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星轨通天 乌蝉隐没(五)

    驭剑之术,不外乎附魂、导意、应机三种,像虹影剑这般飞动千里,必是应机而发,循气机感应而至,最是玄妙,但也对感应的敏锐准确最是看重。▁飞㊣(╯▽╰) www.fЁisuzw.co?▁

    一剑已到百里开外,剑势将发未发之时,能够代表余慈最本质存在的心神化入星轨,远蹈星空深处,这比什么遁术都厉害,若是换了附魂、导意之法,也还好些,如今则是没了目标,感应错乱,一下子就彻底迷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以余慈的修为,有魔种这把柄落于人手,还能逃脱锁定——陆素华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,以至于虹影剑险些就迷失在云气。

    远方,陆素华眸光凝定,转瞬之间调匀气机,剑势一转,直落千丈,余慈的感应有两处,一处已去,另一个可还在,但是也在迅的变化之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难道是对她的杀意生出感应,展开了什么辟劫之法?

    陆素华决不允许连续出现两次失误,剑光落下,直如百丈长虹,接天入地,厚厚地层,在剑气之前,如水波开裂,竟不能形成半点儿阻碍。

    剑气临近,白莲自然有所感应,可在她身边,余慈似乎也在进行着一次惊人的改变,她眉尖蹙起,首次觉得自己的判断有些问题。一个迟疑,上面竟又生变。

    一道烟气,从地层间腾起,正在剑光之前,与之撞击,同时,地面黑暴之,有人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厚重的地层都没有达到阻挡剑光的效果,但这层烟气竟比那土石之属还要强韧,就算是在剑光之前,也只是支撑了十分之一息的短暂时间便自崩散,可其烟气层次出奇地繁多,一层散去,又一层复起,顷刻之间,就是近两百层叠加上去。

    这层层烟气也并非是直挡剑势正锋,而是以精妙的卸力手法,挫消锋芒,意图引偏剑势,而且不断放出干扰的信息。

    千里距离,并不能阻挡陆素华的感应,尤其是以前还见过面,她长眸冷然,唇角却是微勾:“好尼姑!”

    从前此人便和余慈合流,还有那五岳元灵,生生从她手上逃过一回,如今合该又撞回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出手的,竟是妙相。

    渡口处,以白莲的心志,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彻底给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她知道妙相与陆素华有仇怨,却没料到,这位一向成熟冷静的前飞魂城主母,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对抗,如此截击,除了能拖后对九烟的伤害时间,还能有什么作用?

    又或是通过这种“愚蠢”的方式,胁迫白莲出手相助?

    白莲想到了这一层,但也不能坐视,妙相所修炼的天人法身,是菩萨和罗刹鬼王参悟出的一个紧要法门,尤其是飞天之相,一来承接佛门天龙八部之修持,二来旁通香阴幻术,是两位大能推演出来的,最容易结合双方精妙奥义的修行之途。

    自此法门创立近百年来,因其修行不易,虽然多方筹谋,教也无人能修出成效,没想到由妙相这个“外人”在无意间修成,故而,妙相也就成为了极重要的实例和研究对象,白莲自然能理解其重要性。

    她低叹一声,蓦地化光而走,转眼破开地层,追索而上。临去前,她倒也没忘了向朱英提醒一声:“还不快逃?”

    虹影剑的剑气虽受烟障抵挡,但既然已经到了头顶,不过数十里的土层根本无法遮掩,朱英亦有所觉,见白莲这样神通惊人的修士也如此说法,当机立断,下令道:“走!”

    旁边那些根本帮不忙的重器门修士四散,朱英断后,她还想扶起余慈,可一触碰便知道,余慈绝不能动,否则直接就要抖散了架。

    她一时无法,僵了下来,又抿住嘴唇,此时,白莲遥遥放出一道青光,当空一扫,竟将妙相摄了进去,以优势修为强行压制,使之昏昏沉沉,不辨东西,随后飞遁而走,根本就不和陆素华照面。

    不提白莲的态度,没了妙相的阻碍,虹影剑直落而下,相距尚有数十里,土层已经开裂,辟出一条直达渡口的甬道。啸音从传出,由远而近,像是一线潮水,从天地相接处而来,转眼扑到眼前,就是排空巨浪。

    朱英身形微颤,却站得很稳,她身上甲胄闪亮起层层符纹,两柄标枪已在手,一先一后甩出,嗡嗡电芒,形成了不断膨胀的闪电之,要封住那甬道出口。

    但很不幸,这就是螳壁挡车。

    闪电之一个严重的扭曲,就再没有恢复的机会,电光星散,被阻碍了短暂时间的虹影剑更爆出强劲的剑压,只是接触到最初的震荡,朱英便给轰得双脚离地,身不由己后飞,直撞入地下暗河。

    甲胄上的电光在水滋啦啦响了几下,终至缈无声息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交迸,就算是层次天差地别,终究还有一点儿反作用力,渡口边上的地面,就给犁出了道道深沟,卷飞了大片土石,一片狼籍。

    虹影剑这才从上方地层穿出,剑意杀机的锋锐前端,始终锁定了余慈气机所在,剑光乍现,便是斩下!

