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废墟之疑 拳意之限(上)

    余慈定了定神,仔细琢磨这记忆的场景,和以前相比,别的倒也罢了,只有那些经,确实有些变化。【 飞@$%^】

    主要就是上面发出的光芒似乎减弱了许多,余慈得以看清字的结构,虽说这等字,以前从未见过,可余慈莫名就知道了里面三五个字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幽……真……天,呃,这个是‘穷’字吧。”

    如此解字,类似于之前对八景宫天书字的解读,自然能够感应出字义。只不过,这成百上千个斗大字连缀成篇,余慈最多能辨出其一成,还有三五成受那特殊光芒影响,在记忆残缺不全,全篇具体何等含义,现在真的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着急,而是再反过来推导,为何会有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这些字,明显还是象形,结合感觉来看,只从结构上解析上不够的,还有它们发散出的光芒,也要包在其,这里就有无穷变化。

    把握变化的技巧……就是虚空神通没错了。

    只有通过虚空神通,尤其是刚刚从本源之力学来的那些技巧,从字结构和光芒,觉察出相应的虚空交叠变化,其含蕴的字义才能显现。

    影鬼对虚空神通认识一般,就算和余慈共享视角,也发现不了里面的真义。被折磨了三五回,终于放弃:“现在我相信,这没有人能发现得了,发现了也没可能进去!”

    难得说出一番示弱的话,他又在猜:“这看来还真是一篇法门,虽然是‘入门级’的,只有修炼了相应的心法,才能解析,且确实与无量虚空神主一脉相承,你虽然对所需基础心法一窍不通,但有虚空神通的支持,慢慢来的话,也是大有可为。”

    余慈嗯了一声,像他这种猜测之法,很耗精力,但里面所需的虚空神通技巧极高,长此以往,就算看不懂,也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只是,他记忆的片断毕竟是残缺不全,一些谋篇布局上的深义,还是看不太出来,余慈就拿出玄灵尺,准备察看一下碧落天宫的原型。

    “嗯,小五,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在这天域之,玄灵尺所需的九地元磁神光,只有小五才能提供,余慈就开始找人。不想半晌都没回应,隔了好大一会儿,才听到小五用紧迫的意念回复:

    “这这这儿……那个无相天魔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还是影鬼比较懂小五的性子,立刻就道:“是不是那个放出无相天魔的家伙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她!”

    余慈和影鬼面面相觑:陆素华!也只有那一位,能让五岳元灵紧张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你在……陆沉行宫?”

    承启天上众人,齐刷刷地将注意力移转过去,小五也适时将视角共享。

    作为五岳真形图的元灵,控制地脉元气,是她的本能,也是最爱,所以她通常还是喜欢呆在地层深处,尤其是多有地脉汇集的地段。

    陆沉行宫就是周边最好的地方了,尤其是十方大尊遁走之后,这里更没有什么能威胁到她,哪知正忙里偷闲,舒舒服服地浸泡地脉元气,天底下头一号大恶人已经杀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发现我吧?”小五紧张得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余慈和影鬼都没回应,而是在承启天内交涉: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没胜算哪。”

    “能伤到她也好,后面陆青更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狗急跳墙更可能一些?”

    余慈和影鬼并非是争执,而是紧张分析其的胜算,但最后又都归拢成一个绕不过去的结:

    陆青那边给的信息太少了,弄不好就是个弄巧成拙的下场。

    绑着手和陆素华斗,寻死么?

    “你那个婢女太不上道儿,我要是你,拿鞭子可劲儿地抽……”

    影鬼发泄式地说着废话,不动手的意见终究是达成一致,他们安抚一下小五。先前针对陆素华的气息捕捉,他们都做过防护,而且现在小五又在混乱的地脉之,以五岳真形图的性质,别说陆素华,就是哪位地仙来了,想揪出她,都要废点儿力气。

    大家只是奇怪:陆素华在那儿干什么?

    这时候,余慈做出一个比较大胆的决定,他招呼一声,借助小五法力,重新投射分身下去,就落在废墟之上,距离陆素华不超过十里,当然,是完全隐入虚空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对一位长生真人来说,几乎就是面对面了,非常涨士气的是,陆素华对此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能如此完美地隐藏气息,连余慈本人都有些意外,他也和影鬼再次对视:

    真的不动手吗?

    陆素华不知道遥远天际,有人正在一刻不停地打她的主意。她只是在废墟上慢条斯理地踱步,最终停在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余慈回想玉璧的图示模型,确认这应该是行宫的枢所在。

    陆素华站了半晌,在众人注目之际,忽地摆出一个拳架。

    如此佳人,扮男装,着青衫,横拳扎马,却自有一番洒然气度。余慈不自觉拿她和陆青比较,觉得有很多地方不一样,但具体如何,就不是他这个外行人所能置喙的了。

    陆素华随后摇头,似是不满意,收了架子。也在这时,方圆一里区域蓦地塌陷,泥土成沙,哗哗流下,显出一个深及数丈,黑洞洞的大坑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无声无息间,余慈看着这一幕,心里在冒凉气,如果他在这一范围里,大概也是和土层一样的下场。这还是含而不放的结果,若是尽情爆发,真是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他之前听陆青讲,陆素华尽得陆沉真传,拳意无双,他还不信,可如今再和陆青相比,确实是相去天壤。

    “娘的,当初黑袍那厮怎么能和她拼生打死的?”

    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,这时陆素华又开始移动,是向外围,走了一段路,忽然停下,再折回,度骤增,余慈甚至已经看不清她的身形,只觉得有模糊的影子在废墟上闪掠,虚空动荡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