空,其余各层,变化倒也不大,只有一处,也是余慈重点关注的:

    大罗天。

    大罗天是余慈心内虚空与外界天地沟通,并使承启天得以显化的最关键位置,正是通过大罗天,承启天才获得了天地法则意志的认可。任何与外界天地关系的变化,都可以在此处找到端倪。

    现在大罗天给余慈的感觉就是,它似乎是受到云楼树空间的影响,借着“交情”傍上了“大树”,越来越与外界无边无际的天穹趋同。

    心内虚空的大罗天,本是余慈因陋就简走出的捷径,而如今这条捷径分明有拓开局面的趋势,其变化涉及到心内虚空最根本的心法,任何微小的精进,都会给心内虚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,余慈自然乐见其成,

    自此,由外而内,大罗天、云楼树空间、承启天三者形成了一个大致平滑的缓冲地带,内外的隔膜对抗,在此间得到了最大的消融。这也就表明,云楼树空间正式挑起了“大梁”的重担,在承启天乃至整个心内虚空里,发挥其作用。

    虽是表面上看去满目疮痍,那也是多日来未曾“修缮”的缘故,真实情况比昏睡之前实在好上太多,只要余慈肯使出虚空神通,恢复也只在旦夕之间。

    紧绷的心思的平复,余慈又觉得,这模样倒是尽显沧桑之感,他已如此,周边那隐隐绰绰的人影,类似的想法更多。

    是的,让余慈惊讶的另一件事,就是附近那些人影。

    零零落落几十号人,散布在方圆百里的范围内,看似分得很开,但彼此气机牵扯,其实还有些紧拘。

    能到碧落天域来的,一个起码的标准也是步虚级别,不是说还丹修士没法来,问题是见到周围这么多步虚强者,哪个傻子敢在这儿逗留?

    层次摆在那儿,当然不会像普通人一般,叽叽喳喳地争论,但私下里、小圈子的交流一点儿都不会少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被承启天外的烟霞吸引过来的,四日前,这片天域霞光层出,烟云朵朵,巨大的冲击力非常招人眼球,甚至都不用各方眼线报讯,就有不少人在远方目见,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也不只是北荒修士,还有些过路的高手,对北荒来说,已经是除却黄泉秘府之外,近年来少有的盛事。

    这几日的时间过去,他们也都达成了共识:宝藏啊!

    也有人联系到数千里外,无拓城的覆灭之事,可那里的眼线限于层次,传出来的消息,大都集在“妖树”、“天劫”、“域外天魔”之类的最惹眼的目标上,尤其是天劫过后,总有“告一段落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:

    “这里或是哪个洞天福地,当年已遭重创,隐没入天地之间,如今受到干扰,显露出来……嗯,也不一定准,猜的,我也是猜的呀。哎哟,贾道兄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“咦,真的是你!早听闻你闭死关,还真没料到竟是一举成功,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“同喜同喜,行险一搏,侥幸成功罢了。”

    虚生老道又与一个旧识寒喧,他在北荒百多年,相识者甚众,而在余慈迈入步虚境界之后,灵枢已移至承启天的他,也能够借用一点儿气息,稍作伪装,如今混入这批人间,完全没有问题,还能够引导言论,使之不至于牵连到余慈头上。

    他也是见机的快,一见承启天外霞光万丈,就知道事情不妙,早做了准备,将余慈的半成阳神和一些重要物件藏起,粗略遮掩一下,就装成闻讯赶来的修士,试图将这里的水搅混。

    天幸,很难有人会把一处自辟虚空,和余慈这样的人物联系起来,人们的思维总是倾向于那些名动天下的大宗师,而承启天破破烂烂的模样带来的沧桑感,更是给了足够的前期误导,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,谁也想不到,这处虚空仍有人看守,并且直接就混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的小计策终能得逞,而且不只是他,就是铁阑也混入此间,扮作一个过路的剑修。本来还想带着宝蕴一起,可那位时刻受陆素华压制,周身气机也与常人大不相同,只好藏匿到远处。

    最初也不是没有人发现其端倪,甚至有人顺藤摸瓜,一路到地底去窥探,但那结局就能想象了——陆素华的神通反制之下,区区几个步虚修士,又没有余慈这等手段,当然是顷刻灰灰。

    这还造成了一个效果,不用虚生老道编造,就传出“此处虚空的根源在地底,此时正被一位高人破解禁制,谁去谁死”之类的说法,某种意义上,已经很接近现实了。

    “此地虽然破碎,但灵气所钟,或许混乱了一些,但若能梳理清楚,仍算得一处上佳所在,也不知是哪位大能遗留。”

    唐禾刚在这处虚空外围走了一遭,由于他尺度把握得较好,即使人人目光不善,也没有人出手拦截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敢过分接近,要知众修士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“谦恭礼让”的,这四天里,已经有五个步虚强者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有一大半的时间,此处虚空都放出霞光烟云,罩得里面迷蒙不清,内蕴力量亦是雄浑,似乎还有机关之类,前面两个就是潜入的时候,被虚空迸发的力量震毙。至于剩下三个,都是太过操切,想打个冷不防,夺下头筹,却死于众修士联手齐攻之下。

    几天下来,众修士也学乖了,烟霞迸发的时候绝对不上前去;烟霞散开的时候,宁愿僵持,也不当出头鸟。

    这时能上前打探的,都是唐禾这等有一定地位的——大锥堂堂主,总算还能在北荒挣得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不过唐禾可不会满足于此,他来得有些晚,但心盘算已定,回来和自家二弟说话,笑声朗朗:“虚空破碎,但隐然还有灵种灵光相连,这其说不定还有几样宝物,倒是比这虚空本身还要强些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评价,不少人都若有所思,但就在这个空当,唐禾传音过去:“陆素华在地底,这处虚空却在天上,老二,可想到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唐訾从丰都城陪他过来,早知兄长心所想,不动声色,暗地里回应:“最近传说,黄泉秘府也是一般形制,说不定真有些联系经……不过大兄,可不只是咱们想到了,你刚才所说,怕是瞒不过明眼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自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唐禾哼了一声,心也有些感叹。可惜天夺宗怕已是遭了灭门之灾,就在家门口的事儿,夺心、仇伍、斩义三个,竟是一个不见。没有他们,这边的盟约,怕是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这情况,若真有利可图,初始之时,不怕没有人联手——只是还要有个挑头的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里,陆素华的身份已经探明,众修士有点儿骑虎难下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昭阳女仙的名声,绝大部分是在东海区域打响,可她的父亲东华真君,当年在北荒,可是留下赫赫声名,余威犹在,哪个人敢轻易捋虎须,更别说现在明显修为还有明显的差距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能在正面相抗的“主心骨”在,这些步虚修士,哪会轻动?

    两兄弟将北荒有数的真人高手全在心过了一遍,北荒长生真人级别的人物,怎么算也就是那几个,此时都未到来,也不知是不是心有忌惮之故。

    外围忽有人叫:“咦,挑头的来了,还真有敢和东华宫正面放对的!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