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魔神寄种 乾金杀劫(五)

    西北红光云层之外,似乎有两位神明,刀剑交击,杀伐之间地,响彻天底。╚飞@$%^www.feisuzw.com ╝

    乾金劫煞以乾元伟力压伏魔气,以五行金气挫木气,运化相生,形成冰雹寒流,压制魔种成长之势,而此后变化,逆转阴阳,成兑金之气,于不动声色间,掌天心杀伐,如金刃劈空,应该说是针对妖树魔种最合适的天地劫数。

    如果这天劫早一刻钟出来,妖树未必能活到将魔种凝出,可是换个角度,一旦天劫早出,被妖树挡过,短时间内,天地法则意志将再也没有任何反制的手段,只能任由妖树魔种成长,最终成为一尊摇撼宇内的魔神。

    而像现在这样,任妖树魔种成就,固然是冒了风险,但引蛇出洞,再击其七寸要害,才真的是绝户计!

    铮铮杀伐之音,一道无匹锐利之气萌生,完全不见轨迹,更远远比不上剑火雷、斩圹雷的声威,可夺心道人身上那六条在雷火也安然无恙的长枝,转眼无声掉落四条,浆液溅出,与外界空气接触,嗤嗤连响,洒落地上,干脆就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浑浊魔气化液,便是如此,证明一击已伤及魔种根本。

    可这一击的效果,其实还没有达到,因为在锐气及身的一瞬间,夺心道人跑了!

    这家伙直接断去了扎地的根系,用四条长枝抵挡,留得了一线机会,虽然其胸腹间,也开裂了一条长缝,只差薄薄一层皮肉,就要贯穿前胸后背,但终究是维持生机不散,以闪电般的度,一头撞进了数十里外,黑暴区域之内。

    黑暴,夺心道人身形时隐时现,试图借助黑砂风暴,干扰乾金杀劫,不管怎么说,这比一览无遮的无拓枝城废墟上,可要强出太多了。

    妖树崩解之时,与天劫的对抗,导致无拓枝城上空黑暴被撕扯出巨大的裂口,到现在都没有弥合,但这并不代表,天劫就能够随意地轰开黑暴,后者同样是天地伟力的一种表现,二者交锋,等于是左手打右手。如此设计,不管有没有效果,和之前妖树全盛阶段傻傻的硬抗,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妖树魔种的灵智,确实是越来越高了,

    夺心道人一边飞遁,一边运用自具的手段疗伤。无数的根须在伤口上下延伸交缠,想将这个理论上已经剖腹挖心的严重创口暂时封起。

    只是天劫之力,不断地撕裂创口,每一刻都比之前面更严重,想用来缝合的根须,一接触创口内部,便都枯萎化灰,根本无法止血,数息时间,夺心道人自具的血液差不多已经要流光了,全身上下都呈现出病态的灰白色,只有度,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后面天劫所化杀伐锐气,依然在无拓城上空的冰雹雾霰之孕育,看似距离夺心道人越来越远,其实自有感应之法,始终牢牢锁定,途抓着一个契机,又是铮铮震鸣。

    此音不过是杀伐锐气的表征,等声音响起,黑暴深处,已是二度命。

    血雨残枝,四面飞溅。

    这下子,夺心道人终于是尸分数段,绝灭杀意贯入,每一段残尸都是迅枯萎,随即被黑暴催化成灰。

    一击的,对面气息顿失。天地法则意志自然相应变化,天的重点倾向开始转移,无拓城废墟附近,劫煞寒意开始消散。

    可这儿刚起了个头,天再有震动,刚刚偏移的重心转回,散溢的寒气重新凝聚。

    妖树魔种还在!

    被杀伐之间锁定、斩断的瞬间,妖树魔种竟也来一个壮士断腕,将夺心道人完全舍弃,借其爆开的气血,短暂迷惑了天地法则意志,闪离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绝对成功的应变,不但脱身,还消耗了天劫法力,如今无拓枝城上空的寒意已有不像最初那么凝实,其磨砺的锐气,也锋芒收敛。

    若将其比做一把剑,两剑下去之后,剑刃开始有些崩刃起卷了。

    当然,天劫势头再弱,真的迸发开来,也能将妖树魔种绞灭,可问题是,魔种去哪儿了?

