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冰封三尺 心魔暗随(下)

    面对一位能够自辟虚空的人物,魔灵还是十分谨慎的,最初只将魔念在死魔间游走,这里大概是虚空主人最难察知的所在,等它把这里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,便借取丝缕死魔煞气,摇身一变,成了一只细若游丝的小虫,在屠灵狱缓缓爬动。【 飞&&&&】

    最初,它只将感应触角伸探到数尺方圆,此后慢慢扩展,就么越过死魔层,进入更深处。

    唔,这是转轮屠灵魔光……用它来镇压自辟虚空?

    虽是只见得有限区间,但眼前这格局,已让魔灵的脑力全力催动,不停地分析判断。渐渐的,它确认此处必然不是余慈所辟虚空的全貌,因为其心神核心不在这边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封印着四个步虚战力,尤其是最下面的足堪与夺心道人一战……”

    它忽地怔住,只因看到冰层之下,那一束被冻结的火焰。

    业火……地狱道?

    魔灵本体处,原属于夺心道人的双瞳亮起强光——果然是来对了!

    应在黄泉秘府的地狱道,竟然有一部分在余慈的自辟虚空之,证明其必定在黄泉秘府有所斩获,未必只是一个地狱道。

    它没有再深入,所化魔念小虫慢慢爬回到死魔那一层,稍事调整,也是寻求新的感应。

    因为它发现,这处被转轮屠灵魔光镇压的空间,并不是余慈自辟虚空的全部,只因它以魔念浸入余慈的负面情绪之,才顺着那个渠道进来,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它还见到更多:

    “死魔如此猖獗,劫数当已临头,城那个将要成形的姹女阴魔,莫非就是与他牵扯上的?以还丹修为,自辟虚空,古往今来,未曾得闻……不是天下无此英才,而是英才皆遭天妒,活不长久罢了。若要发难,顺天应劫,应该能省不少事儿。”

    沉吟半晌,死魔煞气的魔念小虫终于再次动弹,却是上行,乍为虚无,旋又显化,再凝实之际,已是换了一个天地,也真正接触到了实在的土壤。

    如此动作,就表明它对这处自辟虚空已经有了起码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显化……”

    魔念小虫从土壤钻出来半个身子,看那头顶星空,只见星辰疏密相间,三垣四象毕聚,已有广袤气象,但上面似乎还有一两层,只是并未显化,虚空结构已完备复杂得超乎想象,它倒有些不知该如何下手。

    还好,魔灵有的是耐心,准备先游走一圈儿,寻找破绽。

    它首先去的就是央法坛,那边长幡招展,法印悬空,一见便是枢所在,可惜没有靠近太多,便见地面上下,层层灵光,内蕴破魔驱邪法力,煌煌不可逼视。

    它忙停下,一时看不出根底,只是从灵光翻动循回的频率上见,这当是一件祭炼双轮的法宝,且是玄门正宗辟魔灵光。

    这才符合余慈玄门正宗修行的身份,屠灵狱那边就太偏狭了些。

    以此奠基,又添一重麻烦,当然,这麻烦是对它而言。

    魔灵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,但面对如此重宝,它不适合正面相抗,

    法坛附近还有两个正在交谈的人物,这也出乎它的意料,感觉那两人很是不凡,它干脆连起码的侦测都不做,以避免发现,前功尽弃,只往外围绕开。

    这一绕就到虚空边缘,这时它又有些奇特的感应,更确切地讲,是又找到一桩异处:原来已经种下了云楼树?

    对此处虚空而言,太奢侈了!一株云楼树,可以稳固虚空,强化与外界元气的吞吐置换,撑起千倍、万倍于此的虚空也没什么,相较于自辟虚空的大能,似乎云楼树种子还更难找到。

    记得碧落天阙那株,当年就急需替换,但虚空神主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替代品,如今想必已经枯死了,若夺舍成功,回头可以尝试把这株移植过去。

    它对云楼树感兴趣,多研究了一会儿,又发现,这株云楼树还在幼生阶段,内蕴空间与自辟虚空已然相通,要是移植的话,怕是要费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正在伤脑筋,魔灵忽地又有触动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的昏迷之后,余慈意识缓慢苏醒,这比羽清玄的估计早了太多,这是他心内虚空广大,太玄冰解神通未能全部冰封之故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以他目前的状态,想把未竟全功的太玄冰解神通化掉,仍然力有不及。

    他这边刚醒,影鬼和小五都感觉到了。小五想说话来说,一旁的影鬼却是挥手:“去去去,出去玩去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小五终究是个听话的好孩子,习惯了影鬼的安排,即使还有疑惑,也依言闪出了承启天。

    影鬼把小五赶跑,对着余慈出奇迟钝的心思感应嘿嘿一笑,就这么瞑目打坐,任是谁唤,也不起来。

    对影鬼的作为,余慈非常清楚,却没有办法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如今被太玄冰解封了神魂,就算羽清玄有所误判,导致意识有解冻的迹象,可是无论是感应还是思维,其度都比正常状态慢上十倍、百倍,就是转几个简单念头,真正成形的时候,已经过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就是怒气,都积蓄不起来。

    等他把当前情况梳理完,距离被冰封的那一刻,已经是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余慈怎能容忍?

    陆青那里随时都会开战,就算那边他没有资格去管吧,宝蕴那边也要处理妥当……

    罢了,这些芜杂的念头只会浪费宝贵的时间,余慈强行排开一切干扰,尽最大可能地集精力,开始了漫长而艰苦的思索。

    如今他神魂肉身被冰封,心内虚空内部,承启天和屠灵狱也了招,其他的像是星辰天、平等天等倒是无碍,可他意识冰封受限,就是想驱动,也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如今最耗时间的就是思考,但余慈就是绕不过去这个关卡,他不免感叹,要是有个人能代他思考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唔?

    忽地一道灵光闪烁,相应的,平等天上,竟然也有些波动泛开,被他请上去的几门神通里,有一个主动做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这证明,那闪过的灵光相当之关键。

    他艰难地移转感应方向,令人发疯的延迟之后,平等天上,那一团最阴暗,也最弱势的图画字黑雾之集合,正组合出一幅幅奇特古怪的图像,正是被那灵光撬动,做出的反应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