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本我主宰 天人共鸣(四)

    渡口处,地下暗河的水流在低沉的轰响奔流,不断的逝水之音,给人以冰冷而不祥的感触。Ⅰ飞卍 www.fēisuzw.comⅠ

    余慈头顶青莲,只余下两个“半朵”,残缺难见当初模样,忽地又是一片莲瓣飘落,半空就化为光尘,散逸不见。

    气氛沉抑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朱英终于忍不住,半跪在余慈身边,就近观察情况,她想伸手触碰,胆气却已是不足。

    余慈全身浮肿,每处都在往外渗血水,气息更是微弱至无,幸好还能在这条线上,比较稳定地维持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白莲打定主意保持沉默,也不准备再出手。

    可朱英却要她说话:“还有没有救?”

    渡口不止她们两人,但她们却是仅有的能起到的作用的。

    白莲想了想,柔声回应道:“他展开的战斗着实离奇,目前,谁也帮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朱英反而冷静下来,因为她还记得,离城之时,羽清玄私下交待的一件事:“九天外域,凶险莫测,你侍奉的人又是第一等不省心的,你要多多照应……这里有一枚符箓,两种情况能够用到:

    “一是此人运道上佳,及时进入步虚境界,可因为种种事端,无法及时回返真界;二就是此人走霉运,生命垂危,确实无法施救的……”

    只看这些交待,那符箓就如救命符一般,事实上,羽清玄已经对她交托了根底。这一枚符箓,没有任何救命的效果,那只是一场赌博。

    朱英绝没有想到,会这么早把符箓拿出来,她也绝不想使用,因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用出符箓,就是“等死”了。

    朱英的纠结,白莲看到了,但她依旧沉默,紧接着,她看到一缕微光,从朱英袖口位置透出,照在余慈身上。

    这符好生奇特,本身灵光并不如何醒目,却像是打开了一条甬道,将余慈和远方未知的区域相接合。从可以窥知“远方”的一点儿情况,分明在地底暗河之畔,却能从“见到”天星之力扰动。

    忽地,二人听到一声微响,声音悠长,源头极是古怪,似乎是从余慈五官七窍、各处气穴窍孔里透出来,如呼吸般节拍分明,又清越宛转,如笛如歌。

    朱英愕然停下,已经半程的符箓激发暂时休止,至于另一边的白莲神色未动,可心翻涌巨浪:

    十二玉楼天外音,此人怎地还与论剑轩有着干系?

    听清音三度转折盘旋,白莲再行确认:确实是十二玉楼天外音没错,音波透出的剑意微弱却凛冽,竟是直接撼动天,达到干扰天心层次的度劫神通。

    斩雷辟劫令?

    她第一时间想到的,就是那个极出名的辟劫宝物,内蕴斩雷辟劫剑意,专抗天劫。若九烟身上有此物,也能说得过去,可这无法解释,为何十二玉楼天外音会以他本人为载体发动。

    另外,目前九烟身上溢出的血丝骤减,似乎情况有所好转,但白莲看出来了,这是气血大亏之相。斩雷辟劫令她也见过,哪用得着如此消耗?

    那么这里只有一种可能……白莲依旧沉默,这次是真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可以说是奇迹吧,但一个还丹修士,且不说怎么能用出劫修才具备的大神通,既然用出来了,除了气血,寿元也要大幅亏损,且看九烟头顶,与其气机相接的青莲吧,莲瓣再次飞落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十二玉楼天外音,不是寻常剑意,是度劫大神通。

    余慈和姹女阴魔交错而过,其剑意引而不发,却是动用了《上真九霄飞仙剑经》所形成的神通。

    神通发端于平等天,在云霄盘旋而上,却有寒冽压力向下,两种截然不同的变化,十分矛盾,而由矛盾产生撕扯的力量,却是进一步冲开了本就阵脚松动的天。

    若将天视为一张渔,此时捆缚余慈和承启天的那部分,就已经内凹外凸,变了形状,在这样的情况下,姹女阴魔和余慈无限接近,但在气机的扭曲下,又是无限遥远。

    如果余慈真身在此,状态又佳的话,就势一个解形玄变符法神通,说不定就此脱身,可问题在于,他无比真切地感受到,一连串苦战,还有前罗刹、后飞仙连续两个劫法级数的大神通使出来,包括维持的消耗,马上要耗干之前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“存货”,他的寿元,目前又跌落到了最危险的红线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任何一点儿消耗先天元气的动作,都可能酿成万劫不复的后果。

