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虚空之网 太玄之义(四)

    陆青缓步上前,贴近,目注宝蕴那出奇容光焕发的面容,伸出手,掠过其鬓角,忽然手臂内环,将她搂进怀里。【 飞@$%^】

    宝蕴有些挣扎,陆青没有放开,而是搂得更紧,且垂下头,在她耳畔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效果立竿见影,宝蕴的挣扎停止了,再不言语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陆青轻击她的天灵,宝蕴依旧维持着盘坐的姿势,却是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随后,陆青稍一催运真力,眼前便是发亮,似有一团红光自宝蕴头顶冲起,床上帐里异香扑鼻。

    姹女阴魔距离瓜熟蒂落,也不差多少了,此时生出异象,为陆青这“外人”所见,便证明其已经渐渐脱离与原本目标的气机勾连,与外界相连,自具神通。但正因为如此,越需要充足的供给,作为载体,宝蕴就是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营养。

    陆素华植入宝蕴体内的十魔内禁,也是养料之一,但由于禁制的严密,一时还没有“消化”,但要将其取出,也等于是在太岁头上动土,一个不慎,原本针对余慈的天劫,就要归陆青承受了。

    对此,陆青是无所谓,但在附近游弋的陆素华,必然要做出事来。

    陆青没有任何迟疑——在来此之前,她已经梳理了所有可能出现的状况,并做了针对性的布置。稍停数息,她倏地立掌成刀,对着那满帐红光,一掌切下。

    红光翻涌,瞬间倒似浓重了很多,而在陆青眼,那其有一位赤身女子,依稀是宝蕴模样,在红光舒展身姿,妙相纷呈,更重要的是,对方冷冷瞥来一眼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冷”,不是情绪,而是冰冷的法度,是对陆青冲撞天心流转轨迹的回应。

    陆青神色不动,掌刀刀锋划过,那女子身上,当即开裂了一道缝隙,缝隙处光影扭曲,等到梳理清楚,却是一个五寸长的小人儿飞出来,面目与陆青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这就是十魔内禁的显化。其自成体系,还没有被天劫之力同化。

    如此切割出来,对将近成型的姹女阴魔,无疑是一种损害。

    帐红光剧盛,姹女阴魔似有反制的趋向,她不用真正动手,凛凛天威劫煞,已逼得陆青阳神法身几乎透明,飞出来的“小人儿”,也猛然凝滞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陆青拂袖,一幅画卷展开,层层图景铺陈,妄境万千天魔嘶嘶发啸,自成一股巨力,将那魔禁显化人影吸摄进去,

    姹女阴魔的反制,也都由画卷呈受。

    若是雷劫、火劫之流,这一下画卷就要灰飞烟灭,可姹女阴魔的杀伤,更多的是在心灵层面,对万千天魔来讲,消解起来可要轻松太多。

    唯一可虑者,就是陆青本人的抗压能力。

    便在这一刻,陆青阳神法身上现出繁密而瑰丽的纹路,放出光华,像是燃起了火,那火呈靛青色,又泛着紫光,妖异非凡。

    这就是十魔内禁圆满的表征,与不远处那位的心神联系,也在瞬间拧合到了最强。

    仅过了三五息时间,陆青还在适应魔禁圆满后,对神魂法力的压制,耳畔就响起悠悠的清音:“斩化身?能用这种法子,在别人身上切割魔禁与天劫,青儿你的天魔裂魂化身之术,真的大有长进啊。”

    陆青没有惊讶,也没有回应,甚至没有回头,只是盯着帐红光妙女的虚影,分明是个重新蓄势的状态。

    陆素华有些不满:“你要冒险,不要拖着别人一起倒霉啊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从头到尾,陆素华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陆青稳住了阳神法身,离床更近一些,伸手触摸宝蕴的额头,那里滚烫。

    这是姹女阴魔抽吸宝蕴生机灵气的症候,陆青就感觉到,宝蕴原本细腻的肌肤已有些干涩,活力不再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就是没有十魔内禁,其寿元也将迅消耗,只需十天半月,这美丽的人儿怕就要化为一具干尸,其情思意念,也将融解在天劫伟力之,成为姹女阴魔成长的养料。

