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三际具现 地底七日(六)

    无拓城的废墟上,黑暴重新覆盖,遮去了那一片白地,大概不用太长时间,这里无拓城存在的痕迹,就会被风沙抹去。┃飞-?---www.feisuzw.coΜ ┃

    沙暴,一个玉盒打着转儿飞动,时起时落,与砂石碰撞,叮叮作响。但无论受到怎样的撞击,都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伤损。

    在玉盒周边,魔灵心念飘游,总体来说是分成三股,第一个是在周围搜索可能的寄生体;第二个是连接数千里开外,留在云楼树空间内的魔念;至于第三个,则是指向高空。

    劫数已经洗净,但天魔群聚,并没有散去的迹象,妖树魔种散逸出的超拔之力,对天魔、对到了一定层次的修士,都是第一等的大补之物,没有完全吸收干净之前,没有谁会离开。

    便是对魔灵,也有几分吸引力——它不具备贪欲,可是只凭计算也能得出,若是在其分一杯羹,有很大可能就不需要寄生,而能够迅凝成真灵,独立于天地之间,对今后的行事,是有大用的。

    可惜,目前它无能为力。倒是能够探查到,有几个人,已经从远方赶过来。这些人里,大部分是凑巧在附近,被惊天动地的场面吸引,但也有专门埋伏在附近的,包括北荒各势力的眼线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某些更厉害的家伙。

    魔灵隐约感觉到,有修为不俗的人物进入这一片区域,它是不愿意与之照面的。以它目前的状态,控制步虚修士已经很耗力了,比之更上一个层次的家伙,它几乎没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还好,天空天魔群聚的场面,相当吸人眼球,很少有人会关注黑暴这一个上下飞动的玉盒。

    魔灵得以施展手段,用魔门惑心之术,引得某个修为平平的修士过来——平平之水准,也有还丹境界,否则何以在黑暴立足?

    来人是个眼线,之前是在无拓城,比较幸运地躲在根城,后来随人流逃走,只是他毕竟身不由己,刚逃到相对安全的地方,上面就传下令谕,让他回到无拓城讯,将第一手资料传回。

    他正骂骂咧咧地工作,忽地心血来潮,多走了两步路,就见到这似乎颇为不凡的玉盒,靠近一些,就感受到其流出的若隐若现的灵压,甚至是不凡,他自然要收入手。

    “难道该我时来运转?”

    眼线的心情有些好转,却浑然不知,他已经在魔种的诱导下,入得瓮,随时都要被夺舍灭魂。

    有夺心道人前车之鉴,魔灵倒不忙着寄托,以免空耗心神,暂时由此人携着,到人多的地方,自然可以挑拣。

    至此,三股心念就收回一股,只关注云楼树空间和高空天魔群落。这边的形势还算平顺,可在千里开外,连续的变化,则让它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长时间在云楼树空间里呆着,它对余慈的变化,并不是太了解,只知其心念分化,各走一枝,剩下半成阳神,坐镇承启天,其实它也动过念头,趁此良机,夺舍余慈。就是承启天上下,神通多多,变数多多,让它下不定决心。

    现在陆素华反制,以绝对优势碾压,什么夺舍就不用再想了,它需要考虑一下,怎样才能避免受牵连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杞人忧天,根据它的观察,陆素华真人境界的神通,便如万丈阳光,通透四方,目前又挟以圆满之意,什么瑕疵都瞒她不过,就算魔念藏匿有术,也很难保得万全,还是趁着陆素华现在并未真正将心念移去的时候,早早撤出来吧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它都能够确认,余慈有难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心头也闪过警兆。它关注远处,对附近的的形势不免有些疏漏,欲待反应,却已不及。

    风沙,热力袭来,有一人影出现在其,全身都笼在黑袍之下,头上戴着兜帽,只露出一对如燃烧火炭般的眼睛。

    临时的寄主给吓了一跳,既然是做眼线,起码的眼力还是有的,一见就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,当下就准备放低姿态,可有些时候,灾祸可不会因为态度而远离。

