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大难临头 天各一方(下)

    在刚才大约二十息左右的交锋,真修圈仅有的一点儿人,要么逃掉,要么死掉。【 飞****】

    如今,这里一片死寂,柳观嘴角噙着笑,一步步走向传送符阵所在。

    在千万条符纹光芒之,专属于传送符阵的那一道,也是非常醒目的,那里吞吐的,除了符箓灵光,还有羽清玄多年精修,炼化的真罡玄光,它穿越亿万里的距离,直抵北荒,主控周边一切符阵封禁。

    是个难缠的对手。

    柳观眸光盯紧了央的传送符阵,脑后影魔刀无声无息放出,刀的本身光芒四射,所过之处,却一片幽暗。

    真修圈内,本就是防护法阵众多,就是刚才柳观和羽清玄角力,也没有破损干净,可在阴影之前,却是连带着其所依托的土石墙壁,逐一崩解。

    羽清玄布置的符阵,其实也是穿梭在这些防护法阵之。柳观亲自驾临,以影魔刀的犀利、辅以神意运化之精妙,可说是无孔不入,无坚不催,符阵再难做到有效地消卸力量,顷刻之间,相对完整的防御体系,就此崩溃。

    柳观咧嘴而笑,露出尖利的牙齿。

    他下一步,重重地踏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整个无拓根城都在晃动,这不是形容,而是确实如此,裂痕从他脚下辐射开来,像是蜿蜒游动的巨蟒,越扩越大。

    修建在高低不等的地层之间的真修圈洞府,开始了缓慢的错位,只因为这一片区域的地层结构,被柳观一脚踏得扭曲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地层深处的岩浆从某处裂隙喷出来,溅起一场小型的火雨,给已经大半陷入黑暗的区域,带来一点儿深红的光亮。

    在错乱的地层结构上,别说羽清玄还在亿万里开外,就是她真身到此,想要重布符阵,也要费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,柳观锁定的传送符阵处,吞吐的真罡玄光仍在闪耀,就是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没有周边地脉元气支撑,跨越亿万里长途,同步发动封禁,其手段必然是神通之属,要消耗巨量的先天元气,就算大劫法宗师寿元几近无穷,可暂时性的虚弱,无疑就给了老天爷降下劫数的机会。

    羽清玄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?

    这一点,柳观才不关心,他倒是很开心:这份儿偏执,真是同道人哪!

    他哈哈笑着,彻底封绝了传送符阵周边的元气供应,也切断了符阵向外的输送渠道。很快,除了传送符阵央那一点儿益渐微弱的真罡玄光,周围所有地带,都有阴影的笼罩之下,偶尔闪烁着岩浆暗红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一刻,无拓枝城的大雪停了。

    方寸魔国没有了最后的掣肘,当下疯狂膨胀,地表方圆百里区域,全都成了它的牧场,所有在此区域内的生灵,都是供它驱使屠宰的牛羊。

    柳观长长吸一口气,通过他和方寸魔国唯一一条感应纽带,他得知,某种玄奇的力量正在那边蕴育、发酵、成长,虽然一开始就长歪了,可在短时间内,依然足够强大,以及……有趣。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想拿过来试试,可转念一想,这么有趣的东西,应该留给黄泉贱婢的血脉享受,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他真的是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战决!

    他大踏步地向前,阴影就像披风,环绕着他,挡开了一切悖逆他的气机,并迅将其吞噬掉。

    在这个方位,他已经看到了传送符阵央,那一道扭曲的缝隙,那里连通着亿万里开外的蕊珠宫,也连通着上一劫末,最为惊才绝艳的女修之一,和黄泉贱婢难分上下的羽清玄!

    好吧,柳观找到了羽清玄和黄泉夫人之间的共同点,这让他来了情绪。

    重重的脚步声,传送符阵周围,仅存的半掩围墙也崩塌下来,阴影吞噬了边缘的符纹,使精密的符阵再难维持,央虚空缝隙的扭曲程度在加深,显出不稳定的状态,这种情况下,它竟然还顽强地存在着。

    果然,羽清玄也是精擅虚空神通的强者,才能脱离符阵,单独将真罡玄光放出亿万里之外,只不知,她的虚空神通具体是什么?

    两种虚空神通的对冲,是很难得的经验,尤其危险性还这么低,换了其他任何一个时间,柳观都会牢牢抓住机会,但如今,他只要迅结束这场拉长太多的缠斗。

    双方相隔还有百尺。

    柳观再一步踏出,进了百尺范围,忽地停下,心底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边界……

    奇妙的气机感应,如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身经百战,最是相信直觉,身子比脑子动得更快,用超出前面十倍的度将脚缩回去,几乎与之同时,虚空裂隙外的真罡玄光,进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喷吐,眩目的符箓灵光像是当空铺开的图画,转瞬间平展百尺方圆。

    前方先一步扩张的影虚空,被此灵光一照,莫名就与他割裂了开来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就差那么一点儿,他就要给陷进去了。

    一击不,那千百符箓灵光线条构成的区域,也在飞扩张,可是柳观退势已成,又哪可能被抓住。

    所以他还有闲感叹:“真是了不起,不过放这种声势,你那边还不得吐血三升?”

    他现在就等一个时机,等羽清玄这路神通盛极而衰,自高峰回落的那一刻,那就是他轻松致胜之时。

    可是,忽然间,依稀有人笑语:“太慢啦啊噜!”

    浅紫光芒透过亿万里虚空,更越过这数百尺的距离,像是一个套环,无比精准地砸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柳观的身躯强健如铁,可这紫光“套环”就是磁石,让人闷气的重压转瞬间就是十层百层地叠加上来,还有种种让人发指的针对神魂肉身的穿刺、抑制,这根本就是一个大劫法宗的法域全开!

    就算柳观同样是大劫法宗师,可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抢先压制之下,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,脚下度骤减。

    他想发动虚空神通,可这时候,之前那个活泼的声音又笑:“代师姐说一句哈……不送了您哪!”

    传送符阵强光大放,碎如齑粉,可更早一瞬,柳观发现,他周围虚空颠倒,方位错乱,距离扭曲,虚空深处,像是裂开了一张大嘴,啊呜一口,将他粗暴吞下。

    影虚空不适应骤然变化的虚空规则,险些分崩离析,自发收回,而他与方寸魔国的仅有联系,则像是一个乱线团,打结了再打结,扭曲了再扭曲。由于心神相系,虚空的反噬他必定要承受,当下一口鲜血喷出来,化为血雾,洒落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海……面?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推荐时间还有三天,大伙月票红票啥的都招呼上来啊噜!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