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天上天下 魔殿攻防(四)

    把那颗魔种拿出去?

    除了余慈,恐怕没人能做到,其实就算是余慈,做不到的可能性还更大些。└飞@?@@@www.feisuzw.com ┘

    至于宝蕴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影鬼略微知道一点儿,也知道余慈要负责任的,不过他不关心这个,现在他只想着全身而退……

    一着急,还真给他想出个不是办法的办法:这边的天魔殿早晚是要放弃的,早放弃一步和晚放弃一步,其实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那么,就早一点儿好了,寇楮先离开,然后是幽蕊,至于其他那些人……抱歉,他们是谁?

    等到两个余慈明确要保的人脱身,他在里面辗转腾挪的空间就大了许多,一些手段也好使出来。

    当前天魔殿将众人心智整合,浑融一体,也就是影鬼的修为和技巧远远超出除小五之外的其他人,能够暂时屏蔽真实想法,才没有露了底。

    寇楮很听话,幽蕊的心思就多一些,影鬼也想到了,会再做个屏蔽。

    思路一开,影鬼又有了信心,至于“早一步”给余慈带来的反噬,来吧,看看太玄封禁和六欲浊流,哪个更强一些。

    撑过了第一波,他就有十成把握,助一行人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然而百密一疏,他的想法瞒得过谁,也瞒不过小五,小姑娘当然很惊讶:“这……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想法可是没有经过屏蔽的!

    影鬼抚额,知道不能耽搁,以强横的意念,破开一切思绪乱流,通知了余慈分神,因为有危机时刻先保住寇楮、幽蕊的原则在,这一条没什么问题就通过了,寇楮甚至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“一脚踢开”,断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幽蕊确实有几分聪明,她借着灵巫法门一些技巧,先帮助影鬼暂时稳住大的结构,这才抽身而退,但也因为缺了这生力军,在她离开之后,天魔殿的主体结构直接崩了一半。

    其他人再乱也没办法,但在此时,差不多就是当场反水,更抵挡不住对面六欲浊流的冲击,造成了天魔殿的反噬,在第一时间就将余慈分神重创,凶横戾气顺势就压至承启天。

    影鬼冷冷一笑,意念如剑,将天魔殿与他的心神联系切断,轻松得像是斩下一段袍角,小五也不用他担心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只需要帮余慈抵挡住最初的一波冲击,等两个天魔殿同化完毕,主控权交出,反噬什么的,既然早早将天魔殿外置,也不会太强。

    粘连之类的问题,也就顺利解决,那时候,一路东去就成,至于受伤一类的“小状况”,自有余慈承担,关他屁事。

    他的信心十足,可事态便在此刻,突兀生变。

    天魔殿的反噬,揪住了余慈与之相连的气机脉络。便在双方接触的瞬间,影鬼耳畔,似乎听到了一声雷鸣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可里面蕴含的信息和力量,却让他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曾经有劫法宗师的修为,影鬼最清楚不过,这一声雷鸣,却是天地法则运化之机。伴此雷音,寄存在宝蕴或曰姹女阴魔身上的天劫之力,蓦然“苏醒”!

    用这个词儿最是恰当,那就像是一个沉睡的人醒来,不管是宝蕴也好,刚刚生出的姹女阴魔的意识也罢,在天地法则的强横面前,都毫无作用,最终都要由法则意志主导。

    这是余慈的劫数,由于目前天魔殿的反噬,天地法则终于又找到了机会,将劫数降下。

    影鬼“哈”了一声,但后面无以为继。

    他知道,事儿大了!

