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魔灵寻踪 人形天劫(上)

    过了大约两三个时辰,层层黑暴大幕之下,先前摔落在地的夺心道人站起来,摇摇晃晃的,似乎随时都会被风暴卷走,最后他还是站稳了,仰头看漫天风沙,好半晌,才吁出一口长气。【 飞】

    它是一道魔灵,深藏在玉盒深处,度过了不知多少岁月。其间它也有些模糊的记忆,似乎是被挪来挪去,但最终清晰的头绪,却是从一个模糊的时间点开始的。

    自从夺舍仇伍之后,它根据感觉记忆,大略估算,那应该是上一劫,距今约九百至一千两百年之间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它就有了明确的意识和判断,他要去寻找一个答案,但在此之前,他需要找到寄主。揣着这一目的,它迎来了去年的混乱局面。谨慎地让过了前两波人马,等到了仇伍,终于主动与之联系,令其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它在玉盒,却又不是器灵之属,不曾受制于法器,在仇伍挖出玉盒的一刹那,它便破开仇伍神魂,夺舍成功,一路来到无拓城。本次又抓住机会,借夺心道人祭炼玉盒产生的心神联系,强力反噬,再度夺舍。

    夺舍之后,神魂层面的吞噬和同化,每时每刻都在进行,这其,魔灵的力量是压倒性的、毁灭性的,也有明确的意念指引,但缺乏人性的情绪,这一点上,夺心道人和仇伍的残余意识可为补充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的时间里,这样的重组已经完成,由于情绪遗留的缘故,目前说它是夺心道人,也勉强说得过去——那就叫夺心道人好了。

    因为魔灵本身并不知道,它是谁!

    这一年多的时间,与外界通联,魔灵获得了大量的信息,但也带来了很多的迷惑。这里最核心的部分就是: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为什么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楚,却有明确的目的,又觉得是理所当然?

    它本能觉得里面有问题,尤其是吞噬同化了夺心道人的意念之后,夺心、仇伍的残余意念碰撞出火花,很大程度上激活了思路和灵感,给了他莫名的渴求,虽然非常微弱。

    但主流没有变化,无论是仇伍还是夺心散人,其留存的贪欲,都鼓动着他,继续眼前的行动。因为,它所寻求的答案,拥有致命的吸引力——

    无量虚空神主将其毕生研究的有关神主之秘的资料,存放在与秘府相对的天宫——内部人称其为“碧落天阙”。找出“碧落天阙”在哪里,是它自生出意识以来,唯一的指令和动力。

    至其这动力由何而来,又是一个谜。当然,这不妨碍它的努力。

    天夺宗是一层不错的壳,夺心道人身为天夺宗的宗主,一定意义上可说是北荒沙盗的总瓢把子,掌握的资源,并不比任何一方势力逊色。

    北荒沙盗,也有一个隐性的情报络,或许精确性有些欠缺,但在广度上,比三家坊的遍布北荒的耳目也差不到哪里去。夺心道人非常懂得利用这一情报,有魔灵特别清晰的指向记忆为参考,精确性差的问题也解决了。

    碧落天阙,乃是无量虚空神主最大的秘密,它只闻其名、见其影,而未能真正去过——不要问为什么如此,它记忆就是这么个样子。

    它还知道,要抓住那虚无缥缈的影子线索,就必须寻找玄灵尺,就是外间时常提及的玄灵引。

    玄灵尺本是无量虚空神主赐下,给黄泉秘府继承者学习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工具,只因此心法隔上百年、千年不等,都会有所修正,而修正完毕后,就会放出在碧落天阙的“经堂”。玄灵尺的作用,就是不管相距多少万里,都能引导心神触及碧落天阙,再以特殊心法进入“经堂”学习,自然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玄灵尺是它已知的,唯一一件与碧落天阙紧密相关的器物,其在黄泉秘府的一些作用,倒都是细枝末节了。

    通过沙盗的情报,它已知玄灵引最后现世,是在灵犀散人手,后又遗失,直到今日,都没有再出现。

    可它觉得,黄泉秘府突兀现世,原本天衣无缝的五岳真形图和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的防护接连被破开,这里若没有玄灵引的作用,委实令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它很想去黄泉秘府探探虚实,找找线索。

    可如今,大梵妖王和现任无量虚空神主的冲突表面化——前几日,它也感应到了本源之力的波动传导,至于“现任”两字,更是务必要加上的。它的理解,应是天底下少有的精到,虽说这里的记忆回路有个断层,无论如何都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段时间,它势必无法前往黄泉秘府,需要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第一批进入黄泉秘府的人马,此时已算不得什么秘密,它把那些人名都列出来,什么翟雀儿、陆素华、十方大尊、黑袍、辛乙等等等等……为他们分门别类。

    这些人破开五岳真形图和玄符锢灵神通禁域,无疑是获得了第一手资料,若有玄灵引的消息,也要从他们身上入手。如今它吞噬、同化的能力还有几个“名额”可用,若能像对夺心道人、仇伍一般,自然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里绝大部分人,都是非常棘手,可供挑拣的着实不多。好一番思量后,他盯上了卢遁,也就是近期突然被接连爆料关注的余慈。

    据一条从魔门内部传出的消息,去年丰都城洒播魔种事件,牵扯到了魔门丢失多年的照神铜鉴,且和余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使这个离尘宗弃徒,在魔门各宗眼,陡然间炙手可热。

    它知道去年魔种大爆发,也曾研究过,当时来说,并不是太在意。

    照神铜鉴虽是无量虚空神主的祭器,但那是和元始魔主妥协的产物,和碧落天阙没法比,也根本不是一个体系。但现在看来,若将此宝和相关人等作为一条线索,还是相当有价值的。

    那么,这人在哪儿?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