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魔神寄种 乾金杀劫(二)

    妖树魔种是是用神道规则凝成的,尽情收摄超拔之力,即使走了邪门歪道,也有其独特的价值。||||www'feisuzw'com 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让人一步登天,也是等闲事耳。

    若再成长,浴火重生,恢复妖树之身、之力、之能,并借此去除掉之前的弱项,深蕴灵性,真不知会发育成什么。

    将这颗魔种投入修行界的坊市,全天下的商家都为因为它而动荡;将其展现在众人面前,又会引来无以计数的强者,力争豪夺。

    这是它的价值所在,可是另一方面……

    天地突然大亮,无拓城的上空,十方电火交迸,映透了整片雨幕,而随后的隆隆雷响,更像是苍天震怒。

    在天地法则意志的观照下,如此魔种出世,便如释教佛陀成道而天魔即至,道门白雪神符出世而大劫必降,儒宗圣贤超凡入圣则天命压身,是最遭天忌之物。

    当下自九天之上,便有一轮电火穿刺,相隔百里,却是一击轰在魔种之上,电光聚而不散,化为一圈滚沸的电浆,更牵引落雷如雨,接二连三地轰击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玉枢三十六雷劫的剑火雷,来势最快,凌厉非凡,魔灵忙将注意力移开,否则真会被连累进去。

    如此雷劫,寻常魔物早已化灰,可对妖树魔种来说,却是质性不对位,任他千般雷光,都被外面妖树虚影化消。魔种甚至还借着雷霆之力,张开一道裂缝,将初生的嫩芽伸出来,沐浴雷火,如此可谓挑衅。

    苍天更发雷霆之怒,可这时妖树魔种接雷浴火,已经在混沌生出一线灵光,所谓“万物得雷声而萌”,即如是也。

    它也不和天威雷劫硬抗,外间妖树虚影一展,带着它突破了电浆圈子,一头扎入地底,要借大地的屏障,摆脱雷火。

    与之相应,天上雷火一转,再非凌厉状,而是转曲运化,盘旋而下,看似比前面剑火雷度远逊,兼又落地无声,倒似被地层吸收了电光,可事实上,那电火竟似违了天性,只在地层乱窜,入土土分,过石石避,如此不但不见衰减,反而愈发强盛。

    一连七八发雷火飞降,地层表面高低起伏,正是雷火穿行其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是玉枢三十六雷的斩圹雷,正是天地法则意志专门针对此种情况的手段。

    天雷质性变化,妖树魔种也不敢再接,连地层也不敢多呆,干脆就破入无拓根城,斩圹雷火紧随其后,昏黄光芒,如油灯将熄,但其内蕴雷劫杀伤,弱光一照,附近幸运躲进根城才逃得性命的几个修士,远在一里外便通体焦黑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妖树魔种早一线避开斩圹雷火的困锁,连带着妖树虚影,一头扎进某个躲在屋角处的修士胸口。

    这是应有之义:要知妖树魔种从种子形态,按部就班成长为全盛期的妖树,并灵机萌动,摆脱狂暴本性,起码也要百年时光;但要是寄托人身,借此万物之灵的天赋,时间就能缩短数倍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还是慢了。

    老天爷绝不会给它机会,斩圹雷接二连三地落入无拓根城,几波雷火交织,杀伤范围一下子猛扩,魔种刚刚寄生的那个,当即被雷殛灭杀,余力所及,方圆里许地面剧烈塌陷,土壤的粘性全失,被一击化为尘灰。

    尘烟,魔种却是借机再次逃窜,重又寄生,可还是一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如是三番,终于借着雷火消耗,赢得了一点机会,寄入一个修士体内,可转瞬间,那人全身血肉膨胀、炸开,连渣子都被催发干净。

    魔灵一点儿都不意外,妖树魔种和寻常魔种毕竟不同。后者说白了不过是生灵神魂上寄生虫,吐线抽丝,主要是形成贯通两边的渠道,自然是不分高低贵贱,随意寄生。

    妖树魔种则是非常挑剔,若真是得了它,随便哪个就能一步登天,岂不是将神道魔功看得太简单了?

    照魔灵估计,还丹境界及以下的修士想也别想;更上层的话,真人修士不会那么轻易就范;倒是只有步虚境界的,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魔灵心微动,它寄生的夺心道人,倒是在附近,如果……

    这是它第二次动类似的念头了,不过还是很快将此念头抛开。

    如今天地法则意志张开罗,因为一个饵食主动跳进去,十有**没有好下场,不但不能跳进去,还要早早远离。另一边,那个给人感觉比较独特的尼姑,已经飞遁离去,正是最聪明的那一类。

    魔灵也操控夺心道人,要再拉开距离,可才有动作,警兆突现。

    要糟……

    夺心道人连头也不回,身子弹射,破地层而出。魔灵的反应已经是一等一的,但再怎么动作,也无法洗去“亡羊补牢”的本质。

    北荒地儿邪!想什么来什么——作为附近唯一留存的步虚修士,夺心散人毫不意外地被妖树魔种盯上了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相隔百里,怎么就给锁定,但现在想这些,全无意义,至于寄生什么的,也都无所谓,真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,只要魔灵肯壮士断腕,舍去这一具肉身便是。

    然而,一个近乎无解的问题出现了——当妖树魔种锁定了夺心散人的气机,就等于天地法则意志的大,罩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而且能够肯定的是,那绝对不是针对只剩一具空壳的夺心散人。天恢恢,若想不沾因果,逍遥在外,谈何容易?

    魔灵在认真考虑这么一个问题:难不成,它也在天心计算之列?

    它缺乏情绪,所以不会受什么额外的影响,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也有条不紊地思考,按部就班地做事。趁着妖树魔种还未上身,天际劫雷也还没有降下这样一个空白期,大袖一挥,原本盛载它多年时光的玉盒,就这么远远甩了出去,直落远方黑暴区域,被大风一卷,就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寄生,玉盒才是它存身的根基,且不管落到谁手里,都不会妨碍这一点。

    刚做完这一切,头面微麻,却是有异物直透进来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