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大难临头 天各一方

    有一段时间,余慈是真切体会到了焦头烂额是什么一种状态。【 飞】

    他不知道远处发生了什么,但猜测,无拓城附近应该是出事儿了,因为搭建大结构,形成天魔殿雏形的十几个目标,转眼间就有六个断去了联系,那些人都是在无拓城区域。

    将近一半的大“节点”断线,对结构骨架的严重破坏瞬间就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若在正常状态下,余慈还能做出点儿动作,可现在,他是眼睁睁地看着大临近崩溃——等他那被冰封的感知反应过来的时候,崩溃就已经到了段,再做做动作的时候,新的变化已经出现了。

    多亏转过去的一缕分神,面对这意外,在初时的僵滞之后,及时汇集各方心智,重新设立了原则,以维护天魔殿基本结构为第一优先,不顾一切地放开感应,寻找其他目标,总算是在临近崩溃前,找到了两三个,勉强支起架子,没有在第一时间完蛋。

    那边的变化太快,余慈本人的意识太慢,完全跟不上趟,造成的严重差异,使得脑际晕眩,已经有伤损神魂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不是硬顶的事儿,他现在也确实帮不上忙,只能是发过去一条原则,让分神注意,不要因为崩溃造成的反噬,把寇楮和幽蕊给害了,最后时刻要将及时将他们二人甩脱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心力交瘁,无奈一叹,闭眼入定,积蓄破禁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果天魔殿还能存在,自然会在他醒来之后,传递消息。若不然……也就没别的了。

    这边余慈被迫当了甩手掌柜,却苦了寇楮和幽蕊。

    如此状态下,余慈的分神能处理常规事务,维持天魔殿的基本运转已经是难能可贵,

    可这种行事毕竟是死板的,非要有人查缺补漏不可,可这里的缺憾也太多了,尤其是无拓城那边的变故,导致那边的“节点”几乎是十息一个,纷纷断去联系。

    在联系断开之前,那些人总算还把无拓城的一些片断送上来。

    这让寇楮等稍微了解了那边的情况,也愈发明白,现在情况的严峻程度。

    “无拓城是不行了,你那儿就没有一个合用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都派不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在余慈手下,分工还是比较明确的,虚生老道主理所有神意星芒的寄生者,而幽蕊被授权收集情报,也获得一部分协理权。

    寇楮修为还差些,神魂力量不足,就没有沾这块儿,主要是负责和李闪一起,收集缘觉法界的碎片。

    现在,余慈和虚生老道都被冰封,维持大结构,只能凭着余慈分神的死板原则,漫天撒,抓着一个是一个。可问题是,无拓城太乱,其他地方,距离实在太远。

    幽蕊如今在丰都城,她手里就掌握着一批目标,可无拓城虽是北方四城,与丰都城最近的,直线距离也有两万里以上,余慈本体如今是在无拓城之东,近三千里的所在,两边加起来,足有两万五千里。

    那些星芒寄生的目标,若不是像寇楮这样信念坚定,力量虽微弱但可无远弗届,又或者像幽蕊一般有灵巫之法傍身,就绝没有可能,将心力循那微毫之联系,输送到大。

    当初给天魔殿奠基的时候,就因为这个缘故,除了寇楮和幽蕊之外,选择的都是无拓城附近的目标,天魔殿在此界真实位置,也在城外不远处。

    就算当初余慈洒下魔种千千万万,北荒人口流动性极大,可真分散到偌大北荒,单只无拓城一地,也不可能有太多,急切更是难寻。

    此外,无拓城那边冲击不断,死的人也是不断,那些还幸存的“节点”都是知道的,也因此导致了大六欲浊流的强度,猛然间提升了很多,带来了更大的负担,这是人在恐惧,情绪激动所至,难以避免。

    而这时,新的“死人”又要出现了。

    对寇楮等人来说,“节点”消失,就只当那边是死了,虽然事实上,可能比死还惨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刚刚联上,又马上就有了断开迹象的目标,“质量”还不太好,激烈情绪带来的六欲浊流,给濒临崩溃的大,带来了不小压力,断掉也就是那回事儿,可幽蕊鬼使神差地,将注意力往那边瞥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吃了一惊:“这,不是宝蕴吗?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寇楮没有和宝蕴打过交道,但幽蕊搜集各方情报,对这位还是有深刻印象的,也大致了解宝蕴和余慈的关系。

    好吧,这次她想的多了些,但还是决定,尽力维持与宝蕴的联系。

    那“惊鸿一瞥”,让她知道,如今宝蕴的情况着实不妙。

    她有灵巫之法,和余慈分神的沟通最是顺畅,在如今众人心智相连之时,稍一“用力”,整个大结构的便有所偏重,然而,刚“偏过去”,幽蕊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宝蕴那边,情况的严重和复杂程度,超乎想象,更重要的是,通过宝蕴,他们这边分明感受到了另外一个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宝蕴就是介,将双方勾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海啸般的六欲浊流冲击而至,已经濒临崩溃的大刚一与之接触,就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这是灭顶之灾!

    余慈分神可没有预设解决这种问题的办法,就是合众人之力,也没有半点儿主意可想,幽蕊更是将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按照余慈定下的原则,此时天魔殿就要先主动断开和寇楮、幽蕊的联系,把他们保下来,可冲过来的六欲浊流,刹那间就远远超出了余慈分神的承受能力,某种程度上,已将其撑得爆了,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寇楮和幽蕊正是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“乖乖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变故,终于惊动了某个装闭目养神,其实一直在瞧热闹的家伙。

    承启天,影鬼睁开眼。以他和余慈的心神联系,自然知道天魔殿之事。之前他有一万个理由置身事外,可如今,除非要承受余慈的滔天怒火,否则,必然有做出点儿事儿来。

    他一边大骂余慈就是个专惹麻烦的祸害,一边急召小五:

    “先顶回去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大概有两个月没求月票了,没脸。不过现在脸皮又厚了点儿,小封推期间,恳请大家支持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