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三际具现 地底七日(三)

    余慈盯着寄元魂玉的变化,很快发觉,那其气机跃动,依稀符合某种节奏。┏飞___?_www.feisuzw.com ┓脑子一转就想到,那不正是魔种传回来的,来自于陆素华神魂处的动荡——两边是有联系的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就能认为,陆青还在?

    一念至此,余慈就想仔细探察,可如今他心念已经是分无可分,泛泛看着还好,一旦再有分化,羽化真意就有不稳,只好让虚生帮忙。

    老道战力不足,在承启天正没事做,听到余慈召唤,自是飞快赶来。依着余慈所言,小心翼翼上前,伸手去碰,哪知金光一闪,转眼被弹飞。

    其实这么形容有点儿夸张,金光还没有这份力量,只是虚生知道这块勾玉的来历,感觉到其有排斥之意,怕有所损坏,顺势远离,寄魂元玉也没有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老道毕竟是碰到了一点儿,就很奇怪,向余慈道:“主上,这里似乎往玉注入什么东西似的。”

    按照他的形容,这块勾玉,就像是一个水潭,下面连通着泉眼,此时正有“泉水”不停地往上冒,一块勾玉又能有多大,自是很快溢出。

    显化在外,就是层层金光,铺陈而出,很快连勾玉的本体都要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余慈还准备再检查一番,可这时,他心神微动,承启天有剑气无形,一闪而入,却是铁阑到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,影鬼在双盘城有一番计较,只是被余慈拎来帮忙,许多事情都停滞下来,后来见不是办法,便让铁阑先去处置。本是想着双盘、无拓两城相距不远,无拓城又有羽清玄坐镇,就是有什么冲突,铁阑也是旦夕可至。

    盘算很好,却抵不住这一场灾劫到来的度。

    看铁阑到此的时机,想必是战事一起,就由影鬼召来,但时间紧迫,还是晚了。当然,现在来了也不错,至少余慈手里的牌面就好看了许多,更易腾挪。

    余慈就先让铁阑将之前星散的重器门修士找到,让他们带着朱英离去,解决后顾之忧,这没有花什么力气和时间,可就在这段间隙,寄元魂玉“水满则溢”,金光“淹”了云楼树空间,甚至洒向了承启天。

    此时的承启天,完全在七星天衣的灵光笼罩之下,金光溢出,也要被灵光刷上一刷。谁也没有想到,灵光在上面一扫,忽有热流透入,一下子就与半成阳神浑化了。

    余慈呆了呆,七星天衣却是一下子找到了目标,循着本能,七星悬照,放出灵光之,只在那层层金光之穿行,余慈半成阳神之上,如水汽蒸腾,热汤浇身,初时昏昏然,可待一定阶段之后,蓦地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然后余慈就明白了:好精纯的先天元气!

    这其间甚至是省略了七星天衣精粹提炼的环节,可以说七星天衣只是起到了一个介质的作用,层层金光几乎完全不需要转化,本身就是最精纯不过的先天元气,注入他体内。

    哪儿来的?

    自然只可能是从陆素华身上来。可没等余慈弄明白这里的关窍,勾玉上溢出的金光,又来了一次惊人的喷发。那块勾玉,血丝已连绵成片,将整块玉石都变成了血色,里面的“泉眼”,倒像是和“海眼”接上了,金光无休无止地涌出来,甚至都形成了浪潮式的冲击。

    七星天衣在此起到了“引水渠”的作用,将其源源不断地引入半成阳神之。

    余慈越吸取越是心悸,若将他之前的情况比作漏水的池子,进出勉强平衡,那么现在,“漏水”依旧存在,但注入的水量却是激增,不过数息时间,就摆脱了在红线上挣扎的窘状。

    三十年,半甲子!

    这些数量的先天元气注入进来,别的且不说,对仍在挣扎的死魔劫数而言,完完全全就是灭顶之灾!

    在余慈已经登入步虚境界的此刻,万千死魔全靠着之前尚算得险恶的局面垂死挣扎,而当余慈根基稳固,短时间内再无寿元之虑,就等于是反过来刨除了死魔的根基。

    死魔劫数,就此彻底终结。

    宝蕴红影飞动,将最后一个死魔扫灭,停下身,妖异的红瞳扫视,余慈正要有所回应,忽地心神触动,似乎把握住了什么脉络,心有个冲动,让他顺着一揪!

    已经快要堆积到四十年水准先天元气,蹭地下挫了一截,起码**年的量就没了。

    承启天一声暴吼,一头狰狞魔物凭空化现,身高足有丈二,肤色青灰,颅顶起伏,如恶鬼之貌,张牙舞爪,气势慑人,更重要的是它内外死气如流,盘绕不休,竟然又是一头死魔。

    余慈一惊,却又很快把握住了里面的关窍,心念同动,那死魔体内,一道镇压符箓显化,那死魔巨大的身躯当即冲着法坛的方向跪下,十分恭顺。

    驱伏死魔?

    这个能耐,余慈以前也有,但那是压伏本身的死魔,而这个是凭空化现……也不对!

    余慈心念一转,看到屠灵狱几个受禁锢的人影,忽然醒悟,死魔并非无源自生,而是从它们身上得来。

    这又有什么区别?他是能唤出死魔,可这些人是受他控制,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,没有什么说服力。

    他就将心念转向了宝蕴,这一位可比当初要桀骜多了,当下生出感应,红光层染,有些抗拒。余慈心一凛,但宝蕴终究没有杀过来,而红光之,分出一线黑气,转眼投到死魔身上。

    那死魔仰天又一声狂吼,身躯胖大一圈,气势激增,滔滔死气起码提升了一倍,有点儿不服管束的意思,可体内符箓束结,立马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余慈不再管它,只看宝蕴。

    却见那边红瞳之,也有些疑惑,然后竟是向法坛这边勾了勾手,余慈会意,又动心念,先天元气的存量又下降一截,可也在迅补充,而那边宝蕴光赤的身躯上,当即腾起了一片浅黑雾气,里面隐有魔影,相貌狰狞。

    这边死魔连声嚎叫,余慈给它一个准许的意念,死魔便是张口一吸,黑烟被强抽过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对比强烈,宝蕴身外红光更显妖艳瑰丽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