    陆青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她刚刚才做过承诺,但事实上,她没有半点儿把握,更直白一些——她撒了谎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局面,以羽清玄之能,也只有冰封了事,而她比羽清玄,还远远不如,唯一胜过的,仅是从宝蕴处得来的一次“赌博”的许可。

    心念透入,将说定的一篇法诀打进宝蕴意识深处,同时帮助她强化了一下心防,她能做的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陆青眼睛闭上又睁开,转过身子,两张几无分别的绝美面容,在此刻相对。

    陆素华仍然是男装打扮,洒逸风流,她打量陆青的表情,末了微微一笑:“为婢为仆,苟且偷生倒也罢了,怎地还损折格调,没的丢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陆青淡然回应:“当年战败,屈身婢仆,非我所愿,你若不满,可向母亲询问……既然没有,想来你也是明白的,何必时刻挂在嘴边?倒是你,三元锤练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呵,那个余慈,倒让你调教得忠心……”

    几句言语交锋之后,两人的笑容同时模糊下去,其身前也同时展开画卷。

    一样的形制,陆青的完整,陆素华的残缺,但陆素华手上那幅,所显化的人影已经增加到了十个,此时尽都并往一处,交叠时光华如注,透出画圈之外,如阳光万丈,穿透妄境图画,照得陆青法身透明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陆青摆脱了光照,隐没在妄境,这片群魔骚然的区域,急向高空拔升。其间还分出两道人影,对着陆素华夹杀而来。

    陆素华根本没出手,目光如金灿流火,化为玄门神目,只在两个人影身上一扫,那边就化为飞灰。她又往昏迷的宝蕴处看了一眼,那边天劫之力的运转,让她暂熄了在这儿给陆青添堵的心思。

    和陆青阳神法身,聚散由心不同,她有意蓄势,一往上走,屋顶便轰然炸开,连带着周围十几座屋舍,尽都分崩离析。挟此威势,她后发先至,来到了铺展开的妄境上空

    看妄境迎面而来,她没有躲闪的意思:“来吧,回到我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妄境,楼阁亭台,仙山云海,似乎在飓风摇动,内里人影,原有的姿态都发生变化,似乎刚刚注意到大敌到来,千百道目光,齐齐集束过去。

    陆素华神色安然,只将手残缺画轴展开,十魔内禁圆满而成就的摄魂神光,如长剑一般,在妄境扫过,虽说陆青尽力躲避,可当那只无相天魔一头扎入画上人像时,她再也躲不开天魔噬心的感应。

    光芒罩体,陆青浑身一震,阳神法身再转透明,并定在当场,身上魔禁燃起了魔火,将她吞噬。

    陆素华可以感受到陆青心神防线之艰难,六贼魔、七情魔、恩爱魔、灾难魔、刀兵魔、圣贤魔、妓乐魔、富魔、贵魔、色魔等等,嗡然而上,六欲浊流,如狂涛巨浪,一**压上。

    那不只是陆青一人自生之心魔,而是包括了宝蕴等人一生苦难沉浮,十人心魔,加于一身。陆青本就是情思缺乏,可曰“无情”,但这非是“大道无情”之“无”,而是“无力”之“无”。

    平日里陆青自有法门,锁住心防。可她自动跳动十魔内禁的陷阱,就等于是将心防打开,以其“先天不足”对抗汹涌的魔念。如此境况之下,只要有一点迷惑,便会让十魔趁虚而入,以心魔替换掉正常的情思,是谓“入魔”。

    那燃烧的人影,在妄境图画,分外醒目。

    陆素华在虚空如履平地,缓步走过去:“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。你若入魔,妄境会更强,也有可能轰破我的心防,只是,我的胜算仍有九成,有半成,是两半俱伤,你的胜算,只算半成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有所感应,环目一扫,笑容不变:“哦,还要往上去!进入外域的话,再送你一成两败俱伤的可能吧——如果我足够无聊的话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身形急进,几乎是一闪便到了陆青燃烧的阳神法身之前,手指结印,一圈圈灵光外烁,转眼将陆青罩住:这是玄门封魔秘法“万化功德印”,本是将魔头封入自家体内的舍身法门,但这种情况下使来,却是正正好。

