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废墟之疑 拳意之限(下)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既然出身佛门,自然要从佛门之说推导。【 飞||||】

    所谓“三际”,无疑就是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之意。余慈清楚地记得,那灵犀散人修炼的《未来星宿劫经》,便是来自于黑天佛母一脉,可以化身妖物,着实奇异。

    若以这个思路,大概还有《过去庄严劫经》和《现在贤劫经》两部,可与白莲所说的“三际劫经”相印证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推测了,问题的重心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真正的难题在于:余慈觉得,“二”和“三”的差别,他有点儿分不清了。

    陆青曾讲过,她自出生以来,便有两个意识,一是陆青,一是陆素华,前者精修魔功,算是继承黄泉夫人的衣钵;后者修炼玄门秘术,学的无疑就是陆沉。

    按照这一讲述,结合白莲的话,理解起来,那个“变出陆沉拳意三昧”的,应该是陆素华,与之对应,剑环双绝则是陆青。

    可现在问题就来了:如今用虹影剑、掩日环横行天下的,可是陆素华,那陆青又在何处?

    事情可以解释为,是陆青和陆素华彻底分化之后,陆素华才转修的剑环双绝,然而再细究下去——失去了陆青就没法用拳法,那到底谁才是更擅长的那个?

    这里的弯儿,余慈绕不过来。

    余慈就想和妄境的陆青联系,可惜依旧如石沉大海,全无消息。

    这时候,行宫废墟上的陆素华收了拳架,目光扫视周围,如电光一般,几乎将整个废墟区域照亮。这一刻,余慈几乎以为自己或小五暴露了,但很快他就知道,是个误会。

    陆素华只是习惯性地扫视一下,随后拿出一幅画轴,徐徐展开。

    她女扮男装,可说是风标绝世,只是在这瓦砾堆上,展轴观画,无论如何,都太古怪了。

    从余慈这个角度,是看不到画卷内容的。想了一想,他干脆再转半圈儿,绕到陆素华背后,靠得再近些,以便观察。

    影鬼罕有地对他伸出大拇指,佩服他的勇气。

    然后,余慈看到了画里的内容,接下来,就是和影鬼面面相觑,他看到画里是一系列人物图像,而画的不是别人,就是陆素华自己。

    嗯,等等!仔细琢磨,余慈否决了最初的判断,画人物,虽然与陆素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但无不身着裙装,细微处还有点儿小小的异样。

    是陆青?

    余慈仍不太敢肯定,因为画轴九个人像,虽是一种相貌身段,可或喜或嗔,或愁或忧,还有一些古怪难言的,但其生动的神情仪态,余慈还从未在陆青身上见过。细细再看,画上人像竟然都还动着,一个个便似有着鲜活的灵性,似乎随时会从画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如此图像,只说明这画轴本身,怕就是一件奇特的法器。

    接下来陆素华又有动作,她手上轻颤,将画卷抖直,使其悬浮在半空,随后又取出一件东西,这个就很眼熟了:

    一个铜钵。

    铜体内外两边都有图纹线条,仓促间看不太清,可陆素华稍微晃动,钵就有轻烟流出,化为一个模糊人影,直扑上画卷。

    影鬼啧了一声:“无相天魔!而且是饿得狠了,否然不会显出形相。”

    余慈没有说话,只抿住嘴唇,盯着那边看。

    无相天魔一扑入画卷,那些活灵活现的陆青图像之外,便都流动着一层轻薄烟气,其纹路却是暗蕴规则,像是符纹一类,更明显的是画卷之上,蒙了一层道不清颜色的浅淡光芒,成为了画卷的背景。

    这光略显幽暗,作为背景,就使得一系列图像的表情,显出几分阴郁,原本赏心悦目的美人图,莫名就有些妖异。

    画卷之前,陆素华负手站在废墟上,依旧是淡然洒逸,望之脱俗,一点儿都看不出,是她主导了这一场面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魔染化了……染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!”

    余慈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,而且是极不妙的那种:“十有其九,这就是十魔内禁!”

    陆青将心念分化在宝蕴等人身上,是为了借这些人情感心绪,稳固自家残缺的神魂,却给了陆素华设下“十魔内禁”的抓手。如今她自蹈陷阱,除了宝蕴之外,已经将其余九人的魔禁移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看画卷之,正好是九种心绪情态,岂不正是映现了九个魔禁?

    陆素华竟还能用这等邪门法器和手段?

