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魔灵寻踪 人形天劫(下)

    “劫数?”

    余慈一时还未明白,愣了半晌,忽地朝重器门所在方向打量,元神自发调整目力,以法眼观照,便见那个方位,一道红光,像是落地的灯笼,滚来滚去,又腾起妖异红云,映透半空。【 飞】

    这个余慈倒是见过的,他脱口而出:“宝蕴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她身上如何化出姹女阴魔?”

    余慈稀里糊涂,什么是姹女阴魔?念头未绝,却想起当日见宝蕴,那红云蕴育的奇景。

    有此认知,他元神法眼再多加一层力,穿透红云,果然见到红云之,也曾见过的祼身妙女,其法相在不住变化,或喜或忧,或惧或怒,但无论是什么表情,都是风情无限,引人爱怜。

    且在瞬息之后,似乎是感应到他的遥空注视,那妙女美目移盼,正与他视线对上,竟然引得他微生绮念,心内虚空屠灵狱,一众死魔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果然是她……

    余慈心下一沉,只听羽清玄道:“你一入城,那女子身上栽种劫数,便被诱发,应是针对你无误。”

    余慈只能应声“是”。

    “此女遭遇魔禁,早早滋生心魔,此际又混入天劫法力,心魔化生阴魔,半孕成形,已有凌主之势。我观之,此时怒、惧、哀、憎、欲五情已备,一旦生灵情绪上身,便可能显化,成为阴魔之属;若其间被天魔染化,立成天魔眷属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羽清玄依旧是平淡语气:“一旦阴魔或天魔成形,其本体便是第一份养料,随后化入天心劫难之,立时引发魔劫,你固然难以脱身,周边数万里方圆,谁被祸害,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她又切入到最重要的环节上:“如此劫数,是你招惹的吧。”

    余慈不能言。

    虱子多了不愁,他倒不惧什么。可这源头,想必就是他的死魔劫数,与他心内虚空息息相关,着实不好回应。

    余慈忽然明白,陆青阻滞不前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可这问题,就是他这个始作俑者,也没办解决,毕竟天心流转变化的层次,实在是太高了,除非他破劫成功——那时候,宝蕴的结局还不知会怎样呢。

    眉头已经打了结,一方面是不知道如何保全宝蕴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不知道这会给当前局面带来何种影响。

    又想到,有羽清玄在,直接请教就好了,何必自家费心?

    他很诚恳地求教,羽清玄淡然应道:“我以太玄冰解之法,可封其生机魂魄,暂时封锁劫数,但不确认劫数源头,只需轻微一个诱发,事态反而会更糟。”

    那幽沉的兜帽阴影下,眸光直视余慈,根本就是直接锁定了。

    余慈就苦笑:“确认了源头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斩去是非根源便好。”

    羽清玄平淡回应:“只是我判断有误,本以为是邪欲源,但见你真身,又变了想法,这仍是你死魔诱发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?”

    余慈猛地一激,这“斩”字,怎么听得如此寒意深重?他不敢多想,咧嘴道:“要是羽宫主帮我灭去死魔劫数,自然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生死不由人,我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余慈没有半点儿意外,不过事情就此绕回来了:“宝蕴之事,又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仍是冰封,置于法阵之,埋于地下深处,不使你二人碰面。待此间事了,你又渡了劫数,再行处置。”

    这个听起来还靠点儿谱,可陆青还要提取宝蕴体内魔禁吧。将此事一说,羽清玄便冷然道:

    “此时她体内魔意混化一片,早不分彼此,牵一发而动全身,还提什么魔禁?”

    “啊哈?”

    余慈这回是真的呆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重器门所在,余慈都没有回过神儿来。

    当他抵达时,重器门一众高层都迎出门外,但他身后已不见了羽清玄,且是半途就不知所踪。对此,重器门修士都不意外,只因羽清玄喜静不喜闹,如非必要,都不会现身人前。

    对余慈,重器门自然是热情招待,不过余慈也看出来了,他们之,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,言必称“九烟先生”,这不像是装的,而是确实被隐瞒着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羽清玄的安排,朱英这个知情人,则是在完美地执行。

    按照余慈的计划,此次到无拓城,第一个要看望的就是宝蕴,可现在,他只是从朱英那里问了下宝蕴的近况,便不说其他。目前情况下,还是按照羽清玄所言,隔离一段时间最靠谱。

    安顿下来,余慈坐在静室,澄静心神,却是不免叹息。

    叹气没有用处,他还是要振起精神,先将此间变化,与陆青沟通,正要借神意星芒搭起联系,他又拍了下脑门:

    真是被一棒打昏了头,羽清玄那边的意向,他还完全不了解呢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管别的,唤过一直在门外值守的朱英,将意思表达清楚。不一刻,那边就有了回应,请余慈前去议事。

    无拓城的上下两城,分别称为“枝城”和“根城”,作为重器门一方,自然是把羽清玄和余慈这两位贵客,安置到居住条件最好的根城真修圈内。

    羽清玄没有在静室等他,而是停在一个高处,天蓝斗蓬自然垂落,像是一个幽魂。

    余慈几步到她身前,本想说话,可与她针锋相对惯了,一下子竟没能开口,干脆也抿嘴不言,陪她一起扫视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城真修圈,本是天夺宗的自留地,待重器门近些年崛起,就硬分一块儿出来。只是今日不知为何,真修圈内当真是人气低落,余慈感应所及,处处都是空荡荡的,气氛诡异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羽清玄平静说话:“水澄和东华宫联系,已经达成了协议,只要你不再参与此事,陆素华不会再与你为难。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