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天上天下 魔殿攻防(三)

    “起风了。└飞@@@@www.féi:suzw.com ┘”

    白莲站在半倾颓的盗天楼废墟上,记得这里原是无拓城最醒目的建筑之一,是天夺宗的标志,但今日之后,还有没有天夺宗还要另说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刚打过照面的夺心道人,不过接下来就闭上眼睛,仔细感受扑面而来的料峭寒风。

    无拓枝城外围立着防御阵,阻挡北荒黑暴的冲击,防御阵之内,很少有像这样感觉清晰,又带着纯粹自然气息的风。可事实上,浩荡长风正从九天之上吹动,轻而易举地越过了城池防御阵,将其独特的力量注入阴影魔域之。

    身边,妙相抬起头,气息却是非常谨慎地收敛起来。

    那风并不强,可当其抵达上空方寸魔国附近,就有一波强横而尖锐的精神冲击四面扩散,那是域外天魔痛苦的哀嚎。

    域外天魔有虚体和实体两类,实体是有肉身,至少是一段时间内,以肉身存在的,但总体上还是以虚体居多,便如游魂一般,其实层次上有本质的不同,伤神夺舍,是其最擅长之事。

    突入此界的四头天外劫魔,比例上倒是合拍,一头实体,三头虚体,其一头已经冲入方寸魔国。而除了抢得先机的那个,其余三个,在此时都是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从九天之上刮来的风,挫肌销骨,又毁神灭魂,是曰“风灾”,正是天地法则,对侵入真界的域外天魔所做的回应,对天魔之属有克制之效。

    对此,见多识广的两人都不奇怪,白莲看了几眼,就不再感兴趣,径直移动。此时城再没有人阻拦她,不一刻,她就来到之前来到的重器门的产业,亦即宝蕴倒伏之地。

    她仍未表露自己的态度和打算,妙相却往下看,见到那情形,略一摇头:“红粉骷髅,刹那红颜,可怜可怜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一挥袖,森白的火焰燃起,将下方的身躯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白莲没有阻止她,站在原地,因为她能感觉到,那份机缘感应,并没有随着宝蕴的身死而消失,反而在柳观远离、天魔降下之时,愈发地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她可以确定,那个可怜女子的神识烙印,依然存在,且正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成长壮大,和她的那份机缘的联系,也越来也紧密。

    那么,她在哪儿,那背后的那份儿机缘在哪儿?

    白莲抬头,看向上面因域外天魔的挣扎冲击,而高度扭曲的虚空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柳观无影无踪,天地法则针对天魔兴起风灾,可影鬼等人的压力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任何一头天魔,都是玩弄人心的高手,天外劫的层次,更是大师的大师,其心思灵智,绝不逊色于一个长生真人,就算受真界大环境的影响,可等到扑入魔国之际,就又恢复了全盛状态。

    外面风灾劲吹,方寸魔国却是个最好的避风港,抽取百万人的六欲浊流,形成的厚重壁障,就是风灾,一时半会儿也攻不进来。

    这期间,那头天魔除了应付同类的争抢,间或抵挡风灾之外,大部分精力,都放在强化对方寸魔国的控制权上。

    影鬼清楚地知道,现在由于粘连作用,他们这边的天魔殿,就像是附在方寸魔国之外的一个小点,看起来很不起眼,可想要想瞒过天魔,还是比较困难。

    这是由域外天魔的性质决定的。

    域外天魔,在佛门又曰“他化自在天子魔”,言其自身无法变化出欲乐来享用,只能“他化”别人之欲乐为己所用,人心变化生就的六欲浊流,就是它们感觉最可口的美食。

    不过,那只能说是无生念、集阴煞这两种层次,在更上的层级,六欲浊流就变成了点缀式的调味品,有些天魔甚至觉得这玩意儿太污秽、口味儿太重,相比之下,修行之人所具有的超凡之种,精进之心,才是它们最喜欢也最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利用他人的精进修行,为自身获取利益,也是“他化自在”的意义之一。

    柳观的行事,是以邪法驱动天魔殿法门,迅造出了方寸魔国,里面长了什么?

    从无拓城修士的反应就能看出来,不外乎偏执、仇恨、**等芜杂阴暗的情绪,这是能让人格扭曲的巨大力量,但注定了是暂时性的东西,和超凡、精进之类,哪能扯上一点儿关系?

    反倒是被粘连住的他们这边,倒是颇有几个“可口”的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影鬼这边,能够感应到,对面的六欲浊流有了一个比较短暂的凝滞,随后再次开始凶横的冲击,只不过在其,已经多了一些小小的、又不断扩大的漩涡——这当然只是感觉,不过一些特别混乱、不好驾驭的情绪,确实通过这些“漩涡”调整,被甩出去,使六欲浊流渐渐有了条理。

    这种“条理”不是泾渭分明的那种,而是使冲击有了可控性,显然,那头天外劫魔是个比较挑剔的家伙,而且也有手段,轻而易举地实现了初步的控制,借此将里面有价值的东西筛选出来,以满足“口腹之欲”。

    这样有好有坏,

    好处是有了条理,应付起来可能会更有头绪;但坏处在于,对方的控制力在迅加强,比方寸魔国自发的运转可要强出太多,这处简陋的天魔殿,还能再坚持多久?

    毁就毁吧,可粘连不除,大伙儿全都要倒霉!

    最要紧的就是要破掉粘连状态,可是,在这里面起最关键作用、贯通两处天魔殿的央环节,是应该叫她宝蕴呢?还是称其为姹女阴魔……

    这一点,那位怕是不会太在意。

    如今的宝蕴,或曰姹女阴魔,正在六欲浊流起起伏伏,分明是受到了方寸魔国的控制,可在她“体内”,一颗魔种也在运转,是搭建虚空大的一个节点。

    两个原本并无关联的“天魔殿”,就以这种方式,实现了互通。

    只不过,由于方寸魔国的强大优势,这边被压得抬不起头,这个联系,现实意义上,就是一条单方面倾泄六欲浊流的“阴沟”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下一更在午,最后一天推荐日,求各种支持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