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天上天下 魔殿攻防(上)

    距离跨过亿万里,在温暖湿润的南国,飞泉山正是一年最好的时节。【 飞^^YY】

    听香苑前,丝缕水烟从山壁流下,汩汩水声,衬得这一片小天地愈发幽静,竹林,四季常青的草甸像毯子一样铺开,此地主人最喜赤足在林慢行,享受难得的轻松时光。

    可此时,这片林子里,却流动着淡淡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羽清玄长吁口气,将柳观直接移去了东海,这个结果,她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她的虚空神通,不比自成天地那般玄奇,但最擅长的虚空挪移之术,早年便能通过镌刻的符纹表达其部分玄妙

    只不过柳观修为强绝,在他身上实现虚空大挪移,根本无法控制去哪儿,甚至有可能直接传到陆素华那边去,只能说是一场赌博。

    不过事到如今,赌一下的效果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她又止不住低咳,如今她形貌颇是狼狈,本是披一身素袍,可如今前襟上尽是血迹,血上显出幽幽的光。

    大劫法宗师若炼有真形法体,其血肉自与天地元气交感共鸣,也算是一类至宝,拿去合药,也是能大大提升品级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,这次受伤,羽清玄的损失也着实不小,而且先天元气的损耗,是见不到的。

    肩上微微一轻,是湛水澄的猫身从她身上跳下。

    “张嘴,啊!”

    羽清玄听话地开启唇瓣,一颗药丸丢进来,同时耳边也塞入了埋怨之声:“你也太老实、太卖力了……清玄师姐你真是个好人啊呜!”

    在刚才的交锋,湛水澄从开始便在她身边,却一直隐忍,直到最后才一锤定音,实在是帮了大忙。不过她们师姐妹关系极好,客套之类的话就不必说了,

    稍稍调息之后,羽清玄还在皱眉:“柳观虽是移走,天魔殿却留下了,还不知会惹出什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喵啊……”湛水澄将圆滚滚的脑袋埋起来,对羽清玄的态度着实无语了。

    羽清玄倒是微笑起来,旋又沉思。

    天魔殿乃是以魔门秘法,纠合大量生灵的心意情绪,形成的独特所在,虚实莫测,六欲浊流充斥其间,而这样的地方,却是天魔最喜欢的居所,理由大概和妄境差不多。

    可将天魔殿和妄境相比较,前者收取的对象,几乎没有特别的限制,比大部分时间都源于一人的妄境,规模可要强出太多。若说天魔殿是富丽堂皇的宫室,后者最多就是乡下的农舍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目前方寸魔国这等无主之地,最能吸引九天外域的天魔居于其间,那里有它们最爱的美食,有它们最需要的养料,能够借此不断提升品阶,如此所在,自然对一切天魔之属,都有巨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羽清玄如此在意,还有另一个理由:

    当年上清宗山门,号称有三万六千神明护持,符法通玄者所在多有,最后却遭魔劫倾覆,堪称是上一劫末最惊天动地的大事之一。

    细究其源头,正是被人暗洒了魔种,在无声无息,借宗门弟子之力,形成天魔殿于关键地带,摄引天魔久居,污秽人心灵智于无形之。

    事发之时,无穷天魔涌出,来了个心开花,天外劫、末法主等天魔的强者横行无忌,直接就定了基调,接下来长年累月的魔劫,也不过就是那一次突袭的延伸而已。

    羽清玄想到当年之事,沉默了很久,方撇开这话题:“今天除了践约,倒还想到一件事……陆素华真稳啊。”

    “唔哪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两位蕊珠宫的强者谈及陆素华的前后,亿万里开外,她们口的正主儿正漫步在九天云外。

    身畔非是寻常天域之景,而是山水亭阁,人影往来,仿佛仙家胜境。可在陆素华法眼看来,此地处处虚妄,十之**,都是由丑陋的天魔拼接拟化而成。

    故而,她迈步之时,掩日环、虹影剑都祭出去,金环如大日,长剑如流星,一路行来,无论眼前有多少魔影,都如残雪消融,被破了幻景,销了魔相。

    不过,妄境本身并不脆弱。

    感受她长生真人气息,域外天魔蜂拥而至,像无生念、集阴煞这等级数的,本没有这份儿胆气,却因隔了一层妄境,遮蔽了大半气息,更重要的是,妄境本身就是一个运化渠道,使平日里难有形质的天魔,得以显化。

    从分散的、无效的方式,转化为一个又一个形象各异的人影,使出千奇百怪的技法神通。

    这些人,大部分陆素华都还认得:“铁衣童子,允星……唔,连广微你也用上了?”

    她随口道出,掩日环和虹影剑则是交错翻飞,将各个人影打得粉碎:“不过空有其形罢了,倒是父亲的拳意,你弄得不错,你的理解,有些出乎我的意料,这些年,总算还没有虚度。可是……你自己的力量在哪里?”

    剑环忽地自行交击,清音琅琅,音波所过之处,铺开的妄境虚景,竟是硬生生被凿出个大洞,陆素华便通过这里,往下面“看”了一眼。

    随后她就对着幽深变幻的妄境深处微笑:“羽清玄倒是比想象的还要干脆,不枉我和你纠缠这么长时间……还留了一点尾巴,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由于二人心神隐隐相通,若有外人来看,言语割裂感十分严重,但彼此都是理解无碍。

    陆素华的意思是,北荒和九天外域的距离,是修行界最短的之一,有天魔殿在北荒,那些天外劫、末法主自然都会盯上,这样,二人身在外域,短时间内,压力反而会减小。

    对陆素华来讲,确是如此,可对陆青,还真未必。

    同时,陆青还听出了另一层意思:之前陆素华一直在妄境徜徉,见招拆招,有部分心思就是“拖戏”来着。

    其直接目的,就是让羽清玄和柳观的交战时间更长一些,彼此受伤更重一些,诸如此类。

    更深层的算计,不足为外人道,但瞒不过陆青。

    妄境深处,许久没有现身的陆青冷幽幽道了一声:“辛苦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下一更在午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