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本我主宰 天人共鸣(三)

    另一边,天地法则意志的重心随着天劫杀伐之气一起,移到了妖树魔种那边,要确认其绝灭,而承启天,绝灭余慈的主力,就重新换成了姹女阴魔。▏飞㊣ www.fèisuzw.com▏对方也抓住了余慈目前最大的弱点——亦即虚弱,没必要再去硬撼玉神洞灵篆印的深厚根基,而是要直接抹掉余慈残余的元气。

    对姹女阴魔来说,这本是举手之劳,可现在情况略有不同,余慈利用玄黄剑意烙印,与天劫杀伐之气达成了三方共鸣,这就是一个最坚固的防御,姹女阴魔若要夺取精气,必须先破坏这一共鸣,要么就等攻向妖树魔种的天地杀伐之气完全撤出,共鸣自动解除。

    同属天地法则意志的驱动,不可能左手打右手,所以姹女阴魔选择了等待。

    余慈得以在这要命的时刻,又获得了一点儿时间。

    其这,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了,他没法用这个再改进什么,反而会让他更辛苦,毕竟每坚持一瞬间,都需要强绝的意志,才能抵得过当前肉身神魂的压力和痛苦。

    余慈的投影越发地淡化,对此他倒无所谓,只要脑子依然清楚就好。

    余慈不懂观星,但本心却有强烈的感应,另外,玄黄剑意烙印就等于是熔炉的火门,从可明见熔炉炼剑的火候,见微知著——他以玄武星力渊深之质为炉体,以诛神、天遁等心法为炉火,以毕生修炼的剑意以及无穷心魔为原料,再用誓愿之力加持的星域熔炉,如今就要启封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种形容之上,如今还要再加上一条:用生死大劫淬火!

    诸般因素齐集一处,只等待着一个时机。

    对了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

    当初以星域为炉,铸剑洗锋,连着自己相关的心念都进入到熔炉里,余慈原本清晰的记忆,都有些模糊了。

    他在这儿有点儿恍惚,却也是时机未到,浑蒙未明之故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与承启天贯通的云楼树空间打开,飞出一枚蜃影玉简,自有影像照出,里面那个从头咆哮到尾的教导,在传授有关天遁杀剑的基本心法,那些影像是真正的浮光掠影,其度又暗契合某种节奏,转眼就到了最关键的那一句:

    不能杀人,就不要出剑!

    这句话就是照亮脑海的闪电,恍惚状态被电光劈开,是时也,正是最后一缕天劫杀伐之气送出,与他的气机将断未断之际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三方共鸣依然存在,就像是水势涨落,循着最自然的趋势,慢慢趋近于无。蜃影玉简的影像,就是按着这个节奏流动,恰好在最后一线,呈现到最关键的那一句。

    这里的联系,玄之又玄,却代表着余慈对目前情况的绝对把握,也凭借这个小技巧,一下子将本人的气势推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我,仍是主宰!

    姹女阴魔应该有反应的,可不知为什么,那边明显慢了一线,没有在最正确的时机切入,余慈怎会漏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蜃影玉简砰声粉碎,紧接着又是喀嚓一声响,星空深处,熔炉开裂,无尽星辰之间,似有轻烟逸出,倏乎而逝,紧接着却有剑吟,洞穿虚空。

    余慈手臂上举,由于虚弱等等缘故,他的投影怎么看都虚缈不实,事实上,他确实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。可是,当虚无之,说不出轻重的压力按在手心,那感觉清晰地流入心田,有一股力量便从萌发,并迅还原成一道明确而强烈的信息:

    杀,杀,杀!

    誓愿之力加持,不能了愿,就是更猛烈十倍的反噬。

    余慈嘿嘿冷笑,现在肯定能杀人……杀不得别人,就杀自己!

    一念至此,剑气横空。

    剑锋乍出,就彻底摆脱了玄黄剑意的影响,归入了余慈本人的渠道——这代表着他超脱了“旧时”剑意的局限,一步跨入熔炼后全新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也顶住了!

