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星轨通天 乌蝉隐没(三)

    七星辉耀,光芒渐盛之时,余慈身上有一层云气拂过,倏乎间已化为如纱衣织锦般的衣裳,宽袍博带,形似鹤氅,七星之光化立枢,丝缕符纹贯接里外,虚实莫测,神异之至。Ⅰ飞卍 www.fēisuzw.comⅠ

    “七星天衣?”

    白莲一眼认出,这正是蕊珠宫颇有名气的法门,除了不弱的防护力之外,更精妙的作用,是用于梳理并汲取至粹玄真,是一项可以临时替代步虚术的小神通。

    九烟此人,与蕊珠宫的联系,已经深入到了这种地步?

    真正意外的是,九烟的胆气超乎想象,在先天元气马上就要干涸的情况下,还敢用出这等手段,没有立毙当场,已是奇迹。

    而这一手用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念头未绝,她便见余慈顶门,一道灵光飞动,隐透金芒,在光线昏暗的地下暗河渡口一闪,就有热风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先天元阳显化,阳神出窍?

    白莲刚想出个端倪,那灵光便一头扎进仍扣在朱英手的玉符之上,玉符砰声粉碎,但与诸天星力的气机勾连,反而是愈发地清晰了。

    那道阳神灵光,便循着这一串气机联系,鸿飞杳杳。

    一连串变化,不管是白莲还是朱英,都有点儿糊涂,终究还是白莲反应更快些,把握住了里面的关键:

    “舍肉身,保阳神?”

    这情况看着突兀,其实又是顺理成章,看余慈肉身破败的模样,任是谁也知道若要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,冲击步虚关碍,肉身已经是拖累,还不如壮士断腕,专以阳神成道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白莲倒有点儿同病相怜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承启天,余慈则没有过多的想法,他在承启天的投影,并没有因为先天元气的枯竭而消失,相反,比之前还要清晰一些,七星天衣同样投影过来,如实质一般,随着穿行而过的罡风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其外,诸天星力、至粹玄真如潮水漩涡一般涌动,通过七星天衣的梳理和过滤,丝丝缕缕渗透进来。

    待余慈心神契入星轨,里面的来龙去脉,就了解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而在七星天衣铺开之前,九天钟声响起之初,诸天星域和余慈之间,已经打开了一个甬道,那是进入步虚境界和寄托生死玄机齐齐成功之后,内外天地贯通之效。

    与前面四次移宫一样,天市垣星域的星力一下子将余慈淹没,让人有些意外的是,或许是受其裹胁,有大量的至粹玄真倾泄而下,只是星力、玄真揉杂在一起,相当混乱。

    多亏余慈有七星天衣这一手,冒着立毙当场的危险,运使此项小神通,效果立竿见影,至粹玄真通过这一层转化,化为先天元气,及时补充,在生死线上,把他给捞了上来。

    七星天衣光照之下,阳气蒸腾,看似无甚锋芒,却是打开了人身寿元极限的关口,动摇了死魔劫数的根基。

    这就是步虚术的神奇之处。

    但还不能言之过早,因为他的消耗同样剧烈。就算他斩杀方回烙印之后,已经止住了斩雷辟劫神通,但七星天衣的消耗、虚空神通的消耗等,相对于目前临近枯竭的状况,也都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顺着星力导入的至粹玄真,洗炼、汲取的度,也只是与消耗持平而已,维持着一个在“红线”上下浮动的局面。

    余慈便趁着一次比较宽裕的时机,发动了玉宸启灵开天地.门法,至于配套的藏洗日月存炼符,都不用了,由七星天衣一力担之。

    至粹玄真如此处理,但还有出奇庞杂的星力,给他带来了一些干扰。

    他抬头去看承启天,在天市垣,临近央位置,有一颗星,光泽明润,在漫天降下的混乱星力和至粹玄真之,只有此星,光芒正平和,又有调和诸方之效。

    此星即帝座,乃天市垣的主星。

    对余慈来说,这是个意外。他被朱英那符箓“推”了一把后,竟然循着周围旋转的星轨,将生死玄机直接寄托在这颗星上。

    天市一垣主聚众,权衡,其整体结构尤如天上的街市,各类行肆纷列,外臣内侍齐出,聚于此间,其间星力流通,彼此影响干涉,不像四象星域那般,相对纯粹,性质明确。

    唯有帝座一星,号称天皇大帝外坐,位列枢纽之域,权衡四面八方星力,使之平衡稳固,形成合力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只有在此位上,才能尽得天市垣聚众、权衡之道的精妙,筑牢更进一步的根基。就算余慈心神移入星轨,注定是此间的过客,但能够体悟其奥义,对修行也是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帝座一星,为三垣枢星辰之一,就算是上清宗全盛时期,又哪是这么好寄托的?

    如此轻易上来,不用说又是羽清玄的安排。

    余慈叹了一声,也在此时,阳神灵光射入承启天,代表阳神入驻,与肉身脱离。

    星轨入空,余慈的心神便要化入其,体悟天垣本命金符的奥妙,并随之移转三垣,直趋太乙,但星轨本身,是不可能带他本人“上天”的,不管是肉身还是阳神都是如此,所以接下来的安排就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余慈决定留下承启天,使之显化在外,将只能说是半成的阳神停驻其,主持玉宸启灵开天地.门法,保持先天元气的补充,这是最要紧的事。

    至于承启天乃至心内虚空其余诸天的事项,他准备托附给影鬼,看他如何安排。对于小五度劫成功与否,余慈并不担心,有影鬼在,自然会极力护持,二人合力,天下大可去得。

    在影鬼他们归来之前,拾遗补缺的事情,就要由虚生老道暂时支着。

    心念既定,余慈调匀气机,一挥袖,几乎被淹没在死魔大潮的舍牟等三个步虚强者,又被收回屠灵狱,继续镇压。

    这只是最好处理的手尾之一,其他的事:比如没有了十二玉楼天外音压制,死魔大潮重又活泛,意图展开最后的反扑;还有姹女阴魔,虽说从刚才那次反应迟滞之后,其状态一直比较微妙,可毕竟也是个威胁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即将朽坏崩碎的肉身,更是绕不过去的大麻烦。

    星轨入空,心神即将随之混化,他清晰的意识也就只能维持极短暂的时间,在这段时间里,他怎么才能把这些事情都处理掉?

    余慈移转目光,盯住了姹女阴魔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花了一天时间调整时间线,后面其实有,但还要调整,明早再发吧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