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前赴后继 三岔路口(下)

    宝蕴站在巷道雪地,身前倒卧五具干尸,原来活蹦乱跳的五个沙盗,如今就是这个下场——其全身精气,都被姹女阴魔激发出来的法力吞噬一空,连魂魄都撕开嚼碎了,吸得涓滴不剩。【 飞&&&&】

    视线从各具干尸上扫过,她开始明白姹女阴魔的“想法”。

    虽然尚未成形,姹女阴魔的本能已经推动着它,意图明确自己的存在感,夺杀五个沙盗的精气,就是在体现它的力量。

    它要求的是“自立”,所以绝不可能接受两边的“邀约”,把自己限定在“某艘船”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宝蕴终于明白了,她正站在一个三岔路口:

    天空有人在召唤,声称要帮她报仇,但想想也知道要付出代价;

    神魂有人在连接,仗着以前的魔种,没有半点儿礼貌;

    然后就是姹女阴魔,要求独立于世,从天劫法力的具现,转化为真正的生灵。

    三条路摆在眼前,其实没有一条是她真心愿意的,可她必须要选一个。

    她忽地噗哧一笑,随后再也忍不住,笑得前仰后合,其实这里没什么好笑,有的只是荒唐,可除了大笑之外,还有什么方式能宣泄这种情绪吗?

    是的,她其实没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话又说回来,现在,至少是极短的一段时间内,她手里还有一点儿主导权,因为她才是具有完备意识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拥有这仅有的一点儿权利,她不会放过,行事的最高原则,也不外就是“活下去”,要“活下去”,自然就“不让姹女阴魔好过”。

    再从剩下的两个岔道里选择的话……报仇,我当然想报仇!

    至于那个没礼貌的家伙,其实还不错,可惜,没有助她报仇的力量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应到她的想法,虚空深处探出透明的丝线,垂落而下。她伸手向天,马上要抓住,可在此时,微妙的感觉袭来:

    那是欺骗的味道!

    她不知这感觉从何而来,大概是天劫法力的某种功效,本能地要缩回手,可毕竟是迟了,既然给招惹了,对方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!

    那无形丝线急坠,根本不给她抵挡的机会,直接刺入她顶门。

    宝蕴打了个寒颤,身外突又涨起红光,这是正在蕴育的姹女阴魔,感觉到威胁,主动反制,可是脑宫像是沉下了一片阴云,除了阴暗压抑,还洒下种种让人发狂的情绪。

    那一刻,万全被一剑穿心的情形,竟是无数次在宝蕴眼前闪回,她呻吟一声,心口像是被沸油浇上,不可抗拒地被激起了仇恨之心。

    恍惚,那陆素华刚刚从万全胸口拔剑出来,她尖叫一声,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沉入脑宫的阴云,便在此瞬间,侵入神魂深处,尚未成形的姹女阴魔,知道情况危急,发出一声震荡神魂的尖啸,便要与降下的阴云角力。可阴云之,却是放出一道信息,如电光般打下,与姹女阴魔气机接触,转眼不知多少次信息往来。

    在宝蕴的感应,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。

    红光,无尽的红光从全身毛细孔里迸出来,还带着大蓬血雾,宝蕴昏昏的神志陡然清醒,可与之同时,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,全身乏力,软软跪倒在地上,白晳的皮肤瞬间失去光泽。

    很快,她连跪着的力气都消失了,整个人摔倒在巷道雪地上,脸面赠到地面薄薄的积雪,寒气透进来,让她的思路愈发清晰:

    姹女阴魔要真正成形了,是在那个之前还殷切招唤,要为她报仇的大能帮助之下,越过了最后的关碍。

    是的,对方需要的不是宝蕴,而是宝蕴所蕴育的天劫法力,那才是让人感兴趣的力量,如此前提之下,提前催化出姹女阴魔,才最有效率。

    过河拆桥,不外如是!

    后悔吗?

    现在考虑这个,真奢侈啊……

    宝蕴的意识度过了回光返照的阶段,不可抑止地陷入到迷乱昏沉的阶段,黑暗包裹了她,将她狠狠地拽下去!

    当宝蕴倒伏在地上的时候,相隔五里的白莲皱起眉头,她发现,随着宝蕴进入濒死状态,“机缘”的感应就远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出手已经有点儿迟,不过她还是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天空,柳观冰冷的视线投射下来,白莲身形微滞,最终轻叹口气,示意妙相,和她一起退走。

    柳观辨认出了白莲的身份,对还有这样一个棘手的人留在阴影魔域,自然有些不爽,但只要白莲做出聪明的选择,不加以干涉,他也不会太在意。

    为了躲避使用邪法的反噬,他有意割裂了自己与方寸魔国的大部分联系,魔国如何运转,他不关心,就算因此杀遍城百万人口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其选择的运转方式,可说是肆无忌惮,近万条性命,说取就取了,死在天魔法门之下,魂魄也难逃脱,如此冤屈的死法,城凶横戾气自然是冲天而起,又都被阴影魔域利用,充实了半空方寸魔国本体。

    如今说“方寸”未免名不符实,那魔国直径已过一尺,内里影影绰绰,似有万千人影挣扎哀嚎,尽是地狱惨景。

    柳观只是借用其的部分力量,压制仍不死心的羽清玄。那女人的手段和韧性超出他的想象,不过,有方寸魔国为后盾,他已经胜利在望,而羽清玄,则只是做最后的挣扎罢了。

    “亿万里天堑,隔空发力,你以为你是虚空神主?还是自恃根本牢固,难以动摇?”

    柳观早已来了情绪,笑得狰狞:“待我毁了你那传送符阵,破了你的虚空神通,看你如何收场!”

    念动,他正下方,枝城地层轰声塌陷,硬生生压出一个深及百里,直至无拓根城真修圈的深窟大洞。

    各人有各人的事情,各人有各人的难处,所以,宝蕴被彻底遗忘了,她现在唯一的价值,就是将身上残余的丁点儿精气,还有二十余年累积的情思心绪,供奉给姹女阴魔,促成最后的一次蜕变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万里开外,某个粗糙且极不稳定的虚空大边缘,有人着急上火:

    “又死了一个……你那里再找找啊!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