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魔树异种 天劫乱象(一)

    无拓城上空,围在方寸魔国外的三头天外劫魔,正艰难抵抗风灾,偏又不甘心丧失这个突破的大机缘,正在纠结,就听到了里面那一声哀嚎。【 飞@@@@】

    域外天魔,尤其是虚体,没有天生的发音器官,能出现这一声响,当是精神层面激烈的反应,打穿了壁垒,才有这般效果。

    三头天外劫魔都是心思机敏之辈,可就是因为三方同在,在哀嚎声带来的危机感如潮水般碾至的时候,它们的第一反应是:

    那边怎么做?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样的反应糟糕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嘎嗦。”像是坚果被一脚踩碎,方寸魔国就是在这样的声音里,全无任何缓冲,直接崩裂开了。

    无数狭长阴影,由爆裂的冲击带出,一下子支起长刺,像是刺猬,但简直锋利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三头天外劫魔,在第一时间被穿了个千疮百孔。对它们来说,这不是致命的伤势,可当它们在惊愕遁逃时,这些支起的阴影长刺开始扭曲甩击,像是柳树的枝条,与之同是,极度阴损的抽吸之力发动,其力量之大,使得周围虚空都凹陷下去,形成一个内聚的漩涡。

    它们发出和前面几无差别的哀嚎,竟是不由自主地被阴影长枝勾锁,挣扎难起,在强横的抽吸之力作用下,一身精气法力,包括巨量的愤怒绝望之情绪,尽都倾泄而出,被央那初步成型的妖物吸收。

    这一刻起,无拓城的人们,看到了一个荒谬绝伦的生长过程。

    方寸魔国,瞬间生长出了一根巨树。

    阴影魔雾构成了大树的主干,看不清晰,但其根系却是实实在在地发达和强悍,竟是硬生生撕裂了城外的防御阵,刺入大地,与周围的地脉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黑暴呼啸着,从根系造成的裂隙切进来,飞沙走石,顷刻间将周边的屋舍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但真正让人心肝儿抖颤的,还是那随后铺展开来的枝条。

    最初还是半虚无状态,很快就凝成了苍黑的颜色和质感,同样轻松破开了防御阵,无止境生长,无止境地延伸,城池上空,便像悬浮一头跨空而来的妖魔,放出以千计、万计的魔手,探向城池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没有人相信这些阴暗诞生的东西,会与人为善,事实上,那确实是一种奢求。

    千万枝条同时探入无拓城,转眼就将外围防御阵彻底撕裂。没有了防御阵的保护,无拓枝城当即完全暴露在黑暴的冲击下,绝大部分建筑物,在接下来十息左右的时间内,成片崩毁,而这里的人们,根本没有机会为此而愤怒,在铺天盖地的苍黑枝条下,他们被抽打、被捆缚,又或者直接勒杀!

    未死的人是不幸的,苍黑枝条一旦将其捆缚,其尖端立刻刺入其肌体内部,注入剧毒的汁液,那是六欲浊流的显化,刺激身体,激发疯狂的情绪,使之成为巨树的养份。数以千计的修士就这么“挂”在树上,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

    但就是死了,也远远不是解脱的时候。

    苍黑枝条上扭曲的阴影,正是串起的死者魂魄,保留着生前死后最痛苦的姿态,呻吟哀嚎。

    “柳观***养出个什么玩意儿啊!”

    在承启天,完全是以粗暴的方式,通过探来的长枝,和数千里外的无拓城重新建立起联系。

    妖树……影鬼这么称呼,这株妖树的生长壮大,肯定与柳观有脱不开的关系,其人在无拓城,用邪法驱动神道,毫无节制地抽取百万修士的情绪和信念力量,在方寸魔国运化,更是吞吃了进入争夺控制权的天外劫魔,最终生出了这么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如今方寸魔国完蛋,这个侵略性十足的家伙,就通过天魔殿之间的联系,杀入承启天。

    它是猎食来了。

    苍黑的树枝被小五磁雷重创之后,不再甩动“捕食”,而是插入了承启天的地层,化枝为根,以此为根基,略细几圈儿,可数目多得让人眼蹦的树枝疯长,咻咻甩动。

    在妖树长枝插地之际,太玄封禁的冰层便给硬生生砸碎裂口,长枝得以直接“抓住”承启天,其根系在地层下急蔓延,甚至是扣住了云楼树的根须。

    所幸,云楼树算是无情众生,没有情绪的波动,妖树对此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影鬼知道有了大麻烦,便在与姹女阴魔纠缠的空隙,冒着风险放出神识,逆向刺入妖树本体所在的无拓城方位,看那边情况。

    然后他发现了,这棵大树也是非常挑剔的。

    它每时每刻都在制造大量的负面情绪,形成海一般的六欲浊流,可它对六欲浊流完全看不上眼,只是将其作为一个标准。在六欲浊流灭顶的它完全不管,倒是谁能从冒头,就证明那个人有超凡之力,自然也就成为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全无节制的吞吃。

    这事儿也太邪了!

    影鬼无论如何都看不懂,如此粗暴的方式,没弄得爆体,反而能造就这样的怪物?这完全悖逆了天地法则的意志,也必须是有什么弱点,只是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不等找到,承启天就要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是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灵智迹象……

    影鬼忽地灵光一闪,现在不是仔细思量的时候了,他大叫一声:“小五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小五真的是越来越机敏了,他话音才落,小五的气息就完全收敛,影鬼比她更早一步,飞仙剑意贯空,一次爆发,拼着受伤,硬是将姹女阴魔挡下星辰天。

    这时,恰是妖树长枝肆意扩张的开始。

    便在妖树长枝袭来之际,它以天魔法门,强行敛息,重重摔在冰面上,滑飞出去,位置在移动,可身体就像死了一样,不露半点儿气息。

    就像他所猜想的那样,妖树根本没有任何灵智可言,就算他近在咫尺,之前也展现出了足够的超凡之力,但妖树仍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们张扬的气息消去后,承启天最明显的就是冰封寒意。太玄封禁可是羽清玄的手笔,内里蕴含的独特力量,使得妖树长枝极其兴奋,更加激烈地击打冰面,笃笃连响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一点不能忘掉,失去了阻挡,姹女阴魔的气势自然大涨,这是天地法则意志的趋向,不以局势的改易为转移。

    妖树可不管你是什么来头,在敲冰之余,也锁定了这一目标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