    至少在这一瞬间,余慈在熔炉千锤百炼的剑意,已经表现出了堪与玄黄杀剑并列的格局。

    已经毁掉半边的承启天在此瞬间,更是千疮百孔,这并非是被余慈剑意所伤,但却是剑意出炉、接过主导权后,原本追随玄黄剑意烙印的共鸣变化,跟不上节奏所致。

    另一边姹女阴魔终于做出反应,眸透出的红光,简直是燃起了火,光照所及,被三方共鸣和随后的冲击撕碎的万千死魔,纷纷复生,将阴冷的死气潮水漫灌下来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这些,但又不理会这些。此时他的心神完全凝聚在那虚无的剑锋上,试图完全驾驭这已有些陌生的剑意。

    纵然陌生,但双方并无隔阂,仅是有一点儿层次上的落差,但这没关系,剑意就像是一艘飞舟,带着余慈,在狂涛巨澜、在生死的边缘,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然后,余慈就成为了最合格的舵手。

    承启天,余慈投影倏然消失,不见半点儿痕迹,这一刻,就是天,也几乎失去了对他的感应。

    只是“几乎”而已,姹女阴魔仅是微滞,眸光便照向正上方,那里,已经见不出人影的投影显现,像是一蓬随时会被吹散的轻烟,抹过外围盘旋的燃髓血河,神奇地竟然没有任何气机上的接触,已将虚实转化做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可那伴之而起的琅然清音,却是凝如实质。

    实者如虚,虚者凝实,如此矛盾的现象,代表着剑意已经穿透了虚实之间的界限,所到之处,任他真假虚实,必受损伤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之前迟缓一线,就导致眼下的被动局面,只能见招拆招。但它乃是天地法则意志驱动,并无生灵本能,对这些全不在意,眼眸红光穿刺,反而是张手迎上,倒是像是向那剑意轻烟搂抱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剥夺精气才是姹女阴魔的本能,对于天地法则意志来说,姹女阴魔的存在与否,没有意义,确定余慈的绝灭,才是第一优先。

    双方直接绞在了一起,出奇的竟没有半点儿“浪花”溅起来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怔了一怔,这像是生灵的反应,但其实只不过是酷肖而已,天地法则意志没有情绪,若说有,也不过是人类自己的情绪映射。

    如今它的反应,其实就是天地法则意志对局面的掌控出现了意外,导致的运转僵滞。

    它要夺取余慈仅存的那一点儿元气,可竟然夺之不动!

    因为余慈浑身元气,完全与剑意融为一处,维持共鸣状态,没有半点儿缝隙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绝不应该出现,因为余慈来势汹汹,明显是要对姹女阴魔造成杀伤,杀气外化,自然要有所泄露,姹女阴魔拼着受创,强行夺吸,有很大的机率一举成功。

    然而,余慈的杀意内蕴不发——他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姹女阴魔,就算是,手段也与这新炼出的剑意无关。

    余慈和姹女阴魔交错而过,有一种特殊的滑稽意味。

    便在这滑稽戏上演的时候,黑沙风暴上方,妙相也赶路到半途。

    心神联系的那一头,又听到小五哇哇叫了两声“坏了坏了”,就再无消息。她心更是发紧,这时她已经隐约感觉到白莲的位置,正要向下,心却有感应。

    抬起头,便见身后高空,碧落天域一角,有一道血红光束,略呈斜角向上,贯穿天际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深蓝天域像是被火焰灼出长长的伤痕,又像天际一道血线,一切罡风、元磁扫荡两边,又在强大力量的牵引下,形成交缠环绕的曲线,烙在天空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隐约还有声音从高空传下,却是锵然如金戈之音,顺风入耳,就让人心头一激,似有凛然剑意贯空而下,自头顶直插进来,霸道至极。

