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三际具现 地底七日(一)

    陆素华用奇妙的眼神打量眼前人影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沉默,正如陆青所说,它不做无意义的事,只是默默摆开了拳架,由于是在陆素华的神魂层面,也没有什么惊人的场面,然而那仿佛飞来十万大山的磅礴拳意,自初始之时,便不可思议地再度攀升,似要横贯大地,以巍然之力,掌控一切元气流动变化。▏飞㊣ www.fèisuzw.com▏

    定元锤。

    陆素华神魂动荡,意念最终回归辽阔的识海。

    她已无法再顾及外间的一切,她收敛心神,识海之,阳神便如同跃出海面的太阳,万丈金光,无所不至,与之相抗衡。

    两边在冲撞,但同时又有绝大的吸力孕育,冲撞之力越强,反而越是纠缠得厉害,广阔无边的识海掀起了滔天巨浪,翻涌起来的当然不是潮水,而是有生以来,一切的记忆、情绪、感悟,形成了遮天蔽日的水雾,交织融会,难分彼此。

    就在这交缠之,陆素华能够感觉到,对面的定元锤,正以其巍然之势,生就绝大引力,将识海的信息聚拢到那边去,以定元之力,执掌一切,夺取仍在她手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定元锤是陆沉所创拳法,最根本的基石。

    定者,万象之终;元者,一元之始。此拳意是将纷繁复杂的天地生机元气,完全纳入掌控,既有毁杀万物之威煞,又能开启流变之源头,可说是掌控局面的不二法门。

    这感觉真熟悉啊。

    对面的磅礴拳意依旧在攀升,便像是永无止境,什么步虚境界,早在摆出拳架之时,就一步跨过,如今早在真人境界,仍旧一路攀升,轻车熟路,并无丝毫滞碍。

    在直接的对抗,陆素华已经处于劣势,这恰好是与之前的情况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这不像是对陆青那般,差距犹如天堑。此次双方的层次没有本质的差别,只是在心法上逊了一筹。

    但陆素华同样有她的优势,在真人境界浸淫多年,固然一直有陆青这个破绽,但瑕瑜互见,明显的瑕疵反而是一个极好的参照,使得陆素华在阳神之明透纯粹上,几乎达到了尽善尽美的地步。

    识海之上,陆素华的意念正如艳阳之光,无所不至,就是定元拳意,也无法遮蔽,每一个角落,都响起她的声音: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谁。”

    全天下人都知道,东华宫只有一位少宫主,就是陆素华,但只有宫最核心的几人才知道,陆素华自出生之日起,就具备两种人格,彼此争斗,打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就常理而言,几乎可断定她大道无望。

    修士修到长生关前,进一步就是真人境界,寿纪无穷。引得天妒劫数轮番打下,稍有一点儿破绽,也难以冲关存活,像陆青和陆素华这种情况,两种人格意识彼此攻杀,就算修炼天魔裂魂化身,但在天劫之下,也是破绽处处,如何破关成就真人?

    事实上,在此之前,两个人格谁都没有准备。只在一次激战交锋之时,双双感悟,在陆沉、黄泉夫人都不在场的情况下,稀里糊涂破关成功,本体化身便如初生时一般,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算起,大约有十年时间,就是昭阳女仙的全盛时期,倾东海、战外域,几乎是所向披靡,但对陆素华来说,那是一生里最黑暗的日子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段时间里,她和陆青从原本互有胜负的状态,一下子拉开了巨大的差距。那十年,她根本就是被“囚禁”着,只能眼睁睁看着陆青驭使三元锤,纵横天下,闯下好大名声,自己则被压制在识海一隅,如一叶扁舟在巨浪挣扎,随时都有破碎之厄。

    挣扎了整整十年,她才抓住机会,寻找到立身之基,做出突破,一步步地扳回局面,最终在争夺战后来居上,将陆青驱逐出去。整个过程,艰苦卓绝,已经穷尽了陆素华所有的潜力,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没有去穷究胜利之后的种种因素,可是……

    难道你们就认为,我应该自以为是一辈子?

    三元锤……陆青精擅的从来都不是拳法,一直缠绕在她心头的阴影,如今可以彻底确证了。

    一念既明,陆素华的心神却是愈发地晶莹剔透,以至于阳神金光照彻识海,不管多么深远的层次,都照得通透,没有任何死角。这不只是她所经历的,还包括陆青,包括对面那一位。

    像定元锤那样,聚拢一切是掌控;像她这样,明晰一切,难道就不是掌控了?