    “哧”地一声长音,渡口直接给斩了个稀巴烂,方圆十里稍微有点儿棱角的物事,都被绞碎,这只是剑气余波而已,其锋芒则完全由锁定的那一位消受。

    就是同样的长生真人,躺在那里让这一剑落在身上,也能给斩成两段,何况余慈?

    然而事情就是这么诡异,在剑芒已经要穿透目标的前一瞬间,陆素华的感应再次错乱,虽然剑光已经斩下,方圆十里,步虚以下的修士,几乎不可能存活,可她就是有一种感觉:

    又偏了!

    第一次是意外,第二次又是什么?

    虹影剑嗡地一声插入地层,剑压所及,不远处的河水都给排分开来,溢出了河道,倒是将一片狼籍的渡口冲刷了一遍。虹影剑就在这片滩涂之上,静静等自家主人到来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,陆素华亲身赶至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并不好,不但感应又出了问题,前头还走了妙相,让她觉得,自从并入陆青之后,运道似乎有些不顺。

    这微妙感应,让她生出些戒慎之意。

    虹影剑锵锒一声,化为一道精芒,收入陆素华袖。陆素华则将目光扫视,河水冲刷,也带不走某些痕迹,比如曾驻留在此地的各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眼睛微瞑又睁,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,陆素华已经将这些信息分门别类,可是她没有从里面查找出有价值的目标。

    她只能隐约感觉到,这儿似乎有一个了不得的人物驻留,却是水过无痕,没有留下任何可供追索的信息。也就是那位,在虹影剑前将妙相摄走了吧,虽是藏头露尾,但看来也不像是要和她明面作对。

    将此事先放在一边,陆素华还是更想知道,余慈的气息凭什么接连两次,莫名消失,躲过一剑穿心的下场——刚刚她已察验了虹影剑,此剑并未见血杀生。

    在渡口找不到线索,陆素华就重新检验魔种,这一验还真有效果,她忽生感应:

    河里吗?

    目光到处,河水开裂,露出河床,那里有一道青光放出,看去纯净如水,竟是一面铜镜。陆素华虽没见过实物,但还是一眼将其辨认出来:

    照神铜鉴?

    余慈拥有照神铜鉴的消息,已经流传颇广了,只是镜子在此,人呢?

    正要将镜子摄来,她心头又一动,气机与宝镜接触,竟是触发了魔种上的某个机关,一幅幅画面突兀出现,盘绕心头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陆素华很快看到,画面竟是出现了余慈的身影,且是很古怪地坐在一具四轮车上,由陆青推着,在一处繁华坊市游荡。

    这是陆青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留着一手?”

    陆素华本不待细看,直接抹掉,不给陆青可趁之机。然而接下来的情景,让她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这时陆青和余慈来到一处地摊前,见了一块残碑。残碑阴面朝上,篆刻“鬼夜”二字。

    鬼夜碑?陆素华心念微颤,不是因“鬼夜”等碑,而是存留在残碑之上,几乎将其贯穿的损毁处。

    所谓的损毁处,分明是一个清晰的拳印。

    拳印似有着魔力,让陆素华一时挪不开眼,她知道有问题,可未等她有效反应,她忽在拳印,见到一对眸子。

    在眼神交错的刹那,陆素华有些恍惚的心神一下子清醒,她非常不喜欢这对眼睛,那里面没有太多情绪,但又确实存在着,只是显得冷漠。

    陆青!

    这是陆青的眼睛。

    陆素华眸光如刀,与之对视。同时她想用绝对的优势,将这令人不快的眼神碾碎,但就这在这时候,对面传来了清晰的意念:

    “我余慈有约,不论成败,不会危及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能舍得下脸,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又何曾对你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素华盯死了那对眼眸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有些明白,否则何必重新学拳?你我都是父母所生,谁存谁亡,总还有些余地。那一位不同,它不同!但它不会像一样,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青!”

    陆素华厉喝一声,阳神金光四射,映得躯体通透,但已是迟了,拳痕的眸子,其所有的情绪,包括冷漠之类,尽都消去,只剩下如深潭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流动的画面,还有画面的石碑齐齐破碎,“陆青”从碎片走出来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