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天上天下 魔殿攻防(终)

    天劫有本劫、外劫之分,本劫是自己招惹的天劫,外劫则是由这一劫数间接导致的劫难。【 飞____】

    比如因为天劫造成的虚弱,引来仇敌觊觎,这就是外劫,也属于天劫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本劫那边看天地法则公正,一边不会放出严重不对等的力量,可外劫这边,就全看人品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上,余慈似乎不太妙。

    他这个惹祸精,招惹了太多不应是他这个层次所能接触的强悍力量。

    方寸魔国被招引过来的六欲浊流,只不过是其的一个。

    乌黑的色泽在急剧扩散,里面魔灵也四散开来,有的干脆就直接遁入地下,这些魔灵为浊气所生,它们连最初级的智慧也没有,有的只是破坏性的本能;其个体的战力都不高,却能够污秽道基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越难对付。

    眼看小五跺地产生的灵光,完全渗入地底,逐步消散,却一点儿没有反应,影鬼都以为小五是失手的时候,地面之上,五色光圈张开,一条飞天蜈蚣嗡地一声从里面飞出来。

    这异种似乎一下子开启了某道门户,当下,大批量的虫豸异种从五色光生出,在令人毛骨悚然的“沙沙”声,这些个绝称不上顺眼的小东西们,和地层上下的魔灵撞在了一处,随后就开始激烈的厮杀。

    太化玄冥浊灵神禁!

    此乃北岳神禁的一种,所衍生出来的这些凶灵异种,本无实体,只以浊气为生,以污秽为食,通过符禁生克变化,慢慢生出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,它们虽然都是凶灵异种,但干的却是清秽祛污的活计,直接落入六欲浊流的潮水,自然要抓着机会,以之为食,提升自己的异化度。

    当下,污黑的承启天地面,完全被这些虫豸异种覆盖,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小东西,将口器覆在上面,大力吸食,还有的直接扑上天空,承接降下的污秽潮水,有的甚至干脆以魔灵为食,几口吸干吞下,身体在迅膨胀,气息也愈发悍厉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通过这些凶灵异种,小五将六欲浊流纳入了自己生克变化的领域,也就实现了对那处局面的初步掌控。

    影鬼忍不住大叫一声好,这一手,只有天赋精通五行生克符禁法门的小五才能使出来,但用得这么及时、这么恰到好处,也不枉他这一年多,针对其战斗意识的培养。

    然而他一句话刚夸完,外头的某个感应,就让他变色。

    已经登上地下河渡口的朱英一行人,忽然停下,有些慌乱的样子。

    因为在冰层密封的余慈,其皮肤光泽忽然以可以目见的度消失,十数息一过,整个人在冰封都似瘦了一圈儿,分明是精气被夺之相。

    那边如何处置,影鬼不管,他猛地扭头,盯紧了眼前仍欲扑往星辰天的姹女阴魔。

    他却是忘了一件事,

    姹女阴魔的发端,其所存在的根基,就来自于余慈,原先植入宝蕴脑宫的魔种,此时也已经转移到姹女阴魔体内。某种意义上,这是一条直抵余慈核心的甬道,姹女阴魔完全可以通过这一联系,绕过他们和太玄封禁的保护,强行抽取精气。

    或者可以这么说,天劫对余慈根基的伤损,一直都没有停止过!

    他这边一个恍惚,姹女阴魔身形再度虚化,冲向星辰天,大有手摘星辰之势,影鬼出于本能,发力拦截,可是心底却在油煎火燎,怎么办?

    另一方面,小五通过太化玄冥浊灵神禁,初步掌控了那边的局势,虽然还要分心护住人间界,但以她的水准,正常发挥,就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可那边事情也在变化。

    太化玄冥浊灵神禁放出的凶灵异种,其胃口大概是太好了,短短时间内,就将姹女阴魔招引来的第一波六欲浊流吞吃干净,按照小五的想法,第二波、第三波、第四波肯定是要再碾过来的,偏偏事态的发展就出乎她的预料。

    天魔殿圆珠和它所沟通的方寸魔国之间,蓦然出现了一个断层。

    六欲浊流断流了。

    其实可以这么说,小五其实是帮了主控魔国的天外劫魔大忙,从一开始,那位就对这边缺乏足够的兴致,尤其是天地法则意志操控了姹女阴魔之后,更不想趟这边的混水。只是不那么听话的六欲浊流被姹女阴魔招引,让它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而等到小五放出太化玄冥浊灵神禁,一下子阻断了六欲浊流的势头,它就知道,脱身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天外劫魔绝不缺乏智慧,它的决断力超强,抓着机会,立刻切断了与承启天的联系。

    小五有点儿发怔,不过在她的想法里,这样当然最好了,控制着那些凶灵异种将残存的魔灵吞吃掉,她就准备去帮影鬼的忙。

    可在这个时候,她看到,悬浮在半空的天魔殿圆珠在发颤,应该不是它本体的结构问题,而是……

    哧地一声闷浊声响,天魔殿凝化的圆珠炸开,更确切地说,是给撑爆了。

    一条粗若儿臂的苍黑树枝,从那里面捣出来,长度超过十尺,呼呼甩击,让小姑娘看得眼皮直蹦。

    树枝上面还点缀有叶片,然而每一个叶片,都不见叶脉结构之类,有点发虚,接下来她看得更清楚,那是什么叶片?分明都是蠕动的阴影,这些阴影在树枝扭结出各种妖异的姿态,像是被捆缚、被侵害着,还发出如飒飒风声般的呻吟。

    小五的小辫儿差点儿立起来,近乎本能地一个磁雷砸出去,落在树枝上,将其震得摇摇晃晃,裂了一个缺口,里面涌出来的,正是漆黑的六欲浊流汁液。

    元磁神雷熔金销铁几若等闲,可小五这慌乱下全力一击,竟然只是打裂一个缺口,这强度……

    便在此,承启天,响起一声极致痛苦的尖鸣。

    其源头却不在承启天,而是来自于已经非常遥远的方寸魔国。

    那是天外劫魔濒死的哀嚎!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