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三际具现 地底七日(二)

    既然说要适应,现在余慈就很不习惯,任是谁从昂藏八尺男儿,缩到不过一寸来长的爬虫,都会感到难受。【 飞****】不过随着时间流逝,余慈渐渐从内向外,移转注意力,外面的变化不如肉身剧烈,但其实更具玄妙。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地气充斥四周,这本是很熟悉的感觉,但分出来的一缕心念合于羽化真意,却让一切都变得不同。

    余慈从地气,感觉到了细致入微的变化,澄净的、污秽的、暗沉的、跃动的,种种异气混杂在一起,彼此作用,竟然有星星点点的纯粹生机孕育其。

    羽化真意便寻觅那生机,主动融入这复杂环境,先与之浑化,在此过程,像是有着磁力,收拢生机,为本身的羽化作准备。

    了解了里面的流程,余慈就放下心来,确实已经入了正轨,再糟糕也不可能糟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与地气浑化,不可避免要受到它芜杂而厚重的感觉影响,尤其是气机变化极其微妙而频繁,一直保持清醒感应的话,压力极大,心志吃不消,况且这只是一缕分神,承受力更弱,真不如好好睡一觉,就是不知道,这一觉便是多少年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他还不能睡,还有一些事情,必须要收尾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陆素华是怎么回事,突然就进入了某种入定的状态,对外界的感应非常之迟钝,这时机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余慈慢慢爬行,进入河道,当然,是在河床之下。为了合于羽化真意,他不能离开地层环境,以免打断这一过程。但感应则可以放诸四方,而经过无所不在的地气传输,范围反而比先前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,照神铜鉴丢了。这很正常,宝镜本是放在他袖,变成小虫后,无论如何都没法携带,被剑气一冲,就掉进了河里,还被陆素华发现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余慈还是决定,暂时不管照神铜鉴,因为他知道陆素华是怎么来的,他放出的魔种,一方面是神魂力量所化,另一方面也是照神铜鉴的根底。如今他心神一部分化入星轨,一部分合于羽化真意,都避开了陆素华的感应,若还顶着宝镜,就等于是在黑夜里点火,早晚都要被逮住。

    他到是还有点儿应对之法,但还有更要紧的事情等他去做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在河床地层游动,顺河道前行约十余里,他找到了朱英。这个女人为他挡了陆素华那一剑,幸好未触正锋,又有羽清玄手制的甲胄护身,现无性命之忧,但已经重伤昏迷,沉在河床下,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余慈发力,朱英所在的那片河床区域无声下陷,将其沉入土层这。

    一动手余慈就发现,他现在操控地气得心应手,在朱英沉下的同时,可以变动地层结构,使之如在水,不构成阻碍,就这样往下游游出数百里,同时引气滋润其身体,控制伤情。

    这一过程,那颗神意星芒开始传回信息,由于等阶差距,捕捉的信息很有限,可是强烈的神魂动荡是瞒不过人的,也确证了陆素华确确实实无暇旁顾。

    余慈想了一想,就近寻了一处较为偏僻的灵穴,将朱英安置下来,接连打下天河祈禳咒和隐沦飞霄符,助其疗伤,更重要是隐匿气息,然后断然折返。

    如果能做到的话,照神铜鉴还是收回最好,安排了朱英之后,就了结了一桩心事,他能够更心无旁骛地应对。

    回去上游的时候,他也在关注承启天。

    余慈心神化入星轨,又有分神与羽化真意相合,虽然不是明着增长寿元,终究是稳住了根基,此时诸天星力投下,带起的至粹玄真已变得稀少,但余慈及时发动玉宸启灵开天地.门法,保持了至粹玄真的供应,随着局面稳定,根基愈发厚重。

    又因为余慈突破驻形关,死魔再难像以前一般无休无止,被宝蕴挟姹女阴魔神通扫荡,几乎被斩杀一空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因为前面的伤害,承启天却是到了崩溃边缘,必须要修补才成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只能用余慈的虚空神通,问题是以现在至粹玄真的汲取度,一旦用上,先天元气就是入不敷出。

    这时,就看出早一步移栽云楼树的好处。

    影鬼说过,云楼树是独辟虚空最合适的“大梁”,之前承启天没有崩溃,除了玉神洞灵篆印的镇压之外,云楼树也起了很大作用,而现在,它另一项本事也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如今承启天位于碧落天域,这是除了九天外域以外,云楼树最喜爱的成长环境,在此它可以吸收相对纯粹的天地元气,甚至能够直接吸取太阳真火,作为养份。

    而余慈放出的玉宸启灵开天地.门法,自九天之上,收落日月星三光精气,对云楼树而言,正是大补之物,此时它根须张开,在破损的承启天若隐若现,有点儿抢夺的架势。

    目前承启天只由余慈留下的本能控制,自然就分给它一些,而这也不是浪费,因为其自辟的空间,已经与承启天联系在一起,它做的就不仅仅是滋润自身,也对承启天有所养护。

    虽然是慢了点儿,但比虚空神通的消耗,还是要强出太多。

    这也进一步加深了两处虚空的融合,目前云楼树空间已经能够在承启天偶尔显化,说不定什么时候,里面收藏的东西就可能一股脑儿地倾倒出来。

    余慈就想着,回头让虚生老道去做个屋舍之类的形式,以为区分,在这种情况下,云楼树空间里的变化,就更容易察知。

    一处比较显眼的位置,有光芒透出来,那是陆青前日才交到他手里的寄元魂玉。

    余慈立刻提起了心思,陆青曾经讲过,一旦她魔化,寄元魂玉会有反应,只是之前一段时间,余慈自顾不暇,也不知道究竟如何,现在就显得很清晰了。

    寄元魂玉确实在变,上面血丝变得愈发刺眼,放出的却是一层薄薄的金光。

    光照之处,微有暖意,分明蕴着力量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用了多年的极点五笔突然出问题,词库不知为啥没了,好一阵折腾……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