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魔灵寻踪 人形天劫(中)

    事实上,余慈此人已经远离人前很久了。【 飞@$%^】

    丰都城广种魔种那次,是黄泉秘府事后,消息源头距离余慈最近的一回,但更多传言是说,那次是陆素华的手笔,且是来自魔门内部,可靠性更强一些。

    在更广层面上,消息更多,但更芜杂,故而魔灵不取。

    不过,从这些情报里,它倒是找出了一些方向,为此,它回到无拓城。

    天夺宗的高层已经散去广袤的黑暴区域,剩下的人根本不知道高层的想法,只勉强搭起一个架子,维持宗门的基本运转,对宗主的去而复回,更不会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站在盗天楼最高层,俯瞰下方颇显杂乱的建筑,随着那个什么宝蕴的到来,这里已经成了暴风眼儿。

    从华严城传回的消息看,从宝蕴开始,已经形成了一条长链,柳观和陆素华就是链条上最显眼的环节。

    魔灵的目标是从陆素华那边得到有关余慈的消息,不过它对柳、陆二人身上衍生出的大背景也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陆沉和黄泉夫人,可说是从万载之前到现在,修行界最耀眼的道侣,对此它很感兴趣,心也相当不舒服,更确切地说,仅是针对陆沉。

    它绝大部分时间都缺乏生灵应有的情绪,可在听到陆沉名号的时候,感觉就很糟糕。

    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——如果要解开那个大疑团,从这儿入手,或许能有新发现。

    它的目标悄然间多了一个,可这个时候,它心微动,夺心道人的脸面上,眉头皱了一皱,随即偏转目光:

    刚回城时就有感应,现在更强烈。这是……谁招惹天劫了?

    在它这个层次,对天心流转变化分外敏感,城上百万人,气机芜杂,可专属于天心流转变化层次的,却如黑暗的烛火,煞是招眼。

    它第一时间想到的,就是哪个劫修遇到了劫数,可无论是夺心道人还是仇伍的记忆里,都没有这方面的认知,他在无拓城这么时间,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是新来的,还是路过?

    魔灵觉得麻烦了,无论什么劫数,都不会是稳定的,真到刀兵水火劫数倾泻而下的时候,哪个敢说安稳无惧,不受池鱼之殃?

    当盗天楼上的魔灵,举目远眺的时候,余慈刚刚踏入无拓城。

    无拓城分为地上地下两层,结构和北荒其他九大城都不一样,高等修士安居的真修圈仍在地下,注重货物流转的商圈则是设在地上,据说是有利于沙盗进退聚散。

    相应的,城两个最大的堂口宗门,即天夺宗和重器门,其总部都设在地面上,

    余慈虽是头一回到无拓城,却是通过神意星芒的感应,早早锁定了宝蕴的位置,而且不知为什么,比他还要提早到来的陆青,竟然没有将那一块魔禁提取出来,此时应该是藏身在城外不远处的黑暴,这也算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想了一想,余慈决定先去重器门看看,羽清玄让他万里迢迢过来,总该有个说法才是,若能解决当前的困局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他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,熙熙攘攘的人流虽是密集,但还比不过丰都城,也比不过华严城,不过路上行人,一个个看上去都颇是精悍,偶尔目光交错,警戒心思都是极强,难见善意,气氛倒比丰都、华严等城紧张得多,相对的,那些服食鬼狱散的废物,就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愧是沙盗之城啊。

    以九烟的身份来到无拓城,余慈的知名度还是限定在有限的区域,不过看他黑肤光头,模样比较悍勇,一时倒是无人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经过一处地摊密集的区域,这里也是无拓城最典型的场所。

    无拓城的商圈说是商圈,其实不如直接说是黑市。做为沙盗的集散地,这儿流通的各类商品,沾着血腥的,要在**成以上,正规的商家如随心阁、海商会等,很难在这儿立足,三家坊倒是如鱼得水,但更繁荣的还是那些彻底没有头尾的散摊儿。

    一些宝物在其流转几回,真的没了头绪,当然,因此引发的全无头尾的凶杀之事,也少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余慈心有事儿,没想着在其逗留,不过,那些小摊贩儿的叫卖声,却让他心微动:

    “黄泉秘府流出法器,祭炼七重天,如假包换,以物换物,上三品丹药优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品飞剑,上品飞剑,黄泉秘府所得飞剑一柄!”

    “第一等辅助法器,黄泉秘府阵势旗门一套,你说假的,呀了个呸的,这是模具,模具懂不懂?真货谁摆到摊子上!”

    叫卖声此起彼落,里面勾心斗角不说,黄泉秘府之类的词汇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虽然开府的混乱已经过去一年半的时间,那边的影响仍未消减。眼下又有魔门仅在元始魔主之下的两位大能的直接对抗,虽说层次太高,和这些北荒的亡命徒很难产生交集,但这么发展下去,其影响力会逐级扩散,余波怕是比剑园一役,还要更长久地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这下子,北荒可要比以前热闹太多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当真被吓了一跳,不知什么时候,背后竟站了一人,无声无息,直到开口说话,才让他发觉。

    猛回头,余慈一惊又一松:“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天蓝色的斗篷遮掩了她的面容,然而那头罩的深幽空洞之后,冷若冰泉的气机,却让人难以忘却。

    余慈瞥眼看看四周,压低声音,道了一声:“羽宫主。”

    在此地能见到羽清玄当然很好了,这说明对方有意给他一些帮助,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,现身的只是羽清玄的投影,余慈不怀疑她的神通,却缺乏一些信心——陆素华可不是易与的主儿。

    这点儿情绪滋生出来,让他完全忘了羽清玄的问题,以至于对方重又问了一遍:“你做了什么,引来劫数?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