    妙相讶然凝眸,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高空情形就又有变化。

    妙相眼,已不再是长痕、不是剑意,只见天色急剧暗下,刹那间彤云四合,颜色却还保持着血色的遗留,在高空罡风,云气层层翻卷,每一次翻动,都让里面的血色更为浓.浊。

    云层深处,似乎有魔神倾颓,血液狂涌而出,弥漫十里、百里、千里。最终这千里血云,化为排空巨浪,滔滔向前,很快超出了妙相的感应范围。

    不过妙相还是能够判断出,这种力量,绝不单纯是哪个人发出来,其深层奥妙,应该是以某种方式,与天地之力浑染,其独特的形态,不是某种法门的表现,倒像是一场天劫。

    她的感应和判断到此为止,随后自去赶路,故而不知,在远方,距离无拓城上空,陆素华招引的魔劫区域尚有近千里路,万千域外天魔已是骚然。

    突然碾压过来的天劫杀伐之气,有着超强的针对性,其目标锁定了隐藏在天魔群落的妖树魔种,莫看血云千里,其实心高度凝聚。这没有问题,可还有一条,却是余慈和天地法则意志都没有算到的。

    天魔骚然,是为那似曾相识的血色。

    当年玄黄杀剑与它的主人原道一起,上天入地,斩人杀魔,论杀性之重,当世无出其右者。如此强烈而独特的记忆,通过某种特殊的继承方式,传入每一个天魔记忆深处,平日里不显,可在这种时候,就纷纷翻涌上来。

    这倒让深藏其的妖树魔种更醒目:它的记忆里,可没有玄黄杀剑的概念,做出的反应,也与正常天魔迥然有异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波可名之为“血杀天劫”的冲击降临,效果竟是出奇地好,万千天魔瞬间四散,只留下间被杀劫锁定的妖树魔种。

    原本与周围天魔混染的虚无形象,一下子就没了意义,在血杀天劫的刺激下,妖树魔种很快现了原形,恢复到外覆妖树虚影的状态,无数长枝挥舞,想挡下天劫,可那血云之孕育的劫煞,强横霸道,刚才还在千里开外,等到魔种完全现形,血云已经临头,如海啸般倾压下来。

    源于玄黄杀剑的血杀之气,是第一波冲击,妖树虚影长枝就此瞬间湮灭,其后才是真正致命的天劫杀伐之气,发于无形,却是精准地自虚影心的魔种上一划而过。

    此一瞬间,九天十地被一声嘶嚎贯穿,已初孕灵识的魔种,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种结果,但它所积蓄的超拔之力、六欲浊流、生灵精气等等,都如开了闸的洪水,倾泄而出。

    血云之,像是炸开了一团大大的烟花。

    一击命,血杀天劫的强度就是急剧减弱,对外围天魔的威慑也变小,这下子,万千天魔又是骚然。

    央那些六欲浊流、生灵精气都还罢了,魔种所积蓄的超拔之力,可是连天外劫、末法主这样层次的天魔,也抵挡不住的诱惑。

    血杀天劫一过,本已成形的魔劫也乱了。

    至于魔劫本来的目标陆素华,阳神在外,护住本体,眸金光照透劫煞,随即哑然失笑:“这算怎么回事儿?自打自脸,自家的杀劫冲乱了魔劫……”

    纵然她是长生真人,超拔之力的精粹程度,远超妖树魔种的遗留,可相较于获取的难度,那些天魔选择哪个,自不必说。

    针对她的魔劫,转眼就散去了小半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知道数千里开外,那一番天劫杀伐之气运化盘转的细节,但不管怎么说,倒让她省了一番力气。法眼观照,清晰捕捉到原本密不透风的天,几处纷乱的破绽,对她来说,天虽大,已如自家后花园一般,尽可闲庭信步了。

    金光如大日,照彻四方,恢恢天,此时却成了蜘蛛,一冲便破。

    陆素华微微一笑,信步前行。

    而在与之紧密相依的千里开外,受她冲开天的影响,姹女阴魔又是一颤,便在此刻,残损的承启天之上,忽有清音泛起,如丝如缕,高拔九霄,势头从一开始就是盘旋而上,但不论怎么高扬飞动,都是清澈如初起之时,没有一丝燥气。

    与之越发高远缥缈的感觉相对,姹女阴魔头顶,却有沉肃寒冽的压力降下,承启天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余慈本体处,露出变了形的笑容:这时机,抓住了!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突然难产……还好写出来了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