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大难临头 天各一方(中)

    在影鬼的召唤下,小五急匆匆赶回来,好险在大崩溃前,加入进去。【 飞】

    以他们的修为,不说别的,单论神魂之稳固,就是当世一等一的,再加上由此衍发出的种种神通变化,当下就稳住了阵脚。

    在大辛苦挣扎的寇楮和幽蕊等人,便觉得先有一道冷澈锐利的寒意掠过,将六欲浊流正锋破开,随后就是郁郁雷鸣,震动脑宫,虚空大上竟是电光乱闪,浩大刚正之力,正是六欲浊流的克星,压力登时为之一轻。

    寇楮心头一松,幽蕊想得则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那位主上,如今身份已经挖得差不多了,可身边的力量,却还是深不见底,这压住阵脚的力量,分明是两个不同的高手,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。

    也奇怪,刚刚为什么不用?

    她这里又奇怪,又放松,可是威风凛凛来救场的影鬼,可真的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的想法是,凭着他和小五的力量,先将六欲浊流的的势头阻上一阻,将彼此粘连的状况处理掉,但没必要陷入太深,甚至可以顺势让这边的天魔殿解体,也能彻底绝了余慈的念想。

    可事态的严峻程度,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影鬼的眼界远远胜过寇楮和幽蕊,借着两边的联系,还有宝蕴那边传来的片断,一眼就看出无拓城事态的真正关节所在,柳观那厮,竟然敢用这等邪法,造出天魔殿!

    现在好了,天魔殿对天魔殿——魔门那边,向来是道魔相斥、同魔相吞,接下来的艰难,让影鬼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由于天魔殿并未真正显化,与外界虚空走的还是两条路子,有它自己的规则,在目前的架构上,其主要作用,是整合众人心智,就算也能输送力量,却要在其规则限定之内。

    就算影鬼和小五是生力军,却也很难在这个层面上尽展全力。

    与外人所见的“威风”不同,他们其实是很吃力的。

    影鬼的飞仙剑意、小五的乙木雷禁,都是以神通的形式“变现”,耗力不说,威能也大打折扣,更别提小五对天魔法门一向有阴影,真到短兵相接,可能还要吃亏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对面倾泄过来的六欲浊流,虽说混乱不堪,却与天魔虚空的规则最是相符,更厉害的是,以无拓城百万修士为源泉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影鬼和小五胜过一时,却是后力将尽,看样子已经不可能将两个“天魔殿”的粘连状态解除了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他们反而陷了进来!

    这时就体现出,有一个名正言顺的主持人,是多么重要。

    如果余慈不被冰封,以其虚空神空加持,影鬼和小五发挥的力量当强过一倍。

    影鬼要注定要为自己的刚才的决定后悔,可再后悔,急切哪破得开太玄封禁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寇楮等人刚喘过一口气,对面的六欲浊流就以报复性十足的超强势头反冲而至,一松一紧,某些人根本没调整过来,转眼又是两个节点熄灭。

    要是死掉还好,可问题是,看状况,那两个“节点”根本就是被“夺”了过去,被对方的天魔殿控制。

    技巧不行,层次有别,修为不如人、规模不如人,岂不就是个被吞的下场?

    早晚要被吞噬,影鬼也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感应都是相互的,他们这边发现了柳观,柳观十有**也发现了他们!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无拓城,阴影魔域之下,白莲和妙相如同两个幽魂,在混乱的边缘游走。

    妙相神色平淡,心里可是不同。

    之前小五一直在找空儿和她聊天,可突然就急匆匆断联系,说是去帮忙,一贯的信马由缰,语焉不详,让她颇是疑惑。

    要帮忙,肯定是余慈那边。如今余慈应该已经远离无拓城,可眼下这情况,莫名就让她觉得,那一位倒似又以什么方式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这感觉越来越强烈,让她连掩饰都忘了,不由环目四顾,大概是神态有异,引得白莲移目看来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一对,妙相笑了笑,要说,也该是她奇怪白莲的作法才对:

    宝蕴倒下的时候,白莲应该出手,但并未出手,可也没有真正离开,依旧在阴影魔域游荡,看起来真不干脆,不是个明智的态度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这个疑问没有保留太久,白莲也坦率回声,轻声道:“我教在南国,最大的敌人便是蕊珠宫,蕊珠宫里,大敌则不过羽清玄、湛水澄等数人而已,如今不知何故,羽清玄和柳观死战,我若动手,与柳观做对,等于是间接助力,智者不为。”

    妙相讶然,她还是头一回见到白莲这么算计,与其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,颇有些相违。

    白莲从未刻意经营自己的形象,对妙相如何理解,更不关心,她另外还确认一件事,就是机缘并没有消失,只是暂时隐去,她需要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白莲有等待的耐心,占据绝对主动的柳观反倒没有。

    目前,事实比影鬼估计的最糟糕情况要稍好一些,柳观和方寸魔国的割裂还是比较彻底的,所以,他虽是感应到了另一处天魔殿,大约知其规模,但具体的信息,还没有了解,暂时也不想深究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好奇,而是实在没那份儿心情,只因为羽清玄的牵制实在是太烦人了。

    满城大雪,降低了方寸魔国运转的效率,使其积蓄的力量迟迟达不到他的要求,更别说在这场大雪之下,城多处游走的气机,显示出纵使相隔亿万里,羽清玄也有足够的决心和未知的手段,干涉他的行动,看起来,可能还是符阵封禁之类。

    若再来一次囚星牢,他就真要发狂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明明已经锁定了传送符阵,占据绝对优势的力量,却在对方精准到极致的符禁变化之,一点点被消磨干净。

    在力量冲撞的心,无拓根城的真修圈已经快要变成一片废墟,可那个传送符阵依旧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他再次往天空上看,旋又惊觉,他这个动作做得过于频繁了。

    他静默一息,随后迈步,一下子跨越他打出的百里地洞,来到原来真修圈的废墟上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到来,方圆三里范围内的符阵纷纷发动,却又在大劫法宗师强横的压力之下,逐一崩解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