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损元突袭 妄境成图(下)

    白莲似是不愿意在这等局面下,和陆素华见面,远远感应其气机,微一摇头,扯了妙相,化为一道遁光,倏然远走。【 飞____】

    稍迟片刻,陆素华驾一片紫云,到了这边,神色依然平淡,只朝白莲所去的方向望去一眼,便将紫气腾空,映得半空透亮。

    余慈已经见识了太初紫气的神通,连无形无影的心象分身都能察出,承启天已立大罗天,与此界关联更深,比之心象分身的隐形之功还要差些,难道今日要折到此处?

    越是如此,余慈对那白莲越是着恼,千里之隔,再有罗刹幻力,本极是安全,就因为她一番作为,尽化乌有。偏又不知她是用什么法子测出大概位置,让人心头不安。

    正绞尽脑汁想对策,不知为何,陆素华却是停了一停,转而望向远方天际。

    余慈不管她在想什么,但如此机会,万万不能错过,当下趁还没有纳入太初紫气范围内的时候,尽展虚空神通,驱使承启天往上去,度不快,却总算是在陆素华回神之前,将距离拉大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远方的消息传回,余慈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铁阑那边,包裹着陆青,已经运转多时的妄境,陡然间有了新动向。陆素华很可能就是察觉了血脉魂魄的感应。

    妄境在向上走,度不快,直趋九天外域。

    初时铁阑以为是陆青自家的问题,可到后来,却察觉出上空隐秘气机,如钓竿长线,施以外力,扯着妄境上行。妄境自然运转的图像场景,亦受到些干涉,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铁阑知道不对,浑化剑光,疾冲而上,哪知才冲了三五里,当头就有无形阴寒之气,倾泄而下,直逼心窍。若非他一贯专精剑意,杂念极少,这一回便要给伤了心神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一击之后,阴寒杀意便是层叠而出,势头几无穷尽,偏又来无影去无踪,不知怎地侵入进来,几乎要将他阴体冻结。

    铁阑也察觉出,这还是对方分出相当一部分精力“照看”妄境之故,且又对他没什么兴趣之故,他与对方的实力差距,着实太大。

    他已是步虚级别的剑修,那对方……岂不是天外劫魔发难!

    余慈深吸口气,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妄境本就招惹天魔,又是在碧落天域上层,被更高层次的劫魔发现,只是迟早的事,现在怎办才好?

    妄境上移的度真不快,可照这个势头,穿透仅余数百里高度的碧落天域,又能花多长时间?过了这片区域,那就是域外天魔的大本营了。

    任余慈心志如何坚韧,此时也有心力交瘁之感。

    正咬牙想透过铁阑发力,上方妄境,忽有一个大的抖动,透过铁阑的视角,可见那一片如画般的场景,开始迅收缩,上面人影却不因面积缩小而扭曲,而是纷纷下陷,便如一个漩涡,将这些虚妄人影尽都吞下。

    转眼间,妄境心,便显出一个真正实在的人影,那就是陆青。

    陆青盘膝而坐,手上却持一样东西,随风摆动。细看去,竟是展开了一幅长卷,那形制,倒与陆素华手上半毁的画卷差相仿佛。

    长卷之上,还有小半是空白,但随着妄境渐转稀薄,那些空白也都被一一填上,其上诸图像,不正是妄境演化?末了,长卷回收,还在陆青手,完全是已经装裱好的画轴模样。

    承启天这边,余慈已看得呆了,险些忘了那边还有一头天外劫魔发难。

    陆青却是先一步做出反应,手上一抖,画卷重展,放了个半开。铁阑远远看到,那上面显示的是一座高崖,崖上有一人负手远眺。虽是在画卷上,可那高崖层云,浩荡长风,还有那袍袂飞卷的生动之貌,无不显化如神。

    那画还如妄境一般,是不断演化的。

    如今画卷展开,画上那人似乎也有感应,回头看了一眼,一步跨出,竟然就到了画卷之外,依旧是负手而立,自有傲岸风神。

    美不足的是,其形貌还有点儿模糊,天光照下,略显透明。

    “面熟啊……”

    承启天这边,影鬼也在回忆:“以前在哪儿见过……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那人将手移到前面,不紧不慢摆了个拳架。妄境变化之时,周边的温度已经到了滴水成冰的程度,可这个拳架摆出,这一片天域,温度就疯狂回升,急剧的气温变化,带起气流啸叫,轰然如雷。

    然后,那人一拳击出,铁阑眼,整个天空都嗡然震荡,看人观景,甚至都带了重影儿。

    余慈和影鬼同时脱口出声:“陆沉!”

    当然不是真的陆沉,而妄境演化出的一位,不知带着陆沉几成拳意,如附骨之蛆的阴寒杀意,就在此刻被一拳轰碎。

    影鬼大奇:“果然是用‘入梦’法驱役妄境,化虚为实。可这声势,远超她本人实力,难道是把那些天魔全吞下肚了不成?”

    这边还在惊讶,陆青展开遁光,直扑向铁阑,口简单喝出一个“走”字。

    她身后,陆沉一拳击出,形影俱消。

    铁阑反应过来,天外劫魔,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被一拳轰杀,当下也施展无形剑遁,倒射而出,承启天,余慈忙牵引星辰天之力,化出两个隐沦飞霄符,不顾消耗,遥空加持上去。

    那天外劫魔果然无恙,被那一拳阻滞片刻,其杀意更如雪崩一般,轰然垂落,而这时,陆青和铁阑已经飞降百里,形影无踪。

    余慈在承启天长吁口气,影鬼倒在一旁提示:“那边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回头一看,果然深蓝天域下,陆素华已不见踪影,不知去了何方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之余,他却是邪火升腾,借着铁阑之口,怒喝道:“你究竟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陆青沉默片刻,道:“镜子借不借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够了没有!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