    玄门法印罩落,连灼灼魔火都给暂时压下,显露出陆青已近乎完全透明的脸容。也在此时,陆素华见她唇齿启合,心亦有意念传入:

    “对战的不应是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伴此心声,陆素华突然发现,她竟然捏不住法印,妄境图画,一个伟岸的身影从周边薄雾迈出,不言不语,一拳轰来。

    无拓城上空的黑暴深处,蓦地传来一声闷响,此时正好在黑暴之上的过路修士,便见那黑暴之上,蓦地呈现出一个巨大的空洞,龙卷般的强劲气流冲天而起,只是扫过的风尾,便将几个飞梭绞得散了架,飞梭上的修士下饺子一般掉入黑暴里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一时间人人自危,都往后退,混乱,很少人能看到,在大气湍流之,有一团扭曲的光影,正以极冲向天际,不多时便破入碧落天域,且还在上升。

    更高远的天域之外,一些具有特殊感应的天魔,纷纷将魔念投下,为行将入口的美食而骚动不休。

    相较于其他地域,北荒与九天外域的距离已经是相当接近了,可是能够反过来感应到域外天魔的人物,还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柳观就是其一个。

    约两百里外,柳观眯起眼睛,天光投射下来,在他身外却形成了一片阴影。

    域外天魔的动向瞒不过他,发端于无拓城的激战,更不可能瞒过他的耳目。

    “放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,陆素华和他在附近捉迷藏,用尽心机不让他锁定位置,可在之前那一刻起,那女人的气息毫无保留地迸发。

    这里前后有些矛盾,可他才不去管那么多,哈哈一笑,远眺的眼神分外炙热:

    黄泉贱婢,看我怎么招呼你家的野种!

    他身化阴影,冲击而上,度比登空的妄境强出至少一倍,只需要百息时间……

    前方情景突生变化,天光照耀下的虚空,忽地多了一幅斗篷,在高空强风剧烈摇摆,柳观锐目扫过,里面空洞无一物。

    换了别人,见此变化,怎么也要看看究竟,可柳观的思维与常人大异,陆素华这等目标在前,旁的他根本不理会,凭感应得知斗篷所蕴法力,最高不过步虚水准,便笑了一声,停也不停,身外自有暗影如刀,横切过去,依他心意,斩了就是。

    影刀在虚空留下深痕,就是长生真人在此,也不敢抵挡这暗蕴“影虚空”神通的一刀。

    然而“刀锋”之前,那斗篷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柳观“咦”了一声,虽是信手一击,可有“影虚空”神通加持,锁定气机,哪能这么轻易躲开?

    “遁术,还是……神通?”

    心头疑惑泛起,下一刻,他又看到,艳阳高照的北荒上空,竟是飘下了雪花。

    刹那间,彤云四合,澄净的天空一下子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观在云层之下,本是寒暑不侵的体魄,莫名竟有寒意浸体,身形凝滞。

    真实的温度变化再剧烈,也没可能造成这种效果。柳观非常清楚,其实这是来自于极高层次的神意运化,将“寒冷”的感觉,烙在他的感应。

    他目光扫视,雪花还在飘落,但遮蔽艳阳天光的厚重彤云,在数息的显化之后,又是迅消散,似乎是对方的修为不足以支撑。

    其实,对方能用步虚修为,影响他的感知,已经是逆天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天底下除了那些个地仙老怪,竟然还有这等人物?

    他终于停下,饶有兴致地在空转身,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稍停,猎猎之声在他身侧响起,那个天蓝色的斗篷重又出现,依旧是空洞妖异,却有话音从传出来:

    “蕊珠宫羽清玄,与人约定,暂留道友片刻,若有冒犯之处,望请海涵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应该不算失约吧,直接更大章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