    第一个起反应的不是影鬼,不是小五,自然也不是还在昏睡的余慈,而在被封死在屠灵狱上层的死魔。

    它们欢呼,屠灵狱加上太玄封禁,让它们一时还无法恢复活力,可来自于天地法则的力量,却与它们是同源的,彼此感应,只要轰开一点儿缝隙,它们就会冲出去,把心内虚空吞噬得一点儿不剩。

    因为天劫之力的苏醒,方寸魔国那边,正与风灾相抗的天外劫魔,倒是很知机地收拢六欲浊流的冲击,这使得受天地法则驱使的姹女阴魔,与方寸魔国之间,出现了一个断裂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等于是将这边的天魔殿,送给了姹女阴魔接管,虽说已经是崩塌大半,不可能存在太长时间,可依然能够作为进攻的跳板,从某种意义上说,也等于是将其“礼送出境”。

    方寸魔国那边做出反应,相应的周边气机就有变化。

    一直在关注局势的白莲,神色微动,看到在风灾挣扎的域外天魔间,忽然闪过了一个新的身影。

    和不断变化形体,以消减风灾伤害的天魔不同,那令人目眩的身姿,从头到尾都非常清晰,但持续时间极短,一闪便已不见。

    妙相轻“咦”了一声,但只是惊讶,可白莲的眼力要胜她数筹,却察觉出其气机的流向,以及其所代表的事态变化。

    天魔双殿……

    原来这里还有一座外置的天魔殿,而姹女阴魔正夺殿而入,在此其间,天地法则意志明显占据了主导地位,且具备强烈的针对性。

    而其目标方向是……东!

    她转过头,目光似乎穿透了无边黑暴,直指某个方位。

    妙相感觉到她的变化,乍一扭头,便听到:“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踪影全无。

    妙相根本没捕捉到她的身形,可想到前面她目注的方向,还有小五前面透露的信息,眉峰蹙起,再看无拓城上空风灾魔气,摇了摇头,也往那边赶去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影鬼背着手,脸上毫无表情,直视前方,小五在他身边,抓着自家小辫,嘴里念念有词,还是有点儿紧张。

    前方承启天,红光照下,像是夕阳斜照,一片血色,这是天劫之力侵入此间。影鬼二人没想着去阻挡,因为有了天魔殿这一条路子,妄想拒敌于外,只会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红光最盛处,人影显化,姹女阴魔光赤无遮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小五哇了一声,似是想起了什么,拿左手盖住脸,手指却分得很开,从指缝里好奇地观察。

    影鬼略微调整气机,和小五的融汇在一起,以便提升接下来联手合击的效果。这种小技巧,小女孩儿是不懂的,他就要操心一些。

    如今,他和小五就相当于余慈渡劫时的护法,本来干的是查缺补漏,以防万一的活计,问题是天劫临头的时候,余慈主意识昏睡,做的叫一个错漏百出,两个护法者,比自己度劫还要辛苦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欣慰的是,太玄封禁在限制了余慈的同时,也发挥了作用,在未破开之前,承启天的结构反而更稳固,天劫之力侵入,仍没有造成直接的损伤。

    如此,绝对要在这儿控制住局面。

    影鬼将意念与小五沟通,小姑娘忙将手从洁净的脸上拿下,玉琢似的小手在轻搓,便有火焰如雨,对着红光及其间姹女阴魔落下。

    这是符禁所蕴之符火,不管无形有形之物,均可焚烧。

    寸许高的火苗无论如何都不熄灭,附着在红光外,冰面上,滋滋作响。

    对此,姹女阴魔的应对方式很简单,檀口微张,一颗仅有龙眼大小的漆黑圆珠吐出来,与周围红光混染,上面似乎刻着花纹,细看去,却是人影挣扎,浊流滔滔。

    天魔殿,且正是余慈分出去的那个!

    影鬼搭眼一瞧,就有些牙疼,也不知是姹女阴魔本身的智慧,还是天心法则的演化,之前竟没有完全将其毁掉,而是保存着余慈的分神,形成一个共生关系。

    这样,小五的符火烧过去,所有的伤害就要由姹女阴魔和余慈共同承担。

    小五放也不是,收也不是,只能拿求助的目光去看影鬼,可就在此时,姹女阴魔骤然发难,竟是不管承启天,身形飞纵,由实化虚,转向星辰天。

    那里可是余慈天垣本命金符的根基所在,是余慈超凡脱俗的第一步,无论如何都不能有失,影鬼顾不了许多,身化剑光,暴起拦截。

    可未等双方贴近,大片红光剥离,像是布下了一层雾霭,看似罩落承启天,可那又是一次虚实转化,竟是不管承启天,直落向人间界。

    影鬼先是一愣,然后就是大骂,这一下就击了他和小五的死穴。

    不管是星辰天,还是人间界,都是心内虚空的组成部分,与承启天平行,并未显化。在那里,影鬼和小五的战力无疑要受到限制,对方上来就直指这两处,肯定是有所针对。

    星辰天是有点儿危险,但影响更大的是人间界。那里虽只是最虚无的投影,大部分时间,概略模糊,却是联系着所有植入魔种的生灵,一旦姹女阴魔发力,借着心内虚空的联系,将这些人的精气全部夺取一空,什么都不用说了,一切后果和劫数,都将由余慈承担。

