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方寸魔国 极道神力(上)

    一个步虚级数的分身,堵住大劫法宗师的去路,看起来就是一个不可思议,又极不聪明的举动。【 飞||||】

    羽清玄何尝不知这里相差太多,然而这是东华宫,或者说是陆素华设下的条件:挡住柳观,让陆氏血脉在没有干扰的前提下,完成竞争。

    所以,羽清玄来了。

    柳观仍旧保有那个饶有兴味的模样:“羽清玄?听说过,上一劫末,你可比上面那野种有名得多。太玄一脉,为什么要趟这边的浑水呢?”

    羽清玄没有说话,只以分身在此,直面大劫法宗师,就是站住了,也要耗费许多力气。

    柳观倒是很给面子,似乎忘了自己要赶路,语气不急不缓,配合他一贯咬字吐音特别清晰的风格,倒是个讲道理的模样:“你们在南边也不好过才对,听说太玄旧伤难愈,这几十年都没出面了?蕊珠宫的基业,才是你们应该关心的问题吧。

    斗篷后面,羽清玄也在观察。她的真身也是在大劫法层次,和柳观难说上下,不过往日一在南一在北,各自圈子不同,也没有碰面的机会,正面打交道,还是头一回,如今来看,柳观的表现,多少出乎与外界传说有些出入。

    在羽清玄微有疑惑之际,柳观抬头看看天上,被这么一耽搁,目标已经远在千里之上,他必须要花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随后,他转过脸来,直视前方天蓝斗篷:“你不是真身在此,法宝可携了来?”

    话题一下子甩出十万八千里,羽清玄心微动,几乎与之同时,柳观已是大笑:“我可带来了!”

    音落,便听得锵锒一声响,他背后一道光华冲天而起,周围天域却是映得黯淡下去,转眼间,阴影便覆盖了半边天空,如火骄阳继方才被阴云隔绝之后,再次被遮蔽。

    那阴影区域来得太快,羽清玄分身都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吞噬,而这片区域,阴影如刀!

    刹那间,天蓝斗篷便给绞成粉碎,不只是斗篷,阴影区域内的虚空本身,都被绞碎,处处裂隙,什么生灵到此,都不免四分五裂的结局。

    看似一击得手,柳观却是“啧”了一声,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又是那一招。

    在此刻,另一个方向,羽清玄的声音重又传入:“影魔刀?”

    “哈,正是影魔刀。”

    柳观脑后放出的光华,乃是魔门极著名的宝物,似是刀器,锋利无匹,却可祭炼,辅以独门祭炼之法,绝对是天罡地煞祭炼双轮的级数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刀与柳观所学最是契合,与影虚空相得益彰。当年,柳观便是凭依此刀,成为北地魔门最耀眼的大劫法宗师之一,只不过因为祭祀时狂性发作,对元始魔主不敬,发配血狱鬼府,此刀也被剥夺,存于无量地火魔宫,没想到这时又回到他手。

    有此刀在手,柳观的战力至少又往上翻了三成。

    不过,柳观携刀而来,羽清玄也不差,此时她斗篷被绞碎,可转眼竟换了一物凭依,那是一副苍青色的重甲,似乎是临时赶就,细节处还有些粗糙,上面罗列符纹,此时便发出湛蓝的光芒,排开阴影,自立一片虚空。

    柳观回眸瞥去一眼,准备转身,可这时候,阴影覆盖的区域,忽地照入天光,一抬头,便见得阴影幕布间,不知何时,已是嵌入星辰数颗,淡淡光辉洒下。

    柳观以前没和羽清玄打过交道,但对太玄一脉的手段,还是有些了解的:

    招引七星,太玄截星锁?

    可不管什么锁,没有修为压底,都是一刀斩破的货色。

    柳观厉啸一声,身后那冲天光华不明反暗,与灰黯虚空融汇一处,阴影如浪,刹那间弥盖百里方圆。

    这一击,便是下方黑暴都承受不住,轰然开裂,直透底部,显露出下方斑驳的大地,还有那分明也在颤抖的半个无拓城。

    无拓城上阵法灵光闪晃,这只是受到柳观一刀冲击的余波而已。

    柳观已经不打算和羽清玄一招一式地比划,一刀既出,影虚空急剧膨胀,始终保持着对羽清玄的压制,且是出尽全力,这一刀比先前更强十倍,可莫名的,柳观的感觉还没有上次来得舒坦。

    羽清玄的分身仍然存在,即使被一刀扫出了四十里开外,重甲开裂,有些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没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柳观的念头至此,终于发现,自己驭使影魔刀,固然威势无俦,可在暗处,却总被某种力量牵制。也许那力量本身不算什么,只能作用在方寸之间,然而羽清玄何等样人,便是方寸之间,也能抢出生天。

    “玩什么花样啊。”

    与冗长的尾音的相反,影魔刀的第三击,却是发如雷霆,死死锁定了羽清玄气机所在,同时还留一分余力,防御那扰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阴影刀锋破空,柳观却是惊觉,原本微弱的干扰力量,猛地提升了一个层级,而且没有半点儿休止之意,根本是翻着跟头往上走。

    他身上竟是一沉,下挫半尺有余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……开!”

