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魔树异种 天劫乱象(五)

    承启天发出呻吟,妖树和姹女阴魔都在这里用力,影响这里的稳定,可余慈才是承启天的主人,此地的虚空法则是他一手创立,不管是妖树、姹女阴魔还是天地法则意志,都只能算是外来户,只要他心志无损,就算力量超他几个、几十个层次,也不可能剥夺他对承启天的控制权。﹛www.feisuzw.com(~o~)Y飞﹜

    况且,余慈是借势而为。

    顺着姹女阴魔借燃髓咒神通的趋势,他又加上一把力,盯紧在心内虚空四处蔓延的血痕,星辰天,符箓灵光成形,但很快又如弥散的雾气,散入心内虚空每一层次、每一角落。

    九星藏景录形符这一路符法神通,以太乙星枢分身为基础,以洞真彻幽明镜法为枢,以九星藏景录形符为极致,前后两符,都是分身化形的手段,间一符,则灵光悬照,识真破幻,化虚为实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太乙星枢分身是镜花水月之虚,九星藏景录形符则是借假存真之实。

    原本此符的效用,是临时性地将自身一线灵识种子,以寄托星辰之术,藏入天域九星之,随机变化,就算是遇到什么不可抵挡的劫难,总还有重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,这毕竟不是真的度劫神通,真的天劫到来,循气机灭杀,照样是逃无可逃,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而化为符法神通之后,灵识种子的寄托,转而化为更直接的分身之术,若再辅以解形玄变符那一路神通,至少一瞬间的功效,和真正的度劫神通相比,也差不到哪里去了。相应的,两种神通并用,损耗之大,也是难以形象。

    以余慈如今的先天元气积蓄,一下子就能要他大半条命。

    还好,现在他不需要那么高段,他只是想凝出一个分身而已,用分身,承载他目前最厌恶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姹女阴魔不断地催发燃髓咒的效用,解析其神通根源,对符箓造成的“停滞”,相当不耐。

    承启天的呻吟声更重,不过那有着灵性的雾气,依旧按照既定的方式,尽可能地包容着与燃髓咒相关的所有元素,正常状态下,燃髓咒深藏在血肉骨髓神魂的深处,不分彼此,要想清晰地将其分离,是个浩大繁琐到让人绝望的工程。

    唯有心内虚空,通达心象物象之辨,以最鲜活的形象,高度概括肉身神魂的各个层面,才使之变为可能,在还丹、步虚这个层次,只有余慈,或者说只有心内虚空的修炼者,才能具备的能力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还要借着姹女阴魔盗取神通的机会,才将其剥离。

    等雾气收集到了足够的“素材”,就在符法规则的作用下,凝就分身,使之出现在承启天。

    分身就像是从龟裂的地层生长出来,一出世便带着暗红的血色,依稀就是余慈面目。

    但很快,这面目就扭曲了,像是消溶的蜡像,不成人样,却是轻而易举就融入到飞空血河之。或者干脆说,它化成了血河。

    些微的抵抗在前一刻已经消失,随姹女阴魔的驱动,燃髓血河伴随着那夺吸精气的红光,一头扎入妖树那愈发庞大的长枝牢笼里。

    与先前不同的是,这里包含着几乎所有燃髓咒元素,就像是挖出了根,再移栽到妖树身上,效果之强,只看妖树遍体如血染的模样,便能见出一二。

    余慈本体处,猛地一震,似乎是强行剥下了一层皮,身上满溢的血色一下子就给抹消了,代之而起的,是虚弱过甚的青灰。

    朱英一直在关注,见状不自觉就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但是,还隔着人墙的白莲,却能感觉到,余慈的呼吸开始变得平顺,气机流动,也有了非常良性的变化,如果将其视为一条流淌的河水,那么就是刚刚转过险急的滩弯,正进入一条相对平缓的河道,只不过,在这里,依然有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对本体处某些人的关注,余慈知道但无法分心,也不认为对方有能力帮助他,所有的一切,还是要靠他自己。

    必须要明白,余慈主动凝化分身,并“送给”姹女阴魔操控,就等于是把一部分精气神拱手让人,若能借此摆脱燃髓咒的影响,自然还是赚了,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分身神通,不是说把自家精气神斩去一块,各走各路,在符箓的运化法则,分身与本尊之间,必然会有极其牢固的联系,换句话说,现在燃髓咒依然在对余慈起作用——不只是分身本尊的联系使然,还有方回施用神通的针对性。

    余慈甚至觉得,在燃髓咒的最深层,或许有方回的烙印,冷冷注视这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燃髓血河在妖树体内肆虐,余慈通过分身的联系,感受到那里面的狂暴火势,还有那如高山将催、江水倒悬的的魔威。

    两边的层次还是差得太多了,刚有所感应,余慈的脑袋就像是被重锤猛轰一记,瞬时记忆就只剩下了眩晕,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。

    那边的信息可不会因为他头晕就消停,依旧通过燃髓分身,源源不断地输送。

    好吧,必须要承认,信息乱流,涉及到天劫法度、神道奥妙,魔门神通等等一系列高端信息,实在是寻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宝贵经验,但如今,余慈哪有接收的余力?

    他只能艰难地设立心防,屏蔽大部分,同时用解析神通,在里面挑拣一些与当前情况直接相关的东西。

    也因为燃髓血河的蔓延,他的感应顺着妖树的根须长枝,扩展开来,他甚至由此“看到了”在无拓城外观望的妙相,当然,数千里高空处,还有那位金光明透,镇压妖树长枝及魔劫的陆素华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陆青在哪儿?

    余慈不可避免地分心了,以至于他迟了一线才发觉,妖树的情况,其实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作为目前这片“大”,实力最强的一个,妖树其实应算是天地法则意志所针对的最终目标,这种角色,往往都是在最后才会被打倒,余慈一直是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可很突兀的,在燃髓血河全面注入之际,局面无声无息越过了一个节点,妖树的气息强度陡然回落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