    对方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吹拂过来的热风陡地提升了一个级别,眼线只觉得一烫,随即便惊骇地发现,自家身躯,已经莫名燃烧,并在恶毒的火焰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刚到手的玉盒当啷落地,又被黑暴吹起来,刚打了个旋儿,就落入对面那人手。那人盯着玉盒看,火炭般的瞳眸在眼眶转动,热力似乎能够穿透一切阻碍,直指核心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长生真人,也即魔灵之前隐约感应到的厉害人物。魔灵立刻收敛一切灵气波动,不使露出破绽,至于思维流动,倒还在进行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魔灵是见过这人的,那还是在黄泉秘府,它存身上万年的宫殿内。当时此人和一众魔门修士栖身殿内,记得有人称呼他为——“黑袍”!

    这是预想最糟糕的状况,它短时间内,不可能对其进行夺舍,这就等于限制了它的自由,更不用说以黑袍真人之尊,舍下脸皮抢夺还丹修士手的宝物,必然是有所感应,一个不慎,就可能被他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魔灵顿陷困局。

    方圆万里之内,能比魔灵还困顿的,只有余慈以及他承启天上的住客了。

    陆素华神通反制,承启天和云楼树受到冲击不说,作为罪魁祸首的宝蕴和死魔,更是第一时间被激涌的金光轰击,宝蕴还好点儿,死魔差点儿就被催化殆尽,化为幽魂似的虚影,神态萎靡,自然也就载不住宝蕴,还好是抵消了一部分冲击,给了承启天适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陆素华心神仍在体悟、修正圆满之意,神通反制完全是自发的行为,冲击力远远没有达到最强,而且冲击也不是一波而尽,而是绵延不绝,永无休止。

    如今,承启天就是被放在炉子里烤着,正体悟大道的陆素华是火源,神通覆盖自成炉壁,将承启天牵制在控制范围里面。

    这是用软刀子杀人,可诡异的是,明显与陆素华那边连接的寄元魂玉,依旧源源不断地传输先天元气过来,补充余慈的损耗,成了维持承启天的坚实后盾。

    另一个维持承启天就是云楼树,或者说,这是唯一还有点儿抵抗力的存在。

    承启天早已经到了极限,是云楼树在践行“大梁”的职责,与玉神洞灵篆印这个“基石”一起,维持承启天的基本结构。

    但这远远不够,出于生灵的本能,云楼树八方用力,根须齐张,叶片流动灵光,疯狂吸收周边的太阳真火,同时,他还向余慈求援。

    有四五年时间,因条件不足,余慈难以将它送上碧落天域,只能是用自身精血来浇灌,隐然与它气机相通,给云楼树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记,一遇到“油尽灯枯”的绝境,就习惯性地找那相熟的气机。

    可惜,余慈现在没有精血给它了。

    在陆素华的神通反制,余慈可也是受到牵连的。冲击一至,他的心神便受到冲撞,有如当头一棒,就算地气分散消融,也是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他分出的这部分心念本就和羽化真意相合,产生了异化。目前还保持清醒是乌蒙蝉蜕留出的七日空档期,可一旦心神损耗过度,这个期限也会相应地削减,以形成保护。

    按照天性,余慈现在就应该睡过去,云楼树的召唤,倒是给他一个抓手,用这个强提精神,保持一定的专注。

    双方气机相通,倒是不怎么损耗心神,来自云楼树的种种即时变化,就纷纷流入心底。他从没有特别深入地了解云楼树,眼下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云楼树何以称之为自辟虚空最稳定的“大梁”,自然就是因为它天然就能借天地之力,孕化虚空,而那虚空又极其稳定。再究根问底的话,实是因为其内部空间与外界天地,或者更进一步说,和一切虚空都能沟通良好。

