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魔树异种 天劫乱象(二)

    在影鬼眼前,无数长而强韧的树枝交织成大,对着姹女阴魔就缠了上去。┠www.feisuzw.com 飞&&&⊿&┨

    妖树的强横毋庸置疑,眨眼的功夫,那些苍黑树枝,竟是牢牢地将姹女阴魔捆缚,在双方交接处,一层层的红光迸发,映红了整个承启天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若天地有灵,其法则意志想必也是出离愤怒。妖树的做法,等于是抢戏,他一举成为了天劫之力最直接的目标,

    雷音低沉,如巨轮碾过大地,姹女阴魔身外的红光,除了夺取精气,同样有着惊人的杀伤,妖树长枝发出咯吱吱的呻吟,不少根枝条断裂,但紧接着就有更多的缠上来。

    妖树抽取生灵超凡之力,姹女阴魔也在夺取妖树的精气,看起来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,可妖树本身的精气芜杂混乱,又浑厚无匹,整个无拓城都是它的后盾,就是任姹女阴魔夺取,又能用掉几成?

    相比之下,姹女阴魔源于天地法则意志的天劫之力,对妖树来说,则是最可口的美味,吞食起来,完全没有节制,到了后来,妖树的抽吸之势已成,也开始放出红光,倒似是姹女阴魔的红光从内部将妖树穿透,但实际上,它抽吸外力的度再度提升。

    短短的时间内,妖树竟然获取了姹女阴魔的典型特性,如此妖物,还有谁人能制?

    影鬼正看得咬牙切齿,忽有热浪,拂过脸孔——哪来的火?

    疑惑,他看到了,扭曲的火光从妖树内部,几乎要满溢的红光喷出来。

    他愣愣神,再次确认,没有错,就是妖树内部燃起了火。而且,这火还不是凡火,而是以六欲浊流为引子,引发的天界净火。

    火焰颜色几若透明,略泛一点儿青,六欲浊流蒸腾的黑烟,在这火光,很快就被扫灭,连点儿渣子都没有留存。

    这肯定不是妖树自己的手段,在燃烧的净火,所有的树枝都在抽搐,簌簌沙沙的声音,像是破了嗓的呻吟,显出极度的痛苦。

    是天劫,净火天劫!

    妙相已经离城将近千里,忽地心有所感,回头瞭望,层层黑沙挡不住她的视线,而远方那巨大妖异的存在,也不是区区黑暴就能遮掩的。

    就在她回头的空当里,由阴影魔雾凝就的主干,已经完全被火焰吞没,正因为如此,妙相才惊觉,不知不觉间,这棵妖树已经成长到超过两百丈的高度,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以前只因质地特殊,又大半隐藏在黑暴,不甚显眼,等到火焰蔓延全身,一下子就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是净火天劫啊。

    在修行界,这也是一种比较知名的天劫了,一般来说,都是针对那些阴物魔头,用来对付妖树,也能说得过去,相应的,由于五行生克的缘故,对付域外天魔的风灾,此时已经渐斩退去,天地之间,火劫正盛,近于无色的火焰扭曲了虚空,似乎随时都会将妖树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“随时”,迟迟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其实妙相有些奇怪,若真是认真地以灾劫五行理论来说,这里用乾金之劫更合适一点儿,火劫不是不能用,可一旦没能战决,其木火相生的格局,反而会让妖树激发潜力,造成短时内更大的杀伤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这样……

    被净火天劫一烧,妖树似乎也感觉到自己陷入了绝境,残暴偏执的本能,使其行动愈发地疯狂,以其两百丈巨躯为心,无数长枝甩动,最长的甚至已经超过百里,随便一次抽击,就是半个城郭被毁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从表面看,根本看不到妖树毁灭的征兆。

    苍黑树枝继续疯长,只不过这时带着火焰,要更为醒目,枝条频繁抽打,借此搜寻一切生灵,这是天界净火的焚烧,逼着它夺取生机,才能撑住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已经看不出树形,只有冲破天穹的烈焰,在树枝甩动下,飞落如雨,大半个无拓城都在燃烧,无拓城,怕不要死掉一半以上?

