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魔树异种 天劫乱象(四)

    真是个让人苦恼的问题。 ┥

    可不等他有个结论,身体全无先兆地猛抽一记,虚弱感像是冰冷的潮水,漫过全身。

    突来的变故,逼得他不得不将心神收回,瞬间从全身上下,包括心内虚空的每一个角落扫过。

    死魔还被压制,老天爷的最新手段还在酝酿之,妖树和姹女阴魔打得如火如荼,可是……可是姹女阴魔发力了。

    而且,她不在“城门火场”里纠缠,倒是莫名地抓着了余慈这条池鱼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夺取精气的神通,随着她针对的方向,自发作用,正是造成余慈虚弱的根源。

    若是换了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修士,绝不会做出这种事,但如今的姹女阴魔,不管是本身初萌的意识,还是宝蕴的意志,都被天地法则压制,其本来的职能就是代天而行,就算被妖树攻击,脱身不得,也从没有忘记它的最终目的。

    老天爷仅是做了微调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还在妖树长枝钳制之下,可身外红光却透出长枝的牢笼,渐渐变得明灭闪烁,一扩一收,像是有了呼吸。

    余慈掌控心内虚空,自有感应,知道与它相呼应的,是在屠灵狱上层的死魔,这是应有之义,并不奇怪。可事实上,死魔仅仅是个介而已,姹女阴魔其实是通过它们,探入了更深层的区域。

    影鬼的意识与他交接,询问是不是采取点儿措施,余慈制止了:

    “再等等!”

    他无所不至的感应,似乎发现了姹女阴魔可能的意图……下一刻,承启天就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余慈的死魔劫数,其源头究竟是什么,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。那可以说是天妒劫关,是老天爷对他早早习得虚空神通的“不满”;但也可以说是不自量力,自寻烦恼,无节制地消耗自家寿元才引来的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却是能够肯定,在这里面起到最强催化作用的,就是燃髓咒无疑,因为这个毒咒,导致余慈不管做什么事情,其寿元消耗都会是别人的两倍甚至更多,直接影响了余慈许多关键的抉择。

    而现在,在承启天,地层现出龟裂的伤痕,里面流出了暗红的血水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承启天内的元气消耗度剧增,再看那血痕自四面八方汇流成河,就算声势不及,可那气息,与当初方回放出千里血光时,依稀仿佛。

    这就是燃髓咒的显化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大约是顺着死魔的线索,以天地法则意志的独特手段,把燃髓咒揪了出来——“出来”一词有些不当,因为血河虽是醒目刺眼,却和承启天长在了一起,无法剥离。

    嘿,又何止是承启天?

    余慈心念扫过心内虚空,这一刻,血痕如丝如缕,乍看不分明,细看便知,其已经蔓延到每一个角落,更确切地说,其原本就已存在,只是这时才真正显化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年的沉淀、加深,它早已经沉入了余慈骨髓,乃至于神魂最深处。

    余慈的心神也不只限定在心内虚空,返观内视,燃髓咒被催发的后果,已经显现出来,他的身体像是煮熟的大虾,全身通红,又似被鲜血涂染一遍,但见血痕穿透他的皮肉、血脉、骨髓之,时分时合,又与他全身脏器、血肉等难分彼此,连神魂都缠绕多层。

    待混合一处,便有“血河”之意,滔滔奔流,若大江一去不返。

    逝者如斯,如此变化,除了伤身,也无时无刻不在影响他的心志。平常非常微弱,长年累积下来却极其伤神,什么时候,余慈心神完全被血河之意淹没,焦躁恐惧之心便要来一个总爆发,便是不死,也要大道无望。

    这就是方回的神通。

    自从着了他的道儿,几年以来,余慈还是首度见得这么明白。这里还要多亏姹女阴魔抓住燃髓咒的脉络,一提一串儿,将之暴露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意料不到的意外,余慈心就是一激。

    当前天劫的压力,将余慈和其他强者,逼进了同一个“大”内,或者说,是同一个“簸箕”里的“垃圾堆”。

    天劫如火,来势汹汹是不错,可某种层面上,也需要一个最先引燃的“引子”,换句话说,最弱的那个先崩溃掉,必将形成气机上的连锁反应,使天劫找到最佳的着力点,一举将这边摧毁,

    余慈不幸,眼看就被选为了该目标,火种则是姹女阴魔,选择的方式自然就是通过燃髓咒,一举破除余慈的抵抗,接下来会顺势达成什么目标,就不是余慈短时间所能想到。

    现在,他必须要面对这该死的局面了,燃髓咒所生就的蚀元燃髓的法力,造成多个同时出现的结果:

    一个是燃髓咒本身激发潜力的能耐,使得余慈暂时摆脱了虚弱状态,当前精力充沛,精神亢奋,摆脱太玄封禁影响的步伐,再次加快,余慈的反应极限,和当前正常的事态进度,只差一线而已!

    但另一方面,此毒咒不断蒸发其先天元气,折损寿元,等于伐去余慈的根基,导致他对“外邪”的防御力急剧下降,“死期”将近,屠灵狱,死魔雀跃,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,由于燃髓咒牵扯到余慈肉身神魂的各个层面,当这个把手被姹女阴魔掌控的时候,余慈的身体,相当于有一部分不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妖树长枝依旧紧锁住姹女阴魔,随断随生,浑不知在此期间,姹女阴魔已经与外界实现新的联系。

    血河飞空,像一条暗红的长带,几将承启天撕成两半,这边眼看要翻覆,连带心内虚空剧烈动荡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意志,着实是无所不能,所得既为所用,随着血河凸显,随姹女阴魔气机变化,那边等于是新掌握了这一门神通!

    不止是余慈,妖树也招,身上蒙了一层血光,与净火天劫混杂在一处,更剧烈地焚烧其根基元气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在其倒大霉之前,狂暴之力反而是飙升了两三个层次,承启天要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厚厚的冰层,余慈猛地睁开眼:机会!

    云楼树空间,玉盒自启,一片预留的缘觉法界碎片跳出,投入佛骨熔炉,当下就是诸天梵呗,光化七彩——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!

    佛光加持,自有目标。

    太乙星枢分身、洞真彻幽明镜法、然后是……九星藏景录形符。

    这一路符法脉络瞬间贯穿,神通自现。

    给我分!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下一更在晚上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