    原本专属于最顶尖人物的劫雷,也说不定会破例送给余慈享受,那时才叫一个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他的剑修手段,用在阻截上,事倍功半,只好招呼小五:“封住!”

    小五急切间,也不及用出符禁,干脆把口一张,灰黑磁火喷出,化出九地元磁神光,将百亩方圆的承启天,封了个严实。

    如今姹女阴魔是想由实转虚,走心内虚空的路径,避开两人的封锁;小五则以浑厚无匹的元磁之力,封牢了承启天,不给对方任何转化的机会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似也没想到,小五有这般手段,一击不成,反让影鬼欺身上来,剑气迸发,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若是常人,如今早给切成了十七八段,可姹女阴魔虚实莫测,虽是一剑便有红光晃闪,气息转弱,但最终都维持了形体,且双眸透出粉红色的光芒,透照五尺,令人望而凛然。

    影鬼见好就收,无形剑诀展开,倏然不见,但只要对方还往星辰天冲,他自然会给几记狠的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倒是没再往上冲,倒是天魔殿显化的漆黑圆珠重又腾起,在空滴溜溜打转。

    影鬼看去,便有感应,就见那珠子内部,似乎生出了绝大的招引之力,和远方庞大的力量相接。

    这是主动连上了方寸魔国啊,那头天外劫魔本来还要置身事外,可如今,竟然要被硬扯进来了。

    再怎样的修为,都很难将六欲浊流这种天然狂暴之物,弄得如臂使指,再有天地法则意志催化,更难抗拒。那边的天外劫魔,恐怕也在骂娘。

    真***……

    影鬼总算是确认这姹女阴魔所代表劫数的的厉害。不在于天劫的种类有多么可怕——针对一个半步步虚的修士,本来就没必要劳师动众,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,基本上还是兵对兵、将对将,不会“铺张浪费”。

    真正可怕之处在于,因为她不是以本身意识驱动,而是以天地法则为根基,别说分心二用,就是十用、百用、千用,都没有任何问题,且是算计精到,水银泄地,无孔不入,相对而言,天劫的种类、规则,反倒是一种限制了。

    屠灵狱,死魔又是齐声欢呼,在它们的感应,封禁已经开始弱化了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影鬼反而想得少了,只道:“守着!”

    天地法则总要维持一个起码的“公正”,对余慈这种层次的人来说,就算是虚空开辟,引来天妒,天劫之力总量也不会大,会有一个标准在,如此守到最后,就是胜利。

    方寸魔国的冲击终于来到,仍旧是六欲浊流,承启天是心内虚空的一部分,自有其独特的运转法则,不管是多么抽象的东西,在此都要显化出一定的形象,浊流一到,就是漆黑恶臭的污垢潮水,从天魔殿的乌黑圆珠一圈圈扩散。

    里面还有奇形怪状的东西,那是六欲化染的魔灵。

    如此污秽之物,真在这儿肆虐,余慈就算不死,也要根基受损,百年之内,休想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影鬼剑光急落,飞仙剑经,有不少破邪除秽之法,只不过能不能控制住几无穷尽的六欲浊流,同时抵挡住姹女阴魔的破坏,他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小五叫了一声,重重跺击脚下地层,一圈灵光扩散,转眼渗入地底。

    这也是六欲浊流的污垢大潮落地之时,才一沾到地面,便是哧的一声,乌黑一片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两更并发,今天遇到很伤情绪的事儿,说是午发,又失约了,不过心里还是庆幸,好歹雨过天晴。

    明天更新会比较迟,大伙明晚再看吧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