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星轨通天 乌蝉隐没(二)

    一剑既出,余慈像在火光通透的熔炉央,一应心魔、六欲浊流等负面情绪均倾入此间,都在熊熊火焰蒸腾,经此炼化熔变,不论是何等杂质、污秽,都洗脱其旁的性质,纯化为锋锐暴戾之气,外表则渺然如烟,似有若无,又受剑意统摄,嗡然鸣响。╠飞★www.fěi:suzw.com ╣

    然而它并不是简单的一次熔炼归拢,而是在剑势未出之前、剑出之后,由始至终,时刻进行。

    以之前的过程为循环模式,以前面“出产”的剑芒为原料,将熔炼一次又一次进行下去,微之又微,纯之又纯,似乎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知道这有没有尽头,但既然驾驭此剑意,其心神自然与此无休止的熔炼合为一处,为它划定了界限,但也总在界限边缘——只要他驾驭的住,就无妨,可这样的熔炼太过惊人,总是要突破他的控制,似破非破,游走在危险边缘。

    在此状态下,剑意的锋锐不断提升,余慈的驾驭极限不断地突破,形成一个“承破相长”的局面,余慈就在其,把持着微妙且危险的平衡。

    这个平衡,在锁定目标、并且由余慈窥准时机之后,瞬时打破!

    血河的人影依旧冷漠,余慈则在笑,大概这位也没有想到,他会这么快寻摸到这根源吧。

    方回!

    剑吟声里,“熔炉”内压外烁,像是投石入水,绽开一圈涟漪,但并不是无限制全方向地扩张,而是通过剑意的驾驭,将力量集束。

    由于剑意甚是高妙,扩散的“涟漪”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,在扩散到一定程度后,重新向内收,内压外烁的力量碰撞一起,没有对消,而是纠缠震动,同时旋转,形成一圈高转动的边沿。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剑芒不再是一条线,而是甩出一道高飞转的光轮。

    “光轮”边沿,谈不上锋利与否,可就是在飞旋过程,剑意的熔炼也依然没有停止,内压外烁的力量每一刻都在提升,更因为剑意发动,与之同源而出的《上真九霄飞仙剑经》所发神通,也有所反应。

    显形于外,就是其飞转频率,竟与十二玉楼天外音共鸣,合节合拍,

    清音盘旋而上,每拔升一阶,光轮飞旋度就再增一层,剑势强度亦随之跃升。

    清音足足拔上七阶,已非人耳所能探知,而余慈剑意光轮转,也随之提升七次,到了最后,余慈终于确认,他驾驭的极限,到了!

    剑锋所指,斩雷辟劫神通为其和声,当先受到影响却是已经凌乱的天,剑压之前,天扭曲、开裂,彻底失去了对余慈的全面掌控力。

    剑锋之前,方回血影剧烈扭曲,面目看起来分外狰狞。

    这是深藏在余慈身体深处的方回印记,与受姹女阴魔驱动的燃髓血河的结合,受剑意压迫,硬是给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它在挣扎,扭曲的身形探出无数条丝线,像是混乱芜杂的水草,要将余慈重新拖下水去。

    余慈冷笑以对,不附身的燃髓咒,还是燃髓咒吗?

    光轮向前,一切而过。所过之处,血影催化成烟,摩擦几等于无,可就是这点儿碰触,也有音波运化,依稀附合七变清音,在此间回荡,如此交攻,那方回面目呈现出更严重的扭曲,终至不成形状,再复不能!

    方回之印记,斩灭!

    便在方回印记灰飞烟灭的同时,由此向西,亿万里外,一处高缈所在,云气翻卷,奇石怪树,绝壁断崖,一路叠加,直入云霄。

    这是问心路之顶,摘星楼之上,静室之。

    方回蓦地睁眼,神目如电,映得一室生白,随后他长长吁气,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轻烟气柱,略带血色,在室内盘绕,竟发出微弱但尖亮的啸音,一绕一变,足足七次。

    他低哼一声,血色烟气四散,整个摘星楼也都摇动起来。

    云雾深处,护楼法圣打了个喷嚏,其鸣如雷,但比之方回的哼声,似也有些不如。

    室内,方回沉吟片刻,站起身来:“谁将我那血咒破去?清音七变,怎么看都像是十二玉楼天外音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难道是论剑轩哪个大神通之士出手?且不论能不能做到,他的感应,分明还有另一样东西:

    ‘不复轮’……天遁杀剑?

    若说论剑轩人出手,已是不可思议,再牵扯上天遁宗,就是荒唐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十二玉楼天外音的关系,方回头一个想咨询的,就是刑天,但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举步出室,登上聚星台。

    聚星台已可算是山门最高处,由此向东北方向凝望,眼神好的,可一望百千里,至于方回这等人,有气机引导,又以秘法加持,纵然相隔亿万里之遥,总还能有一点儿模糊的感应。

    但很快,这感应就被他主动消去,概因那个方向,竟然有劫煞游动,对他而言,再深入的话,可是要冒着引火烧身的风险。

    他在台上站着,闭上眼睛,高空猎猎狂风,在此刻却是凝固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本体处,眼睛又睁开些许,透出光泽,这是一朝卸去重负之后,蹿起来的最灵动的光。

    肉身神魂全部受自己操控的感觉,很好!

    可下一刻,光泽就迅暗下。在燃髓咒的影响下,寿元消耗虽大,但其燃烧气血的手法,还是给了余慈超出极限的力量。如今没有了燃髓咒加持,便等于是从高峰直跌深谷,气息强度一落再落,虚弱侵袭而至。

    头顶两朵残缺青莲,仅存的四片莲瓣,刹那间连坠三片,最后一片也摇曳不定。

    朱英激发玉符之后,再也没有介入的力量了,她只能旁观,看着那一片莲瓣,似乎是遇到了一阵风,挣扎了几下,终于飘落,在半空就化为轻烟。

    她的呼吸顿止,余慈先天元气的火苗也在此刻呼地熄灭,只余下烟烬微温。

    白莲叹息一声,便待隐去。

    可这时,当地一声巨响,九天之外,似有钟声传下。

    震荡所及,余慈已经灰黯的眼珠,又亮起了微光。

    那光芒是活的。自眼瞳深处发端,又分出一点在眉心,随后一路向下,遍及咽喉、心口、胸腹,共计七处,如七星齐列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今天少一点儿,明天多一点儿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