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虚空之网 太玄之义(三)

    云楼树空间内,宝光隐隐,这里包括有余慈所有的珍藏,卖相各不相同,明眼人则一看便知,与其还丹修士的身份颇不相衬,可在见惯了至宝神物的魔灵眼,也没有什么。【 飞____】

    然而当头有一件物事,却让它怔忡良久——这家伙,果然是关键人物!

    摆在空间比较显眼位置的那一枚玉尺,自蕴灵光,由魔念传导回去,让魔灵不自觉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玄灵尺!

    上面还有近期内驱动元磁神光的痕迹。

    魔灵最清楚,驱动九地元磁神光,就是使用玄灵尺的最正确方法,里面纵有一些心法,也是细枝末节,最重要的秘密,已在其了。

    玄灵尺可上接碧落天阙在真界的投影,这余慈,怕是已经找到位置了吧,说不定,都已找了百八十遍……

    魔灵本能地想去取来,一动才想起,它只过来一缕魔念,就算尺子近在眼前,也没有办法,况且……它刚刚才找到更切实际的路径不是吗?

    它也是拿得起,放得下,死盯了玄灵尺几记之后,也能忍着不再关注,认真寻找寄存魔念之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虽然没有动手,可这一发现,却给了魔灵更强的紧迫感,约一刻钟后,盗天楼上,魔灵安顿好了那一缕魔念,当即起身,准备去调动北荒沙盗情报,搜索无量虚空神主当年的信众。

    它已经有一个较为清晰的盘算:为了维持信众,一个教派是不可少的,北荒的教派以千万计,三五人就敢立派传教,看起来麻烦,其实是有迹可寻。

    既是无量虚空神主所传,历史必然悠久,为了掩人耳目,教派的发展肯定受限,规模又不甚大,这样划分标准,覆盖面就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将几个标准列出,魔灵便要离开,可正下楼的时候,感应忽至。

    无拓城,又有变故。

    魔灵迟疑了下,重又登楼,举目远眺,在前面曾经锁定的位置,那一处天劫蕴育之地。就在刚才,那边气机陡然密集,分明是有外力加于其上,引动了天心流转的微幅变化。

    对此,魔灵的评语是:玩火!

    天意难明,天威难测,其威胁凌驾于所有人的头顶。城百多万人,绝大多数对此懵然不知,而知道的,如魔灵,不免就有些不舒服——即便那姹女阴魔的劫数,对它的影响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那个羽清玄,看起来也是第一等的人物,怎么就不制止?

    其实,重器门那边还是做了些准备的,

    当陆青入城,锁定宝蕴的位置,直趋而入的时候,宝蕴所在的院落周围,已被人为地开出一片无人区。

    这让她知道,重器门背后的那位大能,已经判断出她想做什么,并且颇有鼓励之意,换个角度讲,也是不在乎她的死活。

    对此,陆青反而感觉到难得的轻松。

    像余慈那样,恨不能死缠烂打,也要帮忙的朋友,真让她颇为困扰,因为那已经算是偏执了——她隐约能够感觉到,那般执著态度,或许后面还有心障存在。

    可目前,她不关心。

    余慈的形影渐如烟云般消散,她也来到目标院落之外。

    土石搭砌的屋舍,朴拙简单,搭建,就是打烂砸坏了,也不心疼,是典型的无拓城风格。周围一片静寂,若非极远处还有人声隐隐传来,这里已经非常接近一座死城的标准。

    阳神法体完全可以直接穿透门户围墙的屏障,不过陆青还是敲门。

    里面并无回应,她稍等片刻,再敲一次,这次终于有了回音。屋里的人像是刚从睡梦醒来,话音颇是懒散的样子: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陆青推开门,缓步走入,她深知屋人的习性,度倒是有所放缓。果不其然,等她进屋,宝蕴才刚刚从床上支起半身,半遮檀口,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这样的姿态,让陆青有些怔忡,便在这样的情境下,双方视线交错。

    “是坊主啊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没有久别重逢的激动和哀痛,也不是平静和淡漠,只像是阴窟城,一个寻常的下午,小万出门做买卖,宝蕴应付了难缠的客人,一觉好睡……然后醒来。

    陆青在恍惚,床上宝蕴,则是伸着懒腰坐起来:“睡要睡死,玩要累死,人生真义,就在其了,可某些人就是不明白……坊主,那个披着斗蓬的女人要我告诉你,她已经将余慈送走,不会再来打扰,你想干什么,就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不甚认真的语调,却是瞬间将陆青的意识移入冰冷的现实,她眉头略皱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要解我身上的魔禁,当然,还要费脑筋考虑,怎么解决我招惹的天劫之力,很辛苦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奇怪啊,那女人似乎不会说谎似的,问什么她就回什么,真是直爽。一些事情弄明白了,想通了,也是很舒坦的。”

    陆青一时失语,其实她在来之前,也准备了一番说辞,为宝蕴解释其的来龙去脉,可现在看来,她们之间,还是直入正题的好。

    可不等她说话,宝蕴已盯着她道:“先说好了,我可不会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就是我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宝蕴昂起头:“错不错的,随坊主你怎么想。这段时间,我想了不少东西,事情到了这步田地,也没什么可说的,说了也没用。但是,我要活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会的。”

    宝蕴微笑,那笑容却是少见的犀利,一洗长睡之后的慵懒:“相处这么多年,坊主你的性子,我差不多也能估出几分,没把握吧?”

    陆青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坊主你真是让人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宝蕴的笑容有些变化,她微微闭眼:“人之生死,就不应该假手与人。可是,坊主你知不知道……小万死得好冤!”

    语气轻飘飘的,却没有给陆青回应的机会,宝蕴继续说话:“那个没种的小万,他的心思,我从来都明白。就因为他没种,我当他是兄弟,兄弟的仇,我来报!所以我一定要活着,而且要活得很好、很强!”

    陆青再次进入沉默,她不提宝蕴的不自量力,良久,她微微颔首:“我不能代你为小万报仇,但,你会活着。”

    这次,她的语气极其肯定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信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宝蕴笑着盘膝坐好:“这个姿势还方便吧……那么,来!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补昨天的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