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魔神寄种 乾金杀劫(一)

    影鬼被这喝声惊醒,身上一激,他也是个有决断的,一把扯着小五,身化虹光,从承启天遁走,转眼已在百里开外。【 飞&&&&】

    承启天外,阳光洒下,穿透虹光,落在小五身上,却是蒸起了古怪的青烟,小五呜呜叫了两声,显化的身形变得透明,已经有点儿维持不住化形之术的样子。

    影鬼见状,低声道:“不要硬撑,先用本体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小五已经现了本相,黑沉沉方形线条,古朴沉重,外层篆连绵,五色灵光闪耀,一闪一变,显化其二十五路符法神通。

    影鬼心叹息,飞遁之时,他的思路才刚刚整理清楚。

    余慈的应急判断没错,现在老天爷明指了是要把周边所有应劫之辈全都扫到一起,一并解决,小五十有**也在算计之列,到那时,各路天劫掺在一起,很能引发更不可抗拒的劫数,平白如了贼老天的愿,能及时退出,就已经是最大的成功了。

    至于余慈孤身奋战,如何收场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?

    如今他只有全力帮助小五,补足其经验不足之缺憾,安然渡劫,再尝试杀一个回马枪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“出乎意料地精彩。”

    所谓“精彩”,这样一个充满感**彩的词汇,从魔灵口道出,着实不容易。

    若说此地最能“旁观者清”之辈,非它莫属,不管是承启天还是无拓城,它都把握住了其的关键。尤其是余慈和柳观先后使出的天魔殿法门,绝对是造成目前局面最重要的环节之一,正好,它对此法了解甚深。

    魔灵深知,天魔殿法门,或许只是一个巧合,但是柳观外化的天魔殿,其邪法手段,绝对是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柳观就没想着让他的天魔殿维持太长时间,这里的思路,很自然也影响到方寸魔国的建构、以及魔国之蕴育的妖树性质。

    是的,妖树在未出世的时候,就已经长歪了,本来就不会长时间地存在——狂暴、肆虐、毁灭,然后迅消亡,就是它的命运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与之对上,是影鬼及时敛息造成的意外,然而接下来的净火天劫,却是天地法则意志针锋相对的产物。

    难道老天爷不知道,净火天劫不是最适合打灭妖树的手段吗?更深入一些,对一个注定要马上死掉的妖树施以劫数,岂不是一招废棋?

    魔灵认为,严密的天心意识,不会出现这种谬误。

    之所以有这种结果,是因为天地法则意志的推演计算,永远是前看三五步,后看三五步——也不会更多,更多的针对性,就打破了平衡。

    在天心推演,洞彻了妖树的来龙去脉,明晰其性质,然后针对性地做出回应。净火天劫的降下,使得妖树更为狂暴,深厚而短促的生命力也挥发得更为激烈,短时间里,影响范围更广,一举囊括了上至九天外域,下到无拓城,包括数千里外地下河渡口这么一个范围,把该范围内所有应劫之辈尽都纳入,可以一朝灭杀,但将其本可以更深层的影响,则给压制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如此推演算计,已非人力所能为。

    而且魔灵还知道,天地法则意志也并不是就对妖树完全放心了,这个可怖的大家伙,至今还有一丝半点儿的可能,酝酿一场无形但影响更为深远的东西。

    柳观当时未必没有这一想法,天地法则意志,也不会漏过这一可能。目前来看,贼老天倒像是刻意增大那个机会,让无形的东西转为有形,然后……

    斩草除根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裂痕,从妖树火焰冲天的主干上显现,里面迸发的强光,轻而易举就压过了近乎无色的天界净火,然后撕裂黑暴。

    百里、千里范围之内,还幸存的人们,都能看到,那颗魔焰滔天的妖树,主干的裂痕在飞延伸,裂隙越来越大,光线越来越强,里面有着澎湃无边的力量,向外喷发。

    一条裂痕分化成两条、四条、十条……最终形成蛛似的纹路,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不知有多少人,被刺目的强光闪成了瞎子,但他们无须苦恼,因为在无拓城周边百里的一切生灵,都在第一波冲击之下化灰,整个无拓枝城顷刻之间,夷为平地,里面几乎无人能够存活,只有那些侥幸留在根城的人,才依靠着大地的庇护,找回一条命。

    澎湃的气浪撕裂了黑暴,巨大的空白呈现在北荒大地上,热浪上涌,引动了天时变化,原本是无拓枝城的白地上空,陡然间电闪雷鸣,亿万雨滴飞降,转眼润湿了大地。

    这是在北荒千年万载也见不到一回的暴雨,一洗火燥之气,又带起满地水雾白烟,而在此之上,彻底崩溃的妖树残骸深处,一颗梭子般形状的东西,从夺目的光芒呈现。

    雨幕之下,天界净火仍在燃烧,依附这在略显狭长、边角圆润的物体上,想要烧透进去,但其热量不断衰减,因为它已经快要找不到燃烧的目标。

    魔灵的意念观照火焰央,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——这是真正夺天地造化的奇物,当然,现在所见的,还远远不是其真正形态,

    天界净火正将其外壳一层层烧去,直到露出最核心的那里。

    那是一颗青黑色的种子,呈椭圆状,颗粒饱满,外壳上有细小的毛刺。

    在它露出来之后,天界净火第一时间烧上去,可问题是,种子没有任何变化,反倒火焰是纷纷熄灭,其惊人的热力和破坏力,被这颗种子直接吞噬。

    没有了妖树刺激,净火天劫本就到了尾声,如今余量不多,这一下子就是无以为继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种子之外,虚空扭曲,透明的枝条飞舞,又像是水母,细看去,那分明是妖树的虚影显现,只是缩小了千万倍,此时高不过四寸许,环在种子外面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周围的寒意却是更加深重,冷意积蓄到极处,已能够将人的魂魄冻结。

    这和妖树狂暴的表现截然不同,很难相信,这是在其蕴育的东西。

    魔灵倒是非常肯定,

    就是它,一颗特殊的魔种,用神道之方式,邪魔之手段,蕴育在妖树的魔神种子!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