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冰封三尺 心魔暗随(上)

    余慈没想到,羽清玄和湛水澄竟是在无声无息之间,便做成这一桩事,说来轻松,涉及蕊珠宫和东华宫这东南两大势力的协议,又怎么会是轻松的?

    他一时无言。【 飞^^YY】

    羽清玄不管他想什么,缓缓道:“让东华宫松口,你也必须做点儿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必须离开北荒。”

    余慈双目倏张,乍一开口,便听羽清玄道:“你可知为何是水澄出面而不是我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陆素华应是已经察知‘九烟’的身份,过去两三个月,向飞泉山上做了试探,又刻意让我们知晓。蕊珠、东华二宫虽是没什么交情,可她这一手,却已经给了许多面子。所以,我让水澄出面,默认下来,借此机会达成了协议。”

    果然,在别人看来没有问题,但想瞒过陆素华,着实困难。

    从她那个角度看,在北荒和陆青有关系的就那么几个,就是蒙也能蒙出几分。

    余慈沉默。

    羽清玄继续道:“你最好也尊重别人的家事。我已听说了这里的情况。陆氏女儿,骨肉相残,固然可惜,可不论是谁胜谁败,都算是自家血脉,可一旦外人参与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没有听完,就想到陆青的拒绝他的理由,更不想说话,可是羽清玄如此苦口婆心,放下宫主的架子,难不成是人家欠他的?

    半晌,他开了口,却是艰难:“宝蕴那里,姹女阴魔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想起一事,当初给宝蕴,测算性命四到八个月,如今已经三月有余,最糟糕情况的话,已经要到大限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充足的理由,但也只是个理由而已。

    羽清玄没有再回应,而余慈莫名就觉得,在兜帽阴影,有一对如星晨般的眸子,将他所有的心思,一眼看破。

    可是在长久的沉默之后,羽清玄没有揭穿他,只道:“你想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没想到一直强势的羽清玄,会这么好说话。余慈心越发地不得劲,说白了,就是歉疚,他现在脑子很乱:“羽宫主……”

    到这儿就无以继,羽清玄淡淡道:“不用看我,由你自择。”

    在她言语,蕊珠宫前期的工作倒似不算什么,然而选择之压力,却是余慈理应承担的。

    为此,余慈的呼吸都变得沉重。

    而在百里外的枝城,魔灵寄生的肉身也屏住了呼吸,它没有想到,这么快就有了大收获,捕捉到了第一目标。

    只能说明,它的选择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它缺乏情绪,夺心道人和仇伍的残余意识都为这意外而欢呼了,它还在计算。

    那边的谈话虽是在洞府外,却自有人屏蔽,寻常的步虚修士,连边儿都沾不上。可魔灵使用的法子既不是察形听音,又不是神意感应,而是通过特殊的方式,“抓取”目标的情绪,以之为连线,直接叩听目标的“心声”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已属于高层次的神通范畴。

    那边两人,其有一个,虚无缥缈,偶露形迹,便如澄净不染微尘的冰泉,稍有点儿侵扰,就可能被察出,它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旁边那小辈,原本也不好办,似乎有不少层屏障挡在心防之外。只不过大都属于外物,刚才又是心神动荡,这才给它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游丝一般的心声流过,让它探知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余慈已经有半晌没说话了,原先最擅长的选择和决断力,在这一刻全部失效。

    他当然倾向于留下,可羽清玄乃至于蕊珠宫的人情,像一块大石头压在心口,还有陆青的拒绝和请求,将自家理智化为锐利的刀锋,一刀下去,感性的屏障便能撕开了一个大缺口。

    他忽然发现,自家的坚持,真的很蠢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虽然你的想法很蠢,可你很好,朱师叔有你这样的弟子,纵然操心,也算值得。”

    羽清玄突然说话,似乎还在笑。

    “笑”能在无形之融解压力,余慈心神一振,正想回应,便听羽清玄这样说:“你不想改变,也不用改变,让我再做一次恶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恍如电光石火,羽清玄反手一掌,拍在他胸口。余慈几乎没有反应过来,等他做出反应的时候,便觉得胸口处像是凿开了冰窟,寒意层层扩散,转眼漫过全身,周身气血都给冻结。

    顷刻间,他身外已结了一层尺厚的冰壁,将他封锁其,且还在加厚。

    余慈懵了:这是太玄冰解的神通啊!

    羽清玄的话音徐徐传入:“按照和东华宫的约定,你必须在近期离开北荒。正好你与黑水河十三水府有约,同登外域,那么就跟着去吧。今日就动身,走地下暗河,接入黑水河,英在你身边侍候,这冰封会在四个月后解除,那时,你应该已经到了金匮水府,安心准备碧落游就是。”

    余慈怎么也没想到,羽清玄不动则已,一动竟然就是如此干脆利落地为他选择,一时间眼珠子都要淌血了。

    他想挣扎,可念头才动,就发现念头的变化也缓慢了不知多少倍,冰寒之意不但冻结了他的身体,连他的念头都给冻上了,运转念头消耗的时间在不断拉长,他在想:

    过四个月,这里早已尘埃落定……对了,我还可以用太玄神通!

    可当这个念头生出来的时候,太玄冰解的异力已经深入,往日动念便出的思绪,如今却被冻结,流出时,完全没了形状。

    如此变异,非生灵所能忍受,余慈终于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他那边昏边,枝城盗天楼上,魔灵则是眼大亮:“暗河么……”

    距离无拓城约四千里外,确实有一道贯穿小个半北荒的暗河。它第一时间就想去,准备截杀事宜。

    可毕竟见识不同,它转瞬又想到,那太玄冰解,分明是一种了不起的神通,若要正面杀去,强行夺舍,势必会引来感应,那羽清玄即便不是真身在此,也不是好惹的,若是被识破真身,更是不美,不如……

    缓缓图之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