    “该怎么称呼你呢,或者说,我们的影子?妹妹?女儿?还是别的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在陆素华明见一切掌控力之下,对方那位的“一生”,如流水般走过,没有半点儿遗漏。

    人身总是有一种自我补偿的机制,在陆青和陆素华两个人格争夺主控权的时候,出于对这种分裂态势的补偿,或者是“反动”,在她们之外,不知不觉产生了一个趋向圆满的新意识。

    这意识最初也仅是单纯的趋向而已,没有什么别的情绪,其存在的意义,就是整合两个分裂人格,而这是陆素华她们潜意识的想法,是她们对圆满的向往和追求,客观存在,不可抹杀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其实很普遍,每个人都有类似的意识存在,能够在激动或是昏沉彰显,与其本身的性格往往是截然相反,非是陆素华所独有。

    可她修炼的,毕竟是天魔裂魂化身,这一魔门秘法的影响,超乎想象地深远,在长年累月,供给那新意识以养份,而陆青和陆素华长年角力,也是此意识学习、权衡的过程,渐渐地独立,并稳固根基。

    仅是这样,仍无法对陆青、陆素华造成威胁,可这个时候,她们双双顿悟,成就真人。破关度劫之际,两个意识浑融无间,就像还丹巅峰了悟自身极限,同样生就圆满真意,但层次又远远过之,是谓阳神大成。

    问题是,破关之后,双方意识本能对立,与阳神所蕴圆满真意大相径庭,倒是深藏在她们意识阴影的那个新意识,因其本能趋向,与之最是契合,受圆满真意的催化,得了最大的好处,最终成就。

    但这个新意识并没有立刻独立,而是与当时较为强势的陆青相融,大约是淡漠的性情有几分契合吧,双方结合紧密,将陆素华压得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维持这样也就罢了,可这个趋势明显不对。

    修士修炼,到了一定境界,功夫修到了元神上,当以阴神主日常之法,以阳神主超然之力,在阳神大成之后,再契合归一。而阳神不具备实际的人格,就像是完全透明的外膜,不会压制修士的本来意识,也就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可在陆素华身上,得了圆满真意的新意识,很大程度上,已经占据了大成阳神的位置,这就造成了一个后果:即超然之神性,覆盖了日常之人性,一旦任其掌控全局,很有可能直接化入天道,承接天地法则意志,对修士本人来说,这就是自我毁灭之途。

    所以,陆沉断然出手,压制该意识的成长,恰逢其时,被锁在识海一角的陆素华,也凭着超乎寻常的坚韧狠劲儿,重新站住脚跟,几方面因素加在一起,原本如日天的陆青一方,全面败退,最终被分化出来,作为婢仆,苟且偷生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讲,陆青是一个牺牲品,正因为如此,为了补偿和保护,陆沉将她安排在北荒。

    直至今日,陆青解开了那意识的封印,将那可说是二者心腹大患的东西摆上前台。

    用老爹留在碑上的拳意当钥匙……

    细究这些事情看似没有意义,却能让陆素华的意念更为明透。来龙去脉尽在掌握,就算识海大半落入对方手,她心反而愈发笃定。

    陆青放出对面的那位夺取控制权,说白了,就是想拉着她一块儿死掉。

    “可笑!你受圆满真意影响,比我要多得多,又有父亲赐下的北荒诸多资源,若真的奋起直追,锻炼心神,未尝不可能反制,可你却轻轻巧巧地错过了。你在逆境,失了重来的勇气;我在顺境,仍有进取拼搏之心……胜败早已分晓!”

    陆青的做法,是要回到过去的状态,不可避免地就用到了以前的目光,却忘记了这些年来,她可以进步、可以准备,和当年完全不能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她现在就感叹,这些年做的准备,总算能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阳神金光忽然收敛,与之同时,她也摆出一个拳架,对着识海另一端的人影微笑:“来吧,我还给你留了一个位置!”

    轰声巨响,识海摇动,最终的争夺战就此打响。

    可在旁人看来,陆素华只是在发呆,漫溢的地下河水打湿了她的袍角,她也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在她身前,被虹影剑正锋直接命的地层之下,至少三十里以下的位置,余慈正在适应他的新身体,在地层爬行,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