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前赴后继 三岔路口(上)

    无拓城居民,算是比较后知后觉的那一类。【 飞||||】主要是天夺宗、重器门的高手大都预先撤走,全城几乎没了步虚修士,对危机的感应、应急的处理都缺乏合适的头领,而城最初的混乱,包括街人某些人乱砍乱杀,也和沙盗肆无忌惮的行径差相仿佛。

    敢在无拓长年生活居住的人,对这种事的抗力,总是较高的。

    然而,当魔气喧嚣,沉压如山,鹅毛大雪,落地成冰,种种异象显化之时,再怎么修为不济,也能感觉到氛围的古怪和妖异。

    再等到城至少上万颗头颅,几乎在同一时间炸开,血浆飞溅,强烈的刺激一下子就击穿了大部分人的心理防线,群体性的恐惧根本弹压不住,不知是谁先发一喊,百万人的城池,一半以上的人疯狂逃窜,却像没头的苍蝇,全城大乱。

    盗天楼附近,乱象已是如沸汤一般,天夺宗宗法严苛,楼上执事虽是两股战战,却还要硬着头皮到楼上来禀报。

    魔灵目注外间,心思都放在那繁密的气机上,理都不理,一挥袖便将执事掀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这也算指示了吧,当下盗天楼,各类人等如鸟兽散。

    但混乱的杂音还是层出不穷,城那些修士,平日里受天夺宗的气,如今被魔念一搅,勇气倍增,不知有多少人轰轰然杀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对魔灵来说,全无威胁,可这地方是不能呆了,逗留城越久,被牵扯进去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是个巧日子,天魔虚空外化,前后相继,即使在规模上没法比,前后一想,也真有些玄妙之处。

    魔灵缓步下了楼,顶着漫天大雪,准备从天夺宗预设的渠道离去,走到半途,它忽又一停,倏乎一闪,躲入了最近的暗影,声息皆无。

    稍迟一线,上方魔国投下无形丝线,从它原来的位置插入,击了个空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离开比较好,魔国积蕴的神道意识,竟有如此敏锐感应,虽然使了邪法,但柳观本身的神道修为,也算是登堂入室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它转过街角,可下一刻,它就为自己的分心旁顾,付出了小小的代价。

    在街道的另一边,正好也有人影闪出来,双方藏匿气息的手段都太高明了,也都有点儿走神,以至于在如此距离上,清晰地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魔灵缺乏情绪,面无表情,而那边两位光彩照人的女修,缁衣小帽的美貌尼姑,则“认出”了它,有些惊讶的样子:

    “夺心道人?”

    原来是熟人……魔灵瞬间将夺心道人残存的记忆检索一遍,还算顺利,在一个角落里,有这个尼姑的信息:

    “妙相法师。”

    它略一点头,再度闪身进入黑暗之,这有点儿没礼貌,也不怎么符合夺心道人一贯的行为方式,不过灾难临头,就是最好的解释。

    便是怀疑也无所谓,魔灵没必要为遮掩这身份费太多心力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妙相身边,那个一身素白衣裳的女修,给它的感觉可不太好,对方澄澈的眼神,似乎可以穿透夺心道人的肉身,直抵神魂层面。

    这也是它匆匆离开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是天夺宗宗主,夺心道人。”

    妙相向白莲提了一句,不过看白莲不甚在意的样子,也就没有仔细介绍。

    白莲心,其实不像她脸上所显现的那般不以为意,对面一闪而逝的夺心道人,给了她很奇特的感应,不过还有事情比夺心道人更重要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接过一片飘落的雪花,看那细致的冰晶结构,低声赞叹:“太玄封禁,确实天下无双。”

    妙相顺口示好:“法使的守备之力,也是不差。”

    白莲微笑:“还差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差也只差个机缘。”

    妙相对白莲追索的目标,已经有了些基本认识。白莲从华严城一路追来,似乎就是对“机缘”生出感应,这里涉及白莲所修“无垢莲华”法门的玄奥,她不甚明白,只知道那强弱不定,但一定存在的“机缘”,在昨日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其最后出现的地点,就是无拓城。

    所以,白莲停留下来,寻找线索,正好碰上了羽清玄和柳观的大战。

    以白莲的水平,自然能看到阴影魔域和附生其上的魔国,也能深切感受到,两位大能高层次的角力和博弈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她对这冲突本身,有了些想法。

    梳理前因后果,她若有所思:“一路行来,那机缘,似乎紧随着陆素华这一条线,但绝不是落在此地任何一人的身上。感应凭空断掉,不像是自然消逝,能将其封存,不露一点儿痕迹的,太玄封禁是一个,柳观也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太玄封禁”四字,妙相神色不动,心却泛起涟漪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,被赶出承启天,闲来无事的小五,还用心灵传音和她说起,余慈被冰封之事……

    扫了眼天空雪花,她首度认真问起:“那机缘究竟是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是我成道之前,寄托元神的一件宝物。”白莲说话也是点到为止,不想和妙相提及太多。

    “哦,法使也是异类成道。”

    这问话就有点儿不礼貌了,可白莲修养甚佳,不以为意,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妙相心突然有了一个想法,她的记忆瞬间回溯,捕捉到某个片断,同时目光微不可察地扫过白莲头顶的青莲法冠,白莲向来喜欢素色,这法冠是她身上唯一一件不是白色的衣饰。

    有那么巧?

    她垂下眼眸,恢复了一贯无所谓的态度:“现在城大乱,留在这儿可没有半点儿好处。”

    白莲对她歉然一笑:“且稍等,有一条线索,我还要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

    妙相面上全是不以为意的神气,随后又漫声问了一句:“什么线索啊?”

    “城那天劫源头……嗯,现在这变化,倒是越来越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难得听到白莲说这样的前言不搭后语的话,妙相一怔的功夫,白莲已似缓实疾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