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魔神寄种 乾金杀劫(三)

    妖树魔种借着魔灵处理问题的时机,迫不及待地植入,魔灵也没有任何抵抗。【 飞||||】现在越用力,就在天陷得越深,所以,魔种来,它走!

    没有一点儿恋栈情绪,魔灵说走就走,刚一离开夺心道人的躯壳,天上就又是一道雷火劈下,如今夺心道人已在地面上,可说是雷声未动,电火已正夺心道人顶门。

    后续的结果魔灵不管,冲击的震荡,它化为无形之体,重新穿入地层深处,转眼到无拓根城,寻了一个还丹初阶的修士,无形魔光一落,便夺了舍。

    那修士身子剧震,全身血气激荡,带得身子都大了一圈,自脸面以下,肌腱跳动,倒似有几十条小蛇在身上游走,修士身上滚烫,不由自主拔腿狂奔,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这一手其实和妖树魔种有点儿像,都是提升被夺舍之人的修为,只不过魔灵这里只是暂时提升,为之后逃脱做准备而已,不比妖树魔种脱胎换骨之能,而且那边实在太强,也只有夺心道人那般的步虚修士,才勉强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此时,夺心道人那边,已经挨了七八轮劫雷,但夺心道人还在。

    天雷第一击,打得他头面焦黑,顶门下陷,险些被取了性命。可接下来,他眼放射暗红光芒,透射丈余,直指天穹,而其躯壳已经快要看不出以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六条儿臂粗枝的长枝从腰部以上的位置探出来,如章鱼一般挥舞,腰部以下,尤其小腿下方,则垂落无数根须,深深扎在立身的土壤。

    刚刚找到一个勉强合适的载体,妖树魔种暂时不准备舍弃了,它开始将其内蕴的魔神之力,逐一解封,注入到夺心道人体内。除了第一击确实来不及闪避之外,其余雷火,都由那六条长枝接下。

    任他什么斩圹雷、剑火雷轮番降临,长枝都能承接、牵引,打入远处地下。

    如此已经见出了法度,和之前一味地狂暴凶悍,自然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妖树魔种的手段可不是仅此而已,随着寄生对象的确认,前面在天覆盖下的被动局面,也被它强行扭转,其体现最明显的就在承启天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所驭使的燃髓血河,在净火天劫消去后,与妖树魔种的联系已经是微乎其微,重心已经落在了余慈这边,可在此刻,夺心道人那边突然加力,借着一点儿联系,竟是主动将燃髓血河扯过去,加持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夺心道人本身的实力,转眼暴增五成,也就能够更进一步承接妖树魔种那超拔之力,而燃髓咒的影响,还只是限定在夺心道人身上,无法对魔种身造成影响,体现出妖树魔种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,还是它处事的方式,已经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云楼树空间内部,遗留的魔念,将这边的信息发送回去,纵然是在逃遁,魔灵也得出了较为靠谱的结论:由燃髓血河就能看出,就是它现在力保的夺心道人躯壳,也不过是暂时的寄托吧,

    自妖树魔种灵机萌动时算起,学习能力之强,超出预计太多。

    灵机从不是外在的,而是妖树魔种本就内蕴的,是在攫取百万人超拔之力的过程积蓄的,基础在那儿,所以,魔种灵智成长,完全是爆炸式的,如今用灵敏来形容它,已经不过分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雷击,还是夺舍夺心道人,都只是刺激其成长的因素之一,后者更是完全可以舍弃,再脱离的话,妖树魔种也将和以前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魔灵仓促都能算到,更不用说天心运转之下,天空雷暴,当即休止,但天空阴云未散,反而更是浓郁。

    随后阴气忽降,寒意翻涌,形成一片森白雾霰,瓢泼大雨经此一罩,转瞬之眼,却是化为了拳头大的冰雹,咻咻飞落。

    白茫茫雹雨之外,天穹之下,西北方向,映出一片红光,本是灼灼之色,经雾霰折射,略呈暗色,有大寒之气自此来,受寒气压制,妖树魔种的生长立时减缓,长枝躯壳上结了一层薄冰。

    若再细听,在冰雹飞降的咻咻夺夺之声,又闻沉闷轰鸣,如万马奔腾,自天外而来。

    仰头看,便在那西北天穹暗红颜色之,一道白金之光吞吐,初时不过微光细芒,转眼拉伸外扩,变化形态,但见其长鬃如雪,身高腿健,竟是一匹雄健的天马,四蹄飞踏虚空,矫然如龙。

    天劫再次转化,绝不是孤立的事件,无拓城废墟上不说,承启天里,碧落之顶,都有感应。

    别的地方余慈不关心,承启天却是让奔腾而来的滚雷蹄声,震得嗡嗡乱颤,他亦是心神摇动,更直接的,承启天也蒙了一层雾霰。

    冰冷的寒意袭来,可与太玄封禁的千里冰封不同,这寒意要锐利得多,锐利到直抵神魂深处,随时会把人穿透。

    必须要说,现在余慈很艰难,小五他们倒是很顺利脱离,可问题是,这并没有超出天地法则意志的控制。

    小五度劫,经验欠缺,心智也不过关,这时影鬼就是非常重要的元素,可余慈和影鬼的关系就直接导致了,余慈完蛋,影鬼也别活,那时小五照样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死魔他不惧,可姹女阴魔驱动燃髓咒,却是推波助澜,将死魔劫数推上了高点,就是心炼法火,也很难说轻易将其灭杀,现在又加上新一轮的变故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来自于本体处,意外的刺激又让他不得暂时不移回心神。

    地下暗河的渡口,余慈眼睛早已经睁开,只是一直聚精会神在承启天,对周围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如今暂移心神,第一个入眼的,就是肢体语言颇为紧张的朱英。

    越是局面糜烂,越不能将情绪带过来,余慈对她笑了笑,顺着她的注意力方向,偏转视线:“哦?白莲道友,到此何事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刚发现白莲的存在,说着,想站起来,可在此刻心生感应,在动作之前,就彻底停住。

    只听白莲轻声道:“若要保得万全,道友还是不要动的好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本来想发四千字,临时有修改,明天早上再更吧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