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星轨通天 乌蝉隐没(四)

    半成阳神伸手,在虚空一招,法坛上那柄一直充做法器的七星剑飞起,落入掌心,随即出鞘,剑上七星逐一灭去,剑身也变得透明,稍一挥动,剑芒吞吐,已是见光不见影。||||www'feisuzw'com │

    而在暗处,久违的太初无形剑也已飞起,完全融入虚空,随时会迸出杀机。

    余慈目光就指向姹女阴魔,看那熟悉又陌生的曼妙法身,尽可能地将宝蕴的形象抹去,就战决好了……

    剑尖方要前指,却看到对面,那女体忽地弯下腰去,伸手捂住嘴,似要呕出什么东西,当然,它做不到,可这是一个无比人性化的动作。

    余慈手的剑再斩不下去,

    他一怔又一喜,可当神意在承启天一转,发现已经少了某个目标,这才真正领悟到这里面的含义,他厉喝一声:

    “虚生!”

    虚生老道从十二玉楼天外音响起之时,就是心神恍惚,被喝声惊醒,一下子跳起身来,直接滚下法坛,直接跪伏下去,他知道余慈在问什么,所指的定是万全无疑。虚生老道自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,可简简单单一件事,想要说明白,还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他该怎么表达,万全只被姹女阴魔“看”了一眼,就没了?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非常微妙、紧张,毫无疑问,在天开裂,天劫之力退潮的此刻,天地法则意志没能再保持对姹女阴魔的绝对控制。

    这里面,姹女阴魔的意识和宝蕴的意识纷纷复萌,而在无意间“吞噬”了万全之后,强烈的悔意冲击,使得宝蕴的意识变得分外强烈而尖锐,也一时间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但这种“上风”,未必就能持久存在,情绪冲突的高峰之后,紧随而至的低谷,将会决定存亡。

    余慈不可能等这结果出来,幸好,他有介入的渠道。

    神意星芒还嵌在姹女阴魔体内,对方更凭借此物,控制了他放出去的天魔殿,只是受天地法则意志的影响,都受到压制,如今天崩溃,这些联系就重新明晰。

    宝蕴的情绪像是狂暴的漩涡,拥有绞杀一切的力量,可通过神意星芒的渠道,余慈能够直接与她展开“对话”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再迂回了,余慈直接将心念打入:“听我的!”

    也不管宝蕴还能不能理解,然后,他接连放出两枚符箓——追复生魂定星咒,以及延生度厄本星咒。

    这两个贯通生死玄机的符箓,只在最初时有些凝滞,然后就一突而入,再无阻碍。

    情之一物,往往就是区别辨识生灵的最根本印记,余慈不会放错,姹女阴魔也不会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虚空似乎响起了姹女阴魔那初生灵识的怒啸,又或者是天地法则意志的雷鸣,但宝蕴总算还存着一线理智,牢牢抓住了这两个符箓,将自家的生死玄机附上。

    然后,她抬起头,仍捂着嘴,眼神依旧有着迷茫,可那已经是只属于宝蕴的迷茫。

    余慈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她,莫名地笑了一下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余慈清楚地知道,符箓与心法最大的差别在于,心法效用一般仅作用于自身,符箓同时可以作用于外,但符箓又是有时效的,除了像天垣本命金符这样,磨化种子真符,符法心法水乳.交融,但也仅在自己身上有长效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余慈帮助宝蕴,也仅是一时,之后的路,要由她自己去走,与姹女阴魔原始本能的争战,还相当漫长。

    暂时也只能做到这些了,余慈不再管宝蕴那边,扭头望向又形成潮水之势的无边死魔,其声势依旧了得,但此时的余慈,忽然就想送它们一句话:“如土鸡瓦狗尔!”

    失去了姹女阴魔的支点,天地法则意志的影响,再度退潮,这一下子又削减至少一半的压力。

    半成阳神金光四射,先天元阳,对万千死魔已经是致命,这里又以剑意集束,更是当者披靡。金光到处,就是大片的空白,更有心炼法火自平等天烧下,遍及平等、星辰、承启诸天,又一路烧下人间界,直抵屠灵狱,烧穿烧透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不需要消耗先天元气的手段,也证明了余慈目前的根基,虽然还在生死线上挣扎,但总的趋向是好的,唯一可虑者——时间不在他这里。

    心神与星轨混化的程度越来越高,也许再过十余息,他就只剩下维持阳神存在的本能,以之来对抗天地劫数最后的反扑。

    这时候,护法何在?

    一念至此,通透的红光自后方扩散,所到之处,死魔纷纷惨嚎化烟,却是精气被夺之故。

    红光也将他包了进去,但他没有任何不适。扭头去看,红光之后,那曼妙身姿,透出来的,是纯粹的“宝蕴味儿”。他咧嘴而笑,伸指遥点了一下,对方则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管,虽然还有十息左右的时间,但他不准备再发力了,阳神法力收敛,已经略有昏沉的心念移向本体处,那里差不多已经是一个临将腐烂的空壳,但余慈从没有真正地放弃过。

    心念在唯一尚算得完好的外皮上游走,那是乌蒙蝉蜕的皮壳,得到并修补此宝之后,他已经掌握了乌蒙蝉蜕三个令人惊奇的效用。

    前两个效用,一是为肉身生成一层易形皮壳;二是为阴神阳神之属造一具肉胎,虽然玄妙,眼下对他来说,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唯有第三点——合于蝉蜕,乌蒙天蝉所遗的羽化真意,身化天蝉幼虫。在此期间,修士重归浑蒙之境,炼异气、袪邪毒、洗炼气机,对修行是有大益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等于是重塑肉胎,对当前的余慈来说,岂不是最合适的选择?

    这正是余慈自具信心的依仗。

    运转心法,他分过来的这点儿心念,就陷入到一个幽深沉郁,又厚重博大的空间里去,余慈很熟悉这个,这不就是地层深处的感觉吗?

    也在此刻,星轨之力作用,他心神一颤,不可控制地就归入其,循那经天穿星的轨迹,直入星空深处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遥远,广袤星空足以让最坚定的心灵迷失,可事先分出去的那一缕心念,埋在大地深处,和那独特的羽化真意相合、异化,就像一个醒目的道标,支立在广阔无边的虚空边缘。

    稍迟一线,碧落天域,无形剑气卷起凛冽杀机,如大风吹雪,如惊涛拍岸,侵袭而来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