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三际具现 地底七日(四)

    宝蕴那边有变化,反观死魔,也是一样。▏飞㊣ www.fèisuzw.com▏

    吸收了那黑烟之后,死魔初时更如罗刹恶鬼一般,本就有丈二的巨躯,竟然又猛拔起五尺,可随着它显化的身躯深处,镇压的符箓亮起,某种奇妙的力量在作用,其身形竟然又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从近两丈的高度,一路降下,到了一丈二三还不罢休,继续往下缩,到最后身高不过四尺,狰狞的面目也显得滑稽许多。

    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死魔此时不显凶残,也不是恭顺,而是将所有的神情尽都收敛,看起来颇有些木然。其死气运化,却愈发地激烈,偏又能收束得当,有如黑夜的潮水,不见其形,却不能忽略它的压力。

    就是余慈将其牢牢掌控,细细观之,也无法彻底明确其运化的玄妙,只因一旦观照,其就生变化,便如真正的死亡一般,分明存在,却又无法捉摸,这就有点儿意思了。

    余慈心念难以再行分化,也不再强求,干脆换一个思路,不让死魔维持这状态,让它反向膨胀,一路长到一丈七八,像小山一般,恢复到之前凶神恶煞的状态,但给余慈的感觉,反而不如其木然的时候来得沉重压抑。

    从,余慈见知一些端倪:遮莫是内魔外魔的变化?

    修行所遇魔染,分为内外两种,其当以内魔最是厉害,玄门所言十魔,亦即十魔内禁所涉及的那些;释教所言五蕴魔、烦恼魔、业魔等等,都属此类。

    而域外天魔、精魅妖鬼之属,则是外魔。

    理论上讲,一切外魔都要通过内魔才能达到最大的杀伤,比如精魅之怨魂厉鬼,若碰到阳气充沛,身强体壮之辈,就根本没法下手,相反,任何不起眼的的内魔,都可能招引来更大的劫数,制造出“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”的效果。

    外魔最厉害的域外天魔,最令人忧惧者,莫过于能“无生有”,就算目标本无魔染,也可千方百计地诱发,再借此一举攻破。但归根结底,还是要通过内魔发挥力量。

    像余慈这种情况,死魔原是内魔之属,将其提拿出来,看着威风凛凛,其实破坏力已经下降许多,如果只将其视为寻常魔物,又有什么价值可言?

    然而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,此手段也是按着由内而外,再由外而内的流程进行,这么来回折腾,看着全无意义,其实里面的意义大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说,余慈可以对已经受死魔所扰的人身上取来死魔,再送到那些并无死魔之忧的人身上去,能不能使以前受死魔所扰的人得以缓解,还不知道,但让原本没有死魔之患的人,也受此劫难,看上去倒是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这就是掌握他人的生死,毫无疑问,这是一种神通,一种新得来的神通。

    修士度劫,也是体悟天地法则运行至理的良机,故而早有一说,即:大劫有大神通,小劫有小神通。就是说,当修士度过一次天地劫数,只要能过得去,就能增加一门神通,神通的威力,视其所经劫数的大小而定。

    当然,这要加上一个前提,那是劫修的事儿。余慈刚刚迈入步虚境界,又是怎么凑上的热闹?

    思来想去,还是与前面一串的天劫有些关联。

    所谓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”,天地法则总要维持一个大概的平衡,余慈前后有死魔之劫、虚空之劫、又被扯入天,好好消受了一番给妖树魔种准备的劫数,明显是超标了,故而收获也超乎寻常。

    观此神通的消耗,竟然与他请动平等天等几大神通的消耗差相仿佛,比那些符法神通,还要高出许多,还好,从寄元魂玉那边传输过来的先天元气,依旧源源不断,余慈的精神头也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阳神如干,心念如枝,两边分化的心念,都在进行了不得的事项,消耗肯定是有的,这时有一个稳固的根基,则是两边受益。

    看着跪伏在承启天的死魔,明知是自己召伏出来,但有这些时日的死魔劫数攻打,不免就有些碍眼,维持它也要持续损耗先天元气的,该如何处置,还是个难题。

    正动着脑筋,那边红光照映,宝蕴脚不沾地,飘然而来,到了法坛之前。通透的红光似乎可以照彻她光赤身姿上每一道纹理,细腻如玉,氤氲如烟。

    虚生老道忙转过脸去,远在地层之下的余慈则很是好奇,现在宝蕴和姹女阴魔的较力,明显是宝蕴占上风,只不过冲突导致宝蕴的性格愈发地难以捉摸,也就是余慈掌握她体内的生死玄机,才能把住一点儿脉络。

    “你想……要它?”

    宝蕴明确的指向倒是不难理解,可这其的关节,就让余慈糊涂了。

    只是宝蕴可不是他的手下,甚至可以使点儿小性儿——根本不管余慈是什么想法,转身飞起,轻飘飘落在巨大化的死魔肩上,就那么坐下。

    她身姿娇小,保持这个姿势,上身刚与死魔的头颅平齐,纤细的双腿垂落,足尖也只达到死魔胸口上方,美人恶鬼.交映,画面冲击力极强。

    死魔有些抗拒,但余慈心念加持,就让它老实了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余慈报着纵容的态度,看宝蕴怎么做。

    只见她素手在死魔头顶一拍,在死魔无条件的顺从之下,拔取一道黑气,自身红光掺入,不知怎么运化的,竟变成一团灰蒙蒙的烟气,然后就这么一投,化为一道烟箭,扔下了承启天。

    那烟箭去势太快,余慈一怔的功夫,已经穿透黑暴,打入地层,观其目标,分明就是在那边入定的陆素华。

    乖乖个不得了……余慈这才想起,宝蕴和陆素华的不共戴天之仇,这个他理解,可眼下时机完全不对啊!

    此时余慈所化的天蝉幼虫已经到了照神铜鉴附近,见势不好,干脆驱动照神铜鉴,放出一道青光,半空截击,将烟箭收纳。

    承启天上,宝蕴再次移目法坛,面色不善,余慈心又一动,回她个稍安勿躁的讯息,却是捕捉到陆素华那边的魔种所在,将烟箭所蕴的力量,循着照神铜鉴与其的联系通道,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以此为转,依旧是原有已遭暴露的联系,不会透露更多的线索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