    他已顾不得四十里外,羽清玄的现状,大劫法神通全力迸发,然而头上星光照耀,比他发动早了半步。

    这时,他没有再抬头看,而是将目光投向仍未合拢的黑暴空洞处,那斑驳的地面,前面他并未关注,可如今再看,层层灵光流动,竟然是一个早早布置好的符阵。

    符阵之前被黑暴这等恶劣天气遮掩,便是有些微的灵气散溢,除非是破入黑暴深处,否则也很难被发觉。

    他依稀想起了太玄一脉某个很有名的符阵:“这是……囚星牢?”

    念头刚刚明晰,便有数十道星光凝如长线,撕裂阴影虚空,双方气机绞缠,柳观的身形再次下挫。

    他要动用影魔刀将星光长线斩断,可气机方动,下方便似有火山喷发之力,急剧成型。

    这是千里地脉所蕴含的磅礴地气,若他切断星线,说不定屁股底下真的要变成火山口!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,在岩浆也不过是等于洗个热水澡,可属于自然的庞然伟力,大都内蕴天地劫数,若形成连锁反应,他的乐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布下这等机关?

    柳观没有立刻挣脱,稍一沉默,又长长吸气,眯着眼睛,远眺数十里外,那模糊的人影:“上映天星,下接地脉,以死物成就符阵封禁,太玄之术,确实天下无双……这两日在城外捉迷藏,看来你也关注着呀。”

    他一语道关键。

    陆素华既然逼着羽清玄帮忙,自然也要她发挥最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两天和柳观在无拓城附近纠缠,除了等待陆青动手,也是给羽清玄创造就近观察、设计的便利条件,至于羽清玄如何瞒过柳观,那是她自家的本事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现在已做到了,不是吗?

    柳观的声音传过来,羽清玄没有回应,没有靠近。

    “囚星牢”乃是太玄一脉最顶尖的成就之一,想要布阵,对她分身而言,何其艰难。能够成功,主要是靠着重器门在无拓城多年,未雨绸缪打下的阵禁基础,也亏了去年湛水澄在此地等的无聊时出手,完成了一个雏形。

    几个因素加在一起,才在两日之内布阵成功,但也因如此高度,发动符阵封禁,对只有步虚级数的分身而言,还是太勉强了,若不是有临时赶制的重甲灵符支撑,此时分身怕是早已消散。

    羽清玄也清楚,没有长生真人级别的强者主持,囚星牢再是玄奥莫测,也不可能困住柳观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大劫法宗师移山填海之能,她自然最是清楚——限制半刻钟,已经是最乐观的估计。

    就看天上的陆素华对上陆青,有没有像她说的那样,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看天空,又将视线移向地面。

    无拓城上空的黑暴,自从被影魔刀自上而下,撕开了巨大空洞以来,受柳观强压的抑制,一直没能再合拢。从空洞可以看到,深刻符纹、灵光游走的地面,一块块隆起,其最大的,是阵势本身的变化,而其他那些,则都是地脉受到柳观大劫法神通的强压,扭曲盘结的表征。

    柳观一直在对抗。

    而他确实抓住了眼下“囚星牢”的致命弱点,囚星牢以地脉为“根”,以天星为“变”,天地交接,以天驭地,生就无穷变化,如此方能消融外力,成就无上封禁之名。

    可现在羽清玄再无余力主持枢,囚星牢的变化来来回回就是预设的那几样,非常死板,但若柳观一门心思和那些变化较劲,只会给绕进去,她的承诺可以轻松完成。

    可惜,柳观何等样人,当下就选择了最“笨”,却又最有效的办法:

    无视那些变化,而是与千里地脉正面相抗,以移山填海之力,强行拔去囚星牢的根基!

    羽清玄气虚力弱,神思则依旧敏捷,转眼又计算出囚星牢崩溃的时间:

    只有六十息,大约相当于三分之一刻……勉强还能接受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她听到柳观昂首大叫,声音嘶哑:“黄泉贱婢,你那野种与你一般狡诈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先摆上三千字,明天早上还有三千,算一算也够数了,顺便调一下时间,晚上要约会的老男人伤不起……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