    有如此特质,层次低的可以作为缓冲地带,层次高的则完全可以用它来当作核心,学习其稳定通达的结构。

    像余慈以前那样,只当成储物空间来用,说是暴殄天物,决不为过。

    可如今在陆素华压倒一切的力量面前,于承启天的压力完全由云楼树消受,再稳定的结构,也架不住那永无穷尽的冲击。

    云楼树的应对方式是从四面虚空引来太阳真火,强化自身,与之相抗,但事实证明,这办法实在是不自量力,这株天地灵种还远远没有成熟,别说陆素华,就是余慈,真的全力以赴,也能将这片虚空毁掉。

    眼看不支,余慈的作用就体现出来,他渐渐理解了云楼树的特质,又联想到地下自己肉身的遭遇,终是找到了一个发挥云楼树特质的途径:

    堵不如疏,干脆利用自身稳定通达的结构,把压力导引出去,由无边广大的外在天地消卸——就像他肉身所化的乌蒙天蝉幼虫,虽也是生受了一击,却由无边地气化消,自身伤损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当然,这办法看起来条通理顺,但纯以云楼树自身,是没法完成的。作为一个没有意识的植株,它很难达成这种违逆天性的的转化。

    但若加上承启天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承启天也获得了天地法则意志的认可,与外界天地有着气机交换,只不过,和云楼树还没法比。

    用形象点儿的说法,承启天与外界天地的“交情”不够,内外有别,始终受到一些排斥和戒备;可云楼树作为天地灵种,天然就与外界天地具有极高的亲和力,“交情”深厚。

    但反过来说,论精微变化,与受余慈心念驱动的承启天相比,云楼树又是拍马难及。两边优势结合,就能化不可能为可能。

    承启天再怎么显化,都是余慈心内虚空的一部分,就算现在残破不堪,做一些基本的转化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息之后,承启天上,一道红影飞射而出,身后金光喷射,势如怒龙。那是宝蕴,死魔紧随在侧,却比影子还淡了。作为“罪魁祸首”,她暂时离开,起码能分流一半以上的冲击,承启天压力骤减,转化就在此瞬间完成。

    “轰”地一声爆震,这一片虚空,蓦地放出万道金光,随即扭曲,灿若烟霞,层层排开,眩目的景象,离得老远都能看到。

    余慈也顾不得这些了,承启天和云楼树抵御方式的改变,效果明显,初时只能泄出去三两成,后来就一路走高。体现最明显的就是七星天衣所消化的先天元气,又从上下动荡,开始稳步回升。

    情况稍有好转,那边宝蕴又杀了回来。她可没有什么舍己为人的意识,抵挡不住了,很干脆就逃进来托庇。

    承启天又是动荡,外面更是霞光万丈,但总算是支撑下来。

    如今承启天内外,声光华丽,可事实上,这是一个艰苦而枯燥的过程。

    余慈居,起到了一个调节的作用,最初还好些,需要照顾到云楼树、承启天甚至是宝蕴等各个方面,虽然心神损耗,总还有些变化,维持着专注状态。

    但到后来,事态趋于平稳,像一条的平直的线,他的意志再怎么坚定,一旦压力缓和,便难以抵御心神损耗和羽化真意的双向夹击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忘掉,现在他支撑得住,是建立在陆素华进入某种入定状态,没有关注的前提下,如今最合理的办法,就是以趁局势平稳的时候,调动承启天远离。

    可这纯粹是从纸面上考虑,不切实际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确实到了极限,只觉得自己恍惚一下,然后莫名打了个寒战,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就是“眼皮”一合一张的空儿,已经是几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最宝贵的时间,就这样“挥霍”掉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什么懊悔的情绪,他比绝大多数人都知道,极限是什么概念。如今,他更关注之前让他从昏睡醒来的“寒战”,那是一个颇具刺激性的契机,否则他真有可能顺着惯性,将七日的空档期完全消耗干净,在羽化真意的主导下,进入漫长而难以复苏的沉睡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之前,他还必须要适应一下,变得有些不一样的承启天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