    冰雹雾霰,寒意锐气积蕴不发,却有气机循天流转,搜索妖树魔种的下落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承启天内感应到寒意锐气、天龙真意遭受重创、余慈肉身亦受冲击的瞬间。

    两边情况结合,事情就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乾金杀劫击杀妖树魔种,两击未竟全功,又在天范围内搜索,天劫之力略有逸散,波及旁人。

    此劫的杀伤太过强横,就算都是天地法则意志驱动,同源而出,也没有哪个死魔能够承受,死魔大潮同样是给斩杀一片,可这玩意儿根本就是无休无止,生就的空白,转眼就给填补上,可余慈的天龙真意遭到重创,九五叱雷法断,一时半会儿,可不是就能再变出来的。

    对天劫来说,这只是小挫折,而对余慈这样的“池鱼”来讲,刚刚有点儿好转的局面,一下子又翻了盘,心的憋闷就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余慈手还有牌,可当面局面下,胡乱出牌,是绝望之人才有的愚行,只会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是,天外乾金杀劫失去了它的目标,导致无法集束,无法集束就导致他受到波及,其源头就在妖树魔种身上,说到底还是要把那东西锁定、灭杀,才能消去这一波天劫杀伐之力。

    可目前来看,天劫之力还在逸散、消耗,妖树魔种竟然能在天之,藏匿得无影无踪,说不定也是种度劫秘法之类。

    余慈看得再明白,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。此时照神铜鉴的感应,通过周边生灵,源源不断地传输过来,刚才他用平等珠加持,就像是丰都城那回,方圆万里都在神意星芒放射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无拓城的人快给杀光了,形成一个相对空白的区域,只地下还有一批。其余区域的倒是还有,出乎意料地,大部分都在碧落天域。

    不感应不知道,有一批域外天魔竟然降得这么低了,应该是陆素华那边的……那个!

    余慈像是被烧红的尖针狠扎一记,妖树魔种!

    他看到了妖树魔种,那东西正深藏在不断下降的域外天魔间,借其魔气隐匿,位置时刻在变,气机也隐晦至极,甚至单个域外天魔也发现不了,只有余慈这样,统观全局,结合无数个视角,形成照神图,才能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心头一跳,要知道,余慈陷在天,就像是蜘蛛上的苍蝇,一举一动,都被天地法则意志感知,某种意义上,他的感应,也即天地法则意志的感应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,就等于是乾金杀劫也发现了!

    转瞬之间,又是铮声尖鸣,承启天再颤,这次的波及力量就要小些,而天穹之上,云层开裂,这是杀伐之气贯穿的轨迹,声势惊人,却显出势弱的趋向,否则早发动于无形之间。

    也因为如此,这一击过去,还是迟了一线。

    那妖树魔种是越来越狡猾了,其躲避劫数所用的手段,甚至已经超出了余慈理解的范围,只觉得感应一阵模糊,魔种已经出现在域外天魔群落的另一端,隔着央瞑目入定的陆素华,干扰了杀伐之气的运转。

    乾金杀劫的势头再弱数成。

    眼看着再来一两回,这天劫就要被度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贼老天,恁地无能。”

    余慈骂了一声,自己又觉得很是讽刺,什么时候,他和贼老天站到了一条线儿上?

    还是不要被目前的局面迷惑了,即便相对于妖树魔种、陆素华等,他很是渺小,可陷在天,也在天地法则意志的必杀之列。

    正在心摇头,外间令人窒息的压力突至。

    这一下来得太过突然,几乎念头闪转的功夫都没有,承启天雹落如雨,寒气成雾,虽不比太玄封禁冰封三尺,可这里面所有存在,都为之僵滞,便是玉神洞灵篆印所放灵光、姹女阴魔主持的燃髓血河等等无形之物,都运转受限。

    本体处,森森寒意如冰砂一般,塞入四肢百骸,余慈呻吟一声,寒气外烁,形成了一圈几如实质的寒雾。

    他身外九朵青莲,瞬间被寒雾笼罩,蒙上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此后,铮铮之音轻鸣,声音虽小,可震力连绵,九朵蒙霜青莲,逐一崩解,转眼就是七朵,那些青光垂烟才缓过劲儿来,消融寒气,勉强维持下来。

    余慈几乎失去了对身体的一切感知,只有冰砂寒意充斥,可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的心神却是反常地清晰明白,各种感应敏锐程度都翻上了两到三个层级,有些甚至是在照神铜鉴全力发动时,都没有体会到的。

    心神放开,转眼就是数千里方圆,天上天下,但凡天之,他已是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余慈甚至生出了掌控一切的错觉。

    而这也确实只是错觉。

    余慈努力张开嘴,想骂一声,寒意却让他的面部肌肉失控,只听到牙关得得作响,这也叫掌控一切?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昨晚上睡着了,只三千,现在欠一万三了咩?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