    据陆青讲,完整的照神铜鉴镜背处,常年供养十八无相天魔,可镜裂之后,原先稳固的供养结构崩溃,十八天魔都被黄泉夫人以特殊法器提取,看起来,就是这铜钵无疑。

    当初陆素华用这玩意儿险些害死妙相和小五,如今看来,还带了不止一个!

    天魔入画,染化人像。即使里面的心法他不甚明白,可怎么看也不像对陆青有利来着。

    影鬼则推测道:“若是这画卷与陆青遥相呼应,那陆素华应该是早早就展开了攻势,嘿,天魔向以人心入味,九种心绪,就是九个破绽,你那婢女可是大大的不妙。”

    余慈吸气又吐气,怪不得陆青找他要照神铜鉴,说不定就是用在此处。

    这还没交手呢,就有如此手段,若在交手时将这玩意儿放出去,陆青如何抵挡?

    承启天,余慈开始咬牙,影鬼见他这模样,就问:“要不要动手?”

    余慈没有说话,但承启天灵光闪耀,就是最明确的回应。

    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!

    余慈没想着将陆素华解决掉,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若能毁掉那两件恶毒之物,必然能够打乱陆素华的布置,说不定就是一次釜底抽薪,便是毁不掉,能伤到她一下,也能给陆青多一分胜机。

    如此计算,就是冒着打草惊蛇、甚至被反咬一口的风险,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让小五出头?”

    “小五是本体在那边,没有绝对胜算,不能轻动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小五,你伤都伤不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说音方落,灵符已经在承启天显化。

    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?刚辨识出来,影鬼就发现,他还是低估了余慈的赌性。

    一符之后,赤天降魔金光符和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先后书画成形,三符一气贯穿,脉络天成,连缀在一起时,承启天都是一颤,随后便有浩瀚灵光自星辰天垂流而下,与显化的符纹汇而为一,带动余慈根本元气,借着心象分身,瞬间传导至目标所在。

    符修与人交战,最难的是判断,最宝贵的是距离,如今余慈准备已久,知己知彼,本体又在千里高空之上,不虑受制,可说是占尽天时地利,一定程度上,也能抵消双方巨大的实力差距。

    不过,想要偷袭一位长生真人,实在是太过理想化了。甚至在周围元气生出变化之前,陆素华灵台已生出感应,嗡地一声,金芒绕体,掩日环发动,方圆十里范围内,上下四方,温度骤然提升。

    掩日环乃是件祭炼层次达到双轮一重天的法宝,驱起来,可化大日经天,亦可如其名字一般,遮天蔽日,在寒热之间自如转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天地元气被煮沸了,广阔的高温区域视线严扭扭曲,放射的金光在其穿梭,然而,她没有击任何目标,倒是在金光交织的区域内,有一点星光闪烁。

    初时不过针尖大小,但急剧扩张,成为一条光带似的缝隙,撕开了虚空。

    掩日环嗡嗡空转,带动千万气机,形成领域压制,可缝隙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大约开到三丈高下,两边一分,一声霹雳响,有人自里面出来,带起千百星火。

    陆素华眯起眼睛,虹影剑便待出鞘,将那人一剑斩了,可临到头里,她却是难得的一怔。

    自虚空光隙出来这位,观之非人。

    来者座下是一头雄健白虎,人虎合一,高逾两丈,肌肤白如玉石,黑发结髻,面无表情,身上披杏黄袍,灵光成八卦之形,环体而飞,右手还持一盏莲花灯,灯焰玉白,光芒温润,可照在身上,又是灼然微痛。

    陆素华按剑不发,目光在其人背后一扫,那虚空光隙之后,隐隐然鹤游云飞,宫阁层叠,显出上乘气象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不论是陆素华还是承启天这边,都在吃惊,又几乎是同时有所判断。

    原来是天人降世!

    余慈用出这一路神通,竟然是“召唤”天人,跨空而来。

    符法神通消耗的是先天元气,余慈本身就不宽裕,自然不能随意试验,故而这神通的效果,还是今日方知。只可惜,他修为还是有所欠缺,用得也少,仔细看去,天人面目呆板,身影也有些发虚,还算不得真正的遣召神灵——如果真有神灵的话。

    稍事惊讶之后,陆素华忽尔微笑:“上清符法,余慈!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比想像的晚,所以明早更新又要推一下,调整到晚上吧,大伙儿多包涵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