    况且,不管他如何扭曲天,还有一线气机始终勾连。

    是燃髓咒。

    在十二玉楼天外音的压制下,燃髓血河剧烈扭曲,眼看抵挡不住。可在天纷乱的时刻,这东西就是天地法则意志对余慈最后的抓手,自然要下大力气维护,便见燃髓血河在扭曲之时,也抓紧了那一线气机,全力催动余慈气血,要让余慈仅存的那一点寿元燃烧,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余慈冷笑,任它来。

    如今的余慈真像是在燃烧,承启天、心内虚空、包括已经淡得看不见的投影,都被一层红光罩住,灼然如火。已经快到极限的寿元,就在燃髓咒的作用下层层蒸发,可相应的,它也将余慈最后一点儿潜力挖掘出来,没有任何保留。

    现在是发剑的时候了?当然不是!

    还不是山穷水尽,也不是生死互见——余慈真能忍得住,剑意依旧引而不发,只是借此最后大旺的“火势”,鼓动全身气机。

    另一边,已经受到承启天动摇影响的云楼树空间里,盛放缘觉法界碎片盒子崩声炸碎,里面留存的所有碎片,包括那一直没有动用的“飞蛾”,都是飞起来,以扑火之姿,冲向了已经倾倒的香案一侧。

    那里佛骨熔炉落地,但心炼法火仍在里面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相较于其他碎片,“飞蛾”体积明显大了许多,是由无数缘觉法界碎片拼接而成,效用比任何已有的碎片都更具效果。余慈之前一直保留,是想利用其气机感应,锁定其余碎片的位置,但现在,任何的保留都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漫空梵呗声里,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充斥了整个云楼树空间,又在余慈气机的召唤下,通过心内虚空消化,导入天垣本命金符之。

    七彩华光映彻残缺的承启天,在余慈不顾一切的催化之下,剩余几枚周天星数的符箓,如太上圆光流火金铃符、九元五帝内摄雷印、八会交真五德秘符等,逐一被推至圆满,磨成了种子真符。

    其间对佛光消耗之大,难以估量,还好他舍得“飞蛾”。

    余慈本体处,浮肿的身体之外,蓦地放出光华,惊了朱英一记。

    尤其是顶门之下,脑宫之,更是光源之所在,若此时内视,当可见到,密密金光如织,环拢紫府,其内天垣本命金符已经分不清符纹结构,煌煌如大珠圆照,形成一圈明光,不见半点儿瑕疵。

    天垣本命金符就此圆满。

    余慈不敢说是上清宗有史以来,修行天垣本命金符度最快的,但绝对是最快的之一,即使里面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的作用要占去一半。

    本命金符既成,圆满真意便生,转眼扩及神魂肉身每一处角落。

    在天垣本命金符所成符珠之下,余慈元神盘膝安坐,显化的先天纯阳形成一层圆光,护持周围。纵然肉身破损,总还没有伤到神魂根基,对他的冲关没有造成致命影响。

    但影响终究还是有的,就算有圆满真意的加持,肉身的破损暂时仍无法医治,余慈若要强拖着残破的肉身冲关,几乎可以确定决无可能成功——就是没有受伤,想冲破肉身极限,也需要圆满真意长年浸淫、洗炼方可,他又哪来的时间?

    当前的局面注定了,余慈只能暂时抛却肉身,专注于先天纯阳显化,亦即成就阳神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慨叹,也没有憋闷,所有的负面情绪根本没有存在的余地。

    圆满即生超拔之力,余慈不可能丢掉这个机会,星辰天较为黯淡的天穹一角,招摇星闪烁,移宫归垣再次推动。

    他早早就在朱雀星域,锁定了寄托生死玄机的星辰,如今借圆满真意,依照着已经规划好的气机线路,将生死玄机移转过去,完全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如今外界天空还艳阳高照,看不出星相,但在星辰天、朱雀星域,那一颗天空最亮的大星,光芒四射,乍看倒似是一个小太阳。更显眼的是,这星光照射之下,杀气横流,灼然如火,凶横之意,贯穿天域,

    天狼正芒角,虎落定相攻。

    余慈生死玄机直接烙在此星辰上,当即激发此星独特的凶暴星力,以之为首,刺激漫天星辰,尤其是三颗曾经寄托生死玄机的,即毕星、北落师门和招摇三星,都主兵杀,气机相通,统合最易。

    四星分据四象星域,彼此呼应,像是四盏大灯,洒出光芒,在星空乱扫。

    但圆满真意自有趋向,余慈之前也曾在央星域留影的,四象四方星域的星辰之力,很快就并行一处,遥指三垣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明天上午还有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