    妙相在远方,看着那边升腾的尘烟,不免庆幸早早地出来,这株妖树的法力,最最起码,也抵上一个劫法宗师了,而在净火天劫降下之后,威力只升不降,真让它盯上,怕是难以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天劫已降下,只看这妖树的造化,过不去,自然就是一切灰灰;过得去,浴火重生,则是另一番气象。

    妙相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无拓城,似乎远远无法满足妖树的胃口,她看到,妖树至少分出了三分之一以上的长枝,落向了城外区域。

    北荒地广人稀,除了无拓城之外,万里地域,难见人影,原本还有些凶兽猛禽,可问题是,连串大战,早将这些机敏的生灵惊跑,对妖树来说,城外附近区域已经没法再补充了。

    嗯,妙相或许也算一个,不过她才不会傻到束手待毙,早早在周边放出一些驱除、迷惑性质的香气,本身的气息也隐匿得很好,还比较安全,但她仍不会久留,相对来说,她更关心余慈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正准备离开,心有所感,上方黑暴开裂,天光洒下,似乎与上空的气机相接,妖树长枝忽地分出几十根,像寻找阳光的藤蔓,循着黑暴洞天透下的天光,带上了层层净火,抖动着向上穿探,根本全无难度地就破开了黑暴区域,现在还在上升。

    哦,要到碧落天域去找食儿吗?

    妙相倒是挺好奇,妖树的长枝究竟能伸展到怎样一个地步。她无声潜行,来到黑暴上空,视野一下子开阔不少,然后她就看到,那数十根挥舞的长枝,像是燃烧的火蟒,在碧空狂舞。

    可是这附近的修士、凶兽等等早给吓跑,没有能满足它的食物。

    长枝像是没有极限,在妙相的注视下,再度拉长,朝着上方空域突进。

    再长难道能延伸七千里,到九天外域不成?

    妖树确实够不到,然而当长枝上的天界净火接触天光,突然就射出一缕红芒,这光几乎全不散失,横扫天域。而与之同时,又在不断地吸取天地间游离的精气,光束似乎永无衰减,映在百里、千里开外,也不过是拳头大的光斑。

    每一根长枝都如此,红芒长线便开始扫荡天空,像是妖树的“视线”化为实质,谁知它的尽头在哪里?

    陆素华忽然发现身外,多了一层朦朦的红光,微有灼热之感,但她没有在意,她和陆青的战斗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候,而且,在这碧落天域和九天外域的交界处,界限本身已经是非常模糊,一步跨出,可能就是两界之别,相应的气机变化,如乱麻似的,什么状况都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这千万道无形的丝线,把人用力捆住,十成力气,用不出七成。

    而陆青驱动妄境,利用天魔而不用自己的手段,就使得这种消减的影响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陆素华仍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,长生真人和步虚修士的差别就是这么难以逾越。

    阳神恢宏的金光,在这处天域,与一个小太阳仿佛,在此光芒照耀之下,陆青的阳神法身却已经近乎完全透明,妄境也开始破碎,里面的人物、景致大幅削减,露出一片一片的空白,这证明陆青的力量已经不足以维系其存在。

    势头永远都是此消彼长,当陆素华占据主动,相应的,域外天魔的反噬,包括十魔内禁的压力,都冲着陆青叠加上去,强者愈强,弱者愈弱,陆青现在完全是凭借着仅存的一点儿执念在坚持,而这注定了不会持续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胜利在望,陆素华却没有放松警惕。她微微眯起眼睛,只有眼缝金光流灿,她能感应到,在这时,遥远虚空深处,有不怎么具备善意的视线,投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局面在慢慢地起变化,更外围的域外天魔,开始了又一波骚动,只不过这次,并不受食欲本能的支配,而是在某种力量的控制下,确切点儿说,是在某种法则的驱动下,形成一个

    这是魔劫。

    她和陆青因为天魔裂魂化身为分开,在神魂层面形成了破绽,如今重新融为一体,破绽消弭,而双方多年的累积,也将持续发挥作用,一举将其修为推上更高的层次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破开这个劫数。

    现在,双方神魂层面的融合还远远没有结束,魔劫击其流,一下子将她推动最被动的境地,不过陆素华夷然不惧,她早知道躲不过这一关,也早早做了准备,其实,她一直在期待着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时候,身外沾染上的红光,却是有了些变化,一股烧灼的热浪透过来,不论是她的本体还是阳神法身,都能感觉到周边急剧升高的温度,更有甚者,高温之下,两边周流不息的精气似也蒸发了些许。

    对一位长生真人来说,这是绝不应该的。

    陆素华眸光流转,开始对那红光重视起来,或许那就是魔劫的一部分呢?

    正想着,周边红光剧盛,像是无数层光芒凝聚,轰地一声,那里燃起了火焰,焰光无色,近乎透明,只能从虚空扭曲的幅度,才能见其炽烈。

    外域空气稀薄至无,火焰的燃料显然另有

    更外围,域外天魔间有些骚动,这种火焰的气息,它们非常讨厌。

    天界净火?

    陆素华更意外了,哪有自打自脸的劫数?

    一念至此,周围的域外天魔便被急剧扩散的火焰卷了进去,

    外域无声,但陆素华还是切入了众天魔神魂层面。

    在那尖锐的意念洪流,除了痛苦,分明还有不属于众天魔的别样意念,且就是伴随着红光而来,极其狂暴,它甚至干预了将近成形的魔劫法度,将其自具的规则插入,凶横之气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陆素华眸光一扫,阳神忽地分出一道虹光,罩住本体,紧接着,便有数根长条树枝模样的怪异之物从虚空刺出来,无声甩击,上面铺着一层天界净火,目标直指她的本体。

    由于先一步生出感应,火焰长枝没有得手,可这玩意儿在虚空一晃,竟是接连分化,几十上百根长枝交织成,铺开盖地罩下来,由于天界净火剧烈燃烧,长枝的质地介于虚实之间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眉头不自觉皱了一皱,阳神之外,虹影剑化为一道圆虹,剑气迸发,这一次接触,陆素华感应变得更加清晰,以她的心志,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:

    净火天劫,怎么沾到这里来了?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一行车驾,早到了渡口,却停在这儿,不得前行。

    太玄封禁从半个时辰前,开始变得不稳定,本是圆融无漏的冰封寒意,却渐渐泄露,方圆十丈方圆内,几乎是站不住人,连带着地下暗河都结了冰。

    朱英站在厚厚的冰层之前,盯着里面已有些模糊的人影。有一件事她可以确定,太玄封禁在破裂,而且是被暴力破开,最糟糕的是,发力的不是余慈,随着眼前状况的演化,不稳定的太玄封禁,说不定会带着余慈一起,变成冰渣。

    朱英隐藏面具之后的脸,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,少见的动摇和惶惑在心头滋生。

    她是重器门里,仅有的一位拜入蕊珠宫的修士,在此前后,她对羽清玄的神通广大,从来都是顶礼膜拜,不会有任何置疑。羽清玄说冰层会在四个月后破开,就是四个月后破开,她根本没做过出现意外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以她的见识,虽是完全不明白事态激变的缘由,却知道再这么下去,余慈可能下一刻就死在她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忽有声音响在耳边:

    “诸位,不知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?”

    话音温和清润,令人一听便心生好感,朱英心头却是寒意森森,说话的这个人,她是见过的,原本在数万里开外的华严城,为什么突然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危机时刻,朱英恢复了冷静,至少表面上如此,她将余慈挡在身后,直面来人:

    “白莲法使何故到此?”

    “为机缘而来,也为九烟道友而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朱英身后冰层便发出吱吱的声响,有火焰从冰层烧出来!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先还昨天的欠帐,避免债台高筑……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