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三际具现 地底七日(五)

    烟箭进入照神铜鉴之后,就已经消去了外在的形体,又或者说是随势化形,时时刻刻都有变化,就是余慈都难以把握,就这么一路杀入陆素华的神魂层面。||||www'feisuzw'com │

    受到长生真人的威压抵御,余慈仍然无法感受太多,只是知道,这层由来自于姹女阴魔和死魔混杂的力量,最初竟然真的瞒过了陆素华的感应,至少是躲过了阳神最外的防御,触及内层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没反应!

    已经深入到这种层面了,怎么一点儿回声都没有?异常的状况,让余慈心微生寒意。

    陆素华专心致志,直面充斥识海的拳意,知道有外魔侵扰,但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现在,她正在一个关键节点上,双方一个巍然雄奇,镇压四方;一个明锐通透,无所不至,同性质不同,各有千秋,僵持不下。但可以这么说,她们从来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对抗。

    这正在陆素华的掌握之。

    她的意念在识海回荡:“你的优势是圆满真意,是拳法通神,但这些年,我也精修太初玉书,体悟真人境界的圆满之法,颇有所得。或有差距,但你我之间,并无本质的差异,短时间内,谁也压不过谁……如此,我们比什么?”

    她始终在自说自话,但她肯定,对面决不会漏过任何信息,也不会有任何理解上的障碍。

    冲突固然尖锐,但也不能忽略隐藏在其的融通趋势。包括陆青在内,三方同源而生,哪能当真非此即彼,不共戴天?

    在目前的局势下,彼此的心神其实隐然相通,就像是洒在一个盘碟内的颜料,彼此染化,这种前提之下,就看谁的颜色更醒目,哪个个性更强烈。

    相较于陆素华,那两位性子都是一样地淡漠,万事不萦心,水过不留痕,在浊世之,这样的性情或许更为醒目,但在目前的冲突,清淡如水,又怎么比得过那眩目的颜色?

    漫遍识海的金光之后,陆素华在微笑。

    此一时彼一时也,面对陆青,她能够以绝对的优势,将其抹杀,但面对这位,僵持对抗,最后弄得两败俱伤,实在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必须要说,陆青又失算了,在陆青还在为旧事纠结的时候,她早就放开了眼界,窥准了更高层次的目标。见其远而大其心,她有足够的气魄和胸襟,海纳百川,以成其大。

    识海之,清音琅琅:“我修炼三元锤,非是要在这上面与你一争高下,而是给你留了一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刹那之间,金光通透,映彻识海内外,更首次照彻拳意,捕捉到核心处,那与她极其相似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陆青用凡俗之心观照,如夏虫语冰,不切实际,唯有同等境界,方是知己。我欲攀援而上,你……来不来!”

    识海轰然巨震,巨浪层涌,似要从海底倒翻而上。

    对峙的双方都是化消了形体,再不分什么金光、拳意,只在识海浑化。

    陆素华主动放开了本身意志的封闭体系,与那位同化,感受其圆融完满的天道体悟。但就是这样,对方也没能掩盖住她夺目的个性光彩,有高傲昂然之意,如海孤峰,超拔而起,成为一切的核心。

    陆素华主导了一切,对方没有感**彩的部分,她直接吸纳;具有感情,但没有冲突,或者冲突很小的部分,也可以考虑;最尖锐的冲突,才加以磨消。

    在这里面,无疑还包括着陆青的遗留,甚至还有微缈的意识,在其游走,陆素华没有刻意去抹杀,但那超拔之力,便如绝云气,负苍天的大鹏鸟,高蹈而上,那些层次低下的存在,自然抖落,若还能跟上,给她一席之地又何妨?

    心合圆满,超拔待出,她长声一笑,口拈前人歌辞,激荡识海:

    “大鹏刷翮谢溟渤,青云万层高突出。下视秋涛空渺弥,旧处鱼龙皆细物。人生在世何容易,眼浊心昏信生死。必除嗜欲令心清,携手同寻列仙事。”

    音透内外,周遍身心,无不圆满通透,灵光焕然,直透身外十尺。

    她清楚地知道,在真人境界上,她已经是进无可进,已至圆满。话又说回来,世上哪有真正圆满?

    一般修士,在还丹修士就修成了自身小圆满,可一旦进入步虚境界,那所谓的圆满就变成了虚空尘埃,不值一提。如今陆素华只是在不断进步、修正,化小圆为大圆,积跬步成千里,等寻到机缘,过得劫数,自然可以进入劫法之境界。

    尤其是目前身心圆满,一气呵成的境况,最适合精进。在这段时间里,她的进步幅度当最大化,其后就会迅放缓。

    可在当前圆满通透,灵光悬照之际,偏有一块阴影的存在,就像是玉碟银盘上的污迹,怎么看怎么碍眼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外魔,而是内魔。

    真人境界自有一番袪除魔染的神通,根本不用陆素华特别分心,神通便已发动,挟浑然大圆满之势,比寻常时候,更多几分天成之威。

    余慈心警兆突现,激烈如迅雷般的异动,通过魔种传输过来。

    透进去的姹女阴魔和死魔浑化之气,终于遭遇到了最严厉的反制,那边刹那之间被催化殆尽,干干净净,没有任何残留,而余力不消,循着气机线路,直轰过来。

    青芒乱闪,照神铜鉴惨被打飞,嗡嗡乱响,余慈与它气机相通,也受冲击,只是如今与地气浑化,巨大的冲击力被无边地气分解,一时间倒没受什么伤害。就是所在地层方圆、上下数里,如煮沸汤,几乎要变成了岩浆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,在对方强绝的感应之下,就算是通过一次转,也没有彻底抹消痕迹,那浩瀚之力竟是捕捉到了烟箭来时的轨迹,如咆哮之龙,昂声上冲。

    刚有所缓解的承启天,再一次激烈动荡,眼看就崩不住劲了。此时云楼树空间与之几已不分彼此,也受到冲击,连带着云楼树,都